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破碎的心帶到哪裡去?
2020-01-17
| Josh Squires

「幫幫我吧,我的心已經碎了。」 

這是我在輔導生涯中最常聽見的一句話。有許多的原因導致受輔導者說出這話:失戀了、失業了、夢想破滅了、配偶和孩子被帶走了……無論根源是什麼,它的痛苦是承受者所無法忍受的。懸在這些問題上面的其實是這個問題:「現在我該怎麼辦?」 

好好哭一場

悲傷是一種感覺,也是一種行動。當心靈破碎的時候,臉龐應該溼潤起來。我希望這不是真的,但它就是真的。關於哭泣,有一些說法是非常可怕的,哭泣是一種脆弱的行動,淹沒了我們的思想和感覺,讓我們變得軟弱不堪。這就不需要奇怪爲什麼人們像躲避瘟疫一樣躲避它,或者需要爲自己這樣做找一個藉口。 

但是聖經並沒有對哀痛持有負面的觀點。上帝沒有對祂的子民說:「擦乾眼淚!」。相反的,上帝把我們的眼淚裝在祂的皮袋裡(詩56:8)。在古代乾燥的世界裡面,皮袋並不是一個便宜貨,只有寶貴的東西才會儲存在皮袋裡。甚至,上帝自己也哭泣,上帝也沒有感到不好意思(路19:41-44;約11:35)。當上帝發現祂的內心被傷害的時候,祂的臉龐不是乾的,如果你的臉也不是乾的,也不應當感到羞恥。 

僅僅讓我們情感發洩出來是不夠的,他們需要被牧養(詩120:1;130:1)。基督徒不只是一群只會哭的人,同樣也是一群會哭得很好的人。有人說,我們的壓力、傷心和消極情緒只需要一個情緒的出口來釋放壓力,但這樣說是不對的。這種情感的「泄壓」觀點常常弊大於利,但我們常常沒有認識到這一點。我們幾乎是把我們情感的水壺放在爐子上,然後鳴笛就像是爲了尋求釋放嚎啕大哭起來。 

相反,關鍵是要把情感宣泄和盼望聯繫在一起。這並不是意味著我們總是在每一個時刻,需要在我們的悲傷周圍保持一種有意識的盼望的感覺。上帝在詩篇88章和約伯記3章爲這一點留出了空間。祂沒有要求基督徒採取一個盲目樂觀的態度。但是保羅提醒帖撒羅尼迦的人他們的悲傷是不同於僅僅情感發洩的(帖前4:13),它是建基於福音的真理、是生命和盼望的源泉(羅15:13;帖前4:14-17)。福音的盼望是健康哀傷的基礎。我們常常可能看不見它或者沒有關注它,但是它確實在那裡,它會再次出現(詩51:12)。 

去禱告

哀痛的時候需要禱告。它讓我們靈魂與創造者和維持者彼此相交融。詩篇不僅是信徒們的情感集合小調,也是信徒們忠誠禱告的活生生的示範。禱告並不是要改變上帝的心意,而是將我們內心最熱切的渴望交給祂,與他們一起信靠上帝的管理,即使是在這些渴望破滅的時候。 

基督在祂最絕望的時候大聲的禱告(太26:36-39)。保羅告訴我們,雖然我們不會禱告,但是聖靈用說不出來的嘆息爲我們禱告(羅8:26)。關於禱告,有一些事情需要說明:把我們最隱私的思想和感受交給主,這會讓我們的心更容易被安慰,因爲這安慰只有福音能夠帶來。 

上帝喜歡聽祂孩子內心裡面最原始的、沒有經過人爲修改的禱告(詩62:8)。但是,禱告不僅僅是傾倒情感。我們的禱告是向一位透過祂的話語啓示自己,且爲我們提供幫助的上帝禱告。在悲痛中,藉著飲用上帝的話語,我們的禱告和靈魂將獲得很多益處。 

默想聖經使我們的心靈超越我們自身之外,去思考上帝救贖工作的宏大視野(西1:13-14);它給了我們自己無法給予的盼望(約14:27;羅8:31-39:來13:6:雅1:2);它透視我們的哀痛,提醒我們哀痛只是上帝在十字架上所經歷的痛苦的其中一瞥(太27:46),祂樂意進入痛苦當中(約10:18),爲了救贖子民的喜樂而輕看了羞辱(來12:2)。 

去休息

哀痛是耗費心力的。在生理上和情感上,我們發現自己已經耗盡了。

一場持續而可怕的霧霾似乎纏繞在我們的思想和身體上,讓我們在那些時刻甚至難以呼吸。在哀傷中的人需要休息。我們不僅僅是身體上的休息,我們需要屬靈上的安息。在這些時刻,上帝的話語似乎比蜜更加甘甜(太11:28-30):

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我心裡柔和謙卑,你們當負我的軛,學我的樣式,這樣,你們心裡就必得享安息。因爲我的軛是容易的,我的擔子是輕省的。 

在耶穌裡安息常常意味著有意識地脫離世界的忙碌。選擇把我們有限的情感力量聚焦在國度旨意上面,它提供一種我們的理性所無法解釋的平安(腓4:4-9)。 

去找朋友

哀痛不是個人的事情。讓別人來到我們痛苦的深處往往是困難和感到羞辱的一件事情,但上帝太愛祂的子民,和你一起來開始並結束痛苦。讓你的悲痛隱藏起來會搶走教會裡的喜樂,這在加拉太書6:2講到我們可以擁有:「你們各人的重擔要互相擔當,如此,就完全了基督的律法

所有人在任何時候都不需要身處在你發現只有你自己在那裡的黑暗深處,而是讓別人在你痛苦的時候走進你的生命,這也是服侍他們的一種方式,同時也讓他們來服侍你。這提醒我們,在這個墮落的世界裡,天路客的生活遠不是鮮花爛漫的,有一天,當前的試探在你身後的時候,教會將會從見證上帝對你顯明的信實中獲益。 

但是很多時候,撒但常常利用我們的悲傷來縱容我們對孤立的渴望,不僅僅是不想和其他人在一起,也不想和整個團體在一起。聚在一起的敬拜就像一件很難處理的例行工作。當我們悲傷的時候,可能很難再去歌唱、禱告,或在敬拜中全神貫注;聖餐感覺起來像是一種沒有意義的活動。但是敬拜是我們屬靈生命的呼吸機,當一切似乎都失敗的時候,讓我們有活力。一點一點地,即使我們沒有意識到,敬拜也能撫慰我們的悲傷,使我們的靈魂恢復健康。 

哭泣,更加的靠近

在一個被罪影響和滲透到所有事物的世界裡面,信徒不可能不帶著破裂的心來行走在其中。但是我們有上帝,祂在那個時候不會沉默。祂知道,因爲祂曾經穿過我們的鞋子行走(希伯來書4:15)。祂已經感受到破碎心靈的可怕痛苦。在那些時刻當中,祂沒有告訴我要閉嘴、走開,而是要哭泣,更多地靠近祂、以祂爲樂。


譯:張威;校:教會微刊,JFX。原文刊載於「渴慕神」英文網站:Where to Bring Your Broken Heart

Josh Squires(喬許·史桂爾斯)持有輔導和道學學位,現在是南卡羅萊納州哥倫比亞市第一長老會的牧者,負責輔導和會眾關懷。他與妻子梅蘭妮及五名子女也居住於當地。
標籤
悲傷
輔導
孤獨
傷心
難受
教會微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