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教會爲什麼傷害自己的牧師?
2018-12-08
—— Dan Doriani

有位著名的改革宗牧師,他是偉大的佈道家,有遠見卓識的領袖,爲人也很溫和。然而,他曾受到自己教會無情的批評,以至於他幾乎絕望了。他對一位知心朋友說:「當了12年牧師,我還不得不在我和我的會眾之間樹起一道牆,好讓我不至於辭職離開我的事奉。」

「傑克」是另一位受人敬重的牧師。他是一位非常出色的佈道家,有著優異的組織能力,曾促進教會的健康成長,領導過許多全市性的事工。他退休時,聘牧委員會的領袖們找到我。我們花了一個小時時間彼此瞭解後,他們開始說明情況。不一會兒,我就忍不住打斷他們說:「請不要告訴我,你們的目標是找一位比傑克更像牧者的主任牧師。」他們的臉頓時耷拉下來。

「你是怎麼知道的?」

我回答說:「傑克爲人友好,善於與人交往,但明顯不如你們那麼善於社交——我們剛剛花了一小時談論我們的家庭。傑克總是忙著講道、教導和帶領。你們教會有1500人,所以你們知道,他無法認識每個人。但因爲他實際上連60名長老都不是全認識,你們就難過。由於你們欽佩他 ,所以極想認識他,也希望認識你們的下一任牧師。但沒有人能在每一方面都同樣有恩賜和才幹,並且每個人的時間也都是有限的。所以,如果這樣的聘牧使你們最終找到一個專心牧養的人,那麼此人對講道或帶領就難免不如傑克那麼投入。有傑克做你們的牧師20年,教會仍然期望和需要一位在講道和領導方面都出色的主任牧師。如果你們想要一個在講道、教導和牧養方面都能力高超的牧師,那麼,你們要的是一個完美的牧師,而這種牧師根本不存在。」

一句話,這個委員會喜愛傑克,但他們以爲,我們需要彌補他的弱項。他們忘了,每個人都有弱項。

「我們需要把他整好」

由於工作關係,我經常有機會和一些長老、未受按立的基督徒領袖以及比較複雜的大型教會的牧師有持續的談話。我發現,教會對自己牧師的缺陷和瑕疵總是毫不留情地大發議論,大放厥詞,很少有例外。

一開始,教會熱心照顧新來的牧師,特別是新來的主任牧師。他們極力確保牧師有時間給家人,不讓他工作得太辛苦,還勸他參加健身班或體育俱樂部。他們想要好好對待他——他的待遇一定要比前一位牧師好,前任牧師結束任期時顯然已經疲憊不堪。這種意圖往往熱心有餘,毅力不足,在牧師的任期過去幾年之後,這個基調就改變了。

主要問題幾乎總是批評和反對。每位領導有方、有效帶領一個大型教會的牧師都必然遭到反對。像安瑟倫、屈梭多模、路德、加爾文、衛斯理和愛德華滋這樣了不起的英雄都嘗過激烈抵制,甚至是敵意的滋味。由於他們實施了必要的改革,處理了急迫重要的神學爭論,對抗是無可避免的。

任何大有能力和影響力的人都成了攻擊目標。同樣,一個迅速增長的教會也會激起所在社區的反對,因爲鄰居會抗議交通流量的增加,附近教會的牧師也可能會出於嫉妒而認爲自己察覺到了異端。

這些問題是不可避免的,但仍然是容易處理的。主要的挑戰還是在牧師自己的教會裡面。

批評的五個原因

今年春天,我曾對一群大型教會的牧師、員工和長老講話。在問答環節中,有一位長老問道:「今天牧師面臨的最大難題是什麼?」我說:「最大的難題是教會內部顛覆性的領袖同工和自封的批評家的反對。」在場的牧師們一齊發出了承認和贊同的喟嘆。

這裡我將簡略提一下批評的五個原因,其中重點談談第五個。

首先,牧師可能遇到徹頭徹尾的對立者,他們撒謊,欺騙,使用操縱手段來毀掉他並控制教會。

第二,有些人很有才能,很成功,因而也很自以爲是,他們愛牧師,但認爲在一個關鍵議題上牧師完全錯了。對這樣的人,牧師必須和他們好好協商洽談。

第三,牧師爲下屬的錯誤付代價。如果一個員工犯了一個很大的錯誤,主任牧師就要面對類似於以下問題,這是合理的,問題是:「他是不是沒有在問題一開始出現苗頭時加以處理?」但災難有時會是不可預見的。

