視覺時代是否弄瞎了你的雙眼?
2019-10-29
| A. Trevor Sutton

39,600!

這是美國人平均每天使用網絡媒體的秒數,相當於每天有11個小時你在盯著智慧手機、平板、電視和手提電腦。

世界衛生組織(WHO)最近聲稱,2歲以下的孩童不應該有任何久坐、盯著液晶屏幕的時間,而2-5歲的則應該被限制在每天一小時。然而,令人驚訝的是真正在屏幕時間上無法控制的似乎是成年人。最近的報告顯示,成人每天平均翻看智能手機150次,還有公司甚至開發了記錄屏幕時間的手機APP,來幫助人們控制自己。

很明顯,我們花在屏幕上的時間太多了,我們科技上癮了,我們也許應該不再花上半天的時間盯著發光的小方塊屏幕。

然而,另一個問題是:我們用看什麼來取代呢?如果我們看了過多的智能手機和電視,那麼,有什麼是我們看得太少的呢?

重學如何看

對這問題的部分答案可以來自一位從未擁有過蘋果手機的哲學家。

尤瑟夫·皮柏(Josef Pieper)是20世紀的一位德國天主教哲學家,他對「看」這件事做了很多思考。根據皮柏,這世界的視覺噪音讓我們很難看見。諷刺的是,70英寸的大屏幕電視、Instagram的圖片,還有無盡的高像素圖片充斥了這數碼時代,卻叫我們的眼瞎了。皮柏在《唯愛歌頌》(Only the Lover Sings)裡寫到「我們這裡所指的當然不是人類生理視覺上的感受,我們指的是看清現實的靈魂能力。」

我們比之前任何時代能看見的東西都多,然而我們看見真實、真理、與美好的能力卻從未如此閉塞過。

著名的「隱形大猩猩」實驗可以幫助我們瞭解皮柏的論點。參與實驗的人要看一個有六個人傳球的視頻——三個穿白衣,三個穿黑衣;實驗的主題是數算穿白衣的人傳球的次數。實驗進行到一半的時候,一支大猩猩走進熒幕,雙手拍胸,然後又慢慢晃出去。參與實驗的人有一半沒有看見那支大猩猩,他們專注的數算傳球的數目,卻錯過大猩猩的出現這麼明顯的事。

數碼時代的視覺噪音會讓我們錯過神的創造之美。第151次低頭看手機,絕對讓我們忽略樹上嫩葉發芽的那種恬靜盼望;手機的通知鈴聲叫我們的目光從美麗的日出、林蔭、和土壤移開;臉書不斷的呼喚,矇蔽了我們,反而看不見眼前鄰舍的臉。

這種眼瞎有直接的後果。皮柏寫道:「很明顯的,一旦達到某種程度,人整全的靈性本質必會受到危害,今天我們似乎已經碰到底線了。」

的確,圍繞著我們的視覺噪音讓我們看不見什麼具有永恆意義:求你叫我轉眼不看虛假,又叫我在你的道中生活。」(詩篇119:37)

困難卻非不可能

要在一個數碼世界學習看見,並不容易,但也不是不可能。

雖然皮柏生在液晶屏與智能手機的年代之前,但他的忠告對如何學習看見仍然有幫助。他提出兩項行動,有助於我們在視覺噪音的時代更清楚看見。

第一,「視覺禁食」可以幫助我們重新有正確的「看見」。根據皮柏,建立一個「禁食與節制的機制,與每天無聊的視覺噪音保持距離」會很有幫助,用今天的話說就是「數碼禁食」。在一天、或一週裡選一段時間杜絕、不看屏幕,可以限制我們生活中無意義的視覺噪音。同樣,把你的智慧手機調成灰色也是禁食的方法之一,這可以減少你的手機用量。

第二,藝術也能改善我們的「數碼視覺障礙」。皮柏認爲,創造與欣賞藝術作品,帶來「一個更有深度、更敏感的視覺;一個更強烈的意識、尖銳且能分辨理解;對一切安靜、不引人注意的事物更有耐心、更開闊,洞察之前所忽視的。」藝術家必須凝視一張面龐、或市景的細微特質,同樣的,欣賞藝術作品需要不慌不忙的凝視,加上悠然的反思。耐心透析藝術作品,與用手指滑手機以追求更多的色彩、圖像和多巴胺分泌,兩者正好背道而馳。

超現實主義畫家雷內·馬格利特繪製的畫作《形像的叛逆》,說明一個藝術作品如何幫助我們再次看見。馬格利特畫了一個菸斗,附帶法文的說明:「這不是一個菸斗」(Ceci n』est pas une pipe)。的確,這畫作不是一個菸斗,而是一個形像。看著它,我們明白所看見的不是一個菸斗,不過是某個形像;馬格利特開了我們的眼,雖然很小,但幫助我們再次看見。諷刺的是,畫作本身告訴我們它不是菸斗,反而讓賞畫的人以從未有過的的眼光去思考菸斗的本質和觀察這個菸斗,這個作品幫助我們以新的眼光看見菸斗和畫作。

在聖經中,詩人也說到一種健康、細心的看的模式(詩27:4):

有一件事,我曾求耶和華,我仍要尋求。就是一生一世住在耶和華的殿中,瞻仰他的榮美,在他的殿裡求問。

定睛看神的創造之美需要能看的眼,數碼時代使得這事更困難,但並非不可能。對基督徒而言,是值得接受的挑戰,我們比任何人都有理由排除視覺噪音,打開被矇蔽的眼,神的榮耀等著我們看見。


譯:麗文;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Is Our Visual Age Making You Blind?

A. Trevor Sutton(特雷弗.薩頓)是密西根州蘭辛(Lansing, Michigan)的路德宗牧師、同時也是密蘇裡州聖路易斯協同神學院的博士生。
標籤
文化
藝術
觀察
數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