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我們可以從早期教會學到什麼?
2021-10-12
—— Timothy Keller

許多人說,堅持歷史上傳統教義的基督徒已經落後於時代,過於排外,「站在了歷史的錯誤一邊」。

最近有兩本書對這種觀點表示懷疑,它們都來自歷史學家和聖經學者拉里·赫塔多(Larry Hurtado),分別是《諸神的毀滅者:羅馬世界早期基督教的獨特性》(Destroyer of the Gods: Early Christian Distinctiveness in the Roman World)和《究竟爲什麼會有人在公元第三世紀前成爲基督徒?》(Why on Earth Did Anyone Become a Christian in the First Three Centuries?

最早的基督徒遭到了廣泛的嘲笑,尤其受到文化精英的嘲笑,他們被排除在影響力和商業圈子之外,並且經常遭到逼迫和處死。赫塔多說,與其他宗教團體相比,羅馬當局對基督教有著獨特的敵意。

爲什麼呢?人們希望有自己的神,而且他們也願意對所有其他的神表示尊敬。幾乎每個家庭、每個城市、每個行業協會——包括帝國本身——都有自己的神。甚至如果你去大戶人家吃飯或參加公共活動,而不參加一些儀式來尊敬那個特定團體或地方的神,那是不可能的。不參與敬拜是一種極大的侮辱,至少對那家人或那個社區來說是如此。這也很危險,因爲人們認爲這種行爲會引起神靈的憤怒。事實上,不尊重帝國的神靈被視爲叛國,因爲帝國的合法性是建立在神靈的權威之上的。

然而,基督徒們認爲這些儀式和貢品都是偶像崇拜。他們承諾只敬拜他們的上帝。雖然猶太人也有同樣的觀點,但由於他們是一個獨特的種族群體,他們的特殊性被看作是他們種族的天然屬性,所以他們一般能得到容忍。然而,基督教在所有種族群體中傳播,大多數信徒都是以前的異教徒,他們在皈依後突然拒絕敬拜其他神靈。這種拒絕造成了巨大的社會問題,使基督徒在大多數公共集會中受到排斥、不可能被接受。如果一個家庭成員或僕人成爲基督徒,他們會突然拒絕敬拜家裡的神。

因此,基督教的傳播被看作是對社會秩序的顛覆,是對文化生活方式的威脅。耶穌的追隨者被認爲過於排外,不能成爲好公民。

基督教爆炸式增長的三個原因

既然在前三個世紀,成爲基督徒要付出如此巨大的社會代價,爲什麼還會有人成爲基督徒?爲什麼基督教的發展速度如此之快?基督教提供了什麼讓這些代價看起來都微不足道?

赫塔多和其他作者指出了三件事。

第一,基督徒蒙召進入一個獨特的「社會項目」,這冒犯人又吸引人

基督徒禁止墮胎和遺棄嬰兒。羅馬文化裡,人們很容易簡單地扔掉不想要的嬰兒。基督徒的性倫理也與當時社會背道而馳,因爲他們禁止同性婚姻,也反對異性婚姻之外的任何性行爲。在當時的社會,特別是對已婚男子來說,與妓女、奴隸和兒童發生性關係是完全可以的。

而且,基督徒在金錢上也異常慷慨,特別是對窮人和有需要的人,而不僅僅是對他們自己的家庭和同屬某一族群的人。另一個引人注目的區別是,基督教共同體是多民族的,因爲他們在基督裡的共同身份比他們的種族身份更根本,因此創造了多民族組成的多樣性,這對一個宗教來說是前所未有的。最後,基督徒相信不報復,他們饒恕原諒自己的敵人,甚至饒恕那些殺害他們的人。

第二,基督教提供了一種與造物主直接的、個人的、愛的關係

羅馬社會中每一個人都希望得到神的眷顧,東方宗教喜歡談論領受光照的經驗,但與上帝真正愛的關係是其他任何信仰都無法提供的。

第三,基督教提供了永生的應許

每個宗教都提供某種形式的通過人自身努力的救贖,因此在死亡之前,沒有人能夠確定永生。但福音爲我們提供了現在就能得到應許的得救基礎,因爲它是靠恩典而不是行爲,是靠基督的工作而不是我們的工作。

早期教會和今天

我希望現在你能看到這些研究的相關性。最早,教會就被人看作是過於排外的、是對社會秩序的威脅,因爲它不尊重所有的神靈;今天,基督徒又被視爲排外,是對社會秩序的威脅,因爲我們不尊重所有的「身份」(identity)。

然而,早期教會在這種情況下仍然得到了蓬勃發展。爲什麼呢?

其中一個原因是,正因爲基督徒被嘲笑爲太過排外和與眾不同,所以讓許多人被吸引到基督教,因爲它就是這麼與眾不同。如果一個宗教不與周圍的文化分別——如果它不能批判和提供一個替代文化——它就會死亡,因爲它的存在就不再必要。如果今天的基督徒也以聖潔、慷慨和正義、多元中建立和平而聞名並以此爲標誌——這難道不會讓很多人信服嗎?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基督徒在性方面一開始就與文化「格格不入」,但最終改變的不是教會而是文化。

基督教在當時的蓬勃興旺,另一個原因是它提供了其他文化或宗教甚至沒有聲稱擁有的東西——與上帝愛的關係和自由、恩典的救贖。今天也是如此。沒有其他宗教提供這些東西,世俗主義也沒有。「屬靈但不信宗教」的選項也不能真正抓住它們。這些仍然是獨特的價值,可以向靈性飢渴的人群高舉起來吸引他們。

早期教會肯定看起來是站在「歷史的錯誤一邊」,但它卻以對聖經福音的頑強堅持改變了歷史。這也應該是我們的願望。


譯:DeepL;校:JFX。原文刊載於2016年11月的《救贖主報告》(Redeemer Report)中,福音聯盟英文網站蒙允轉載:What We Need to Learn from the Early Church.

Timothy Keller(提摩太·凱勒)是救贖主長老教會(位於紐約曼哈頓市)的創建者和曾經的主任牧師(已退休)、福音聯盟(The Gospel Coalition)的聯合創始人暨副主席。凱勒牧師著述頗豐。如欲獲取他的更多資源,可瀏覽Gospel in Life網站,或在推特上關注他。
標籤
文化
福音
早期教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