第四,牧師看到了似乎在邀請改革甚至是必須改革的問題。大多數人抵制改變。而且,那些堅決捍衛現存秩序的人將會傾向於抵制有關建立新制度的提議。新來的牧師知道,延遲改革是明智的;如果可能的話,要盡量延遲變革,這樣可以有時間建立信任,在這期間做些非爭議性的改良。大膽的改革稍後再進行。

馬基雅維裡說,在做領導方面,再沒有比創立新秩序更難的事了。所有在舊秩序下幹得好的人都是敵人,而那些只有可能在新秩序下幹得好的人將會是不冷不熱的盟友。馬基雅維裡過於悲觀了,因爲一個明顯有缺陷的秩序總是會吸引改革者的,而且少數人就是喜歡改變。但是,牧師首先發起改變的話,的確是會招來反對。

我要集中談談人對牧師真正缺陷的批評。

當然,每個主任牧師都該受到批評,原因有兩個。首先,每個牧師都是罪人。牧師在私生活裡和在工作中都會犯罪。在受到阻撓時,他們變得刻薄或憤怒。在自律差的時候,他們就會在講道、帶領和牧養方面準備不充分。

而且,沒有哪個牧師擁有可以做一個好領導的所有才能。誠然,有些牧師缺乏自律和必要的能力。但讓我們重點談的是那些有品格、有才幹有能力做好自己工作的牧師。他們甚至因爲某方面的不足而受到自己教會人的批評,而且往往是猛烈和無恥的批評。

例如,在講道和領導方面非常有才能的牧師會因爲在與人交往能力不足而受到批評。有些牧師確實對人冷淡疏遠,不好相處。但就連友好親切、善解人意的牧師也能遭到這樣的批評。爲什麼?特別有天賦的傳道人和領袖大概都不太善於與人交往。有誰是在所有方面都出類拔萃的呢?除此之外,主任牧師還要努力完成日程表上的許多費時費力的事務。這會使他們與人社交時顯得唐突,因爲他們會突然結束談話,馬上離去。每個人都是有限的。忠心的牧師要面臨各種人和事對他們時間的要求,所以不能自由地與人交往聯誼。這是難以避免的,但這會讓人不舒服,引起人反感。是的,理想的牧師會在(1)講道和教導,(2)提出願景和帶領,(3)輔導和督導所有這幾方面都同樣擅長。但沒有人能在每個任務上都突出。

想想神爲以色列設立的三個職分:先知、祭司和君王。除了耶穌以外,沒有其他任何人擔任過所有三個職分。擔任過其中兩個職分的人都很少:麥基洗德是祭司和君王,摩西是先知和君王般的領袖,大衛是君王和先知,至少藉著他寫的詩篇非正式地做先知。即使我們再加上幾個具有雙重角色的領袖,那也幾乎沒幾個人擔任兩個職分,而唯獨耶穌擔任了所有三個職分。

含義是明顯的:任何教會都不應該期望自己的牧師在做敬虔領袖的先知、君王和祭司所有三方面都卓越。沒有人能在做先知(教導和講道)、君王(領導和組織)和祭司(牧養和禱告)方面都一樣有恩賜,一樣熱情投入。即使有牧師在每個方面都很有能力,但他卻會發現一個領域使他十分愉快,而另一個領域令他極其疲憊。

更好的道路

教會爲什麼因爲自己的牧師不能十全十美而毫無顧忌、冷酷無情地批評他們?我們爲什麼忘記只有耶穌才是完美的,只有耶穌才能施行救贖?要求任何人有完美的才能,完全的聖潔,所有時候都成效卓著,這是近乎拜偶像的做法。以恩典爲中心的教會必須懂得這一點。但教會是一會兒把自己的牧師偶像化,一會兒又猛烈抨擊他們。美國人不能在沉默中忍受失望,並且,太多的時候,我們的行爲更像美國人而不是主的門徒。

希伯來書作者指出了一條更好的道路:「從前引導你們、傳神之道給你們的人,你們要想念他們,效法他們的信心,留心看他們爲人的結局……你們要依從那些引導你們的,且要順服,因他們爲你們的靈魂時常警醒,好像那將來交帳的人。你們要使他們交的時候有快樂,不至憂愁,若憂愁就與你們無益了。」(來13:7,17)


譯/校:改革宗經典出版社。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Why Do Churches Wound Their Pastors?

Dan Doriani(丹·多利安尼)博士畢業於威斯敏斯特神學院,是密蘇里聖路易斯聖約神學院的副校長和系統神學教授,同時也是福音聯盟理事之一。
標籤
教會
牧師
改革宗經典出版社
事奉實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