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爲什麼在講道和教導中使用例證
2018-11-21
| Erik Raymond

傳道人和聖經教師有著艱鉅的任務。我們要研讀一處經文,理解它,然後清楚明白、有說服力地傳達給聽眾。這裡的困難不是因爲聖經在某個方面有欠缺。問題在於我們做教導的人:我們必須格外努力鋪路,讓真理達到會眾那裡。

對我來說,作牧師的一個關鍵組成部分就是運用詞語的圖畫和生動的例證。二者略有不同,但殊途同歸,達成同樣的目的。詞語圖畫是藉助於生動形像的詞語來幫助傳達你的要點。例如,我最近對我們教會說,我們學習啓示錄第五章的目標是,將基督的榮耀印刻在我們的眼簾上。這就清楚表明,這段經文的目的是把基督的榮耀極爲生動強烈地展現在我們眼前,使它在我們心中成爲永不磨滅的畫面。講道使用的實例和例證通常是從日常生活中擷取的故事或事件,其作用是增強你的要點。有一次,我傳講放縱己罪的危險。我打的比方是,認爲像馴養動物一樣可以馴化和窩藏自己的罪,這樣的想法是很危險的,於是我講了一個人把南美巨蟒當寵物餵養的故事。霎那間,他的寵物要了他的命。人無法馴化自己的罪。

這些講道工具對我講明真理大有幫助。在接下來的篇幅中,我將突出強調你應該使用詞語圖畫 和例證以及故事的三個原因,然後給出三點告誡或提醒。

爲何使用例證?

它們打開窗戶:査爾斯·司布真喜愛把例證比喻爲窗戶。他曾在他所寫的《注意:牧者們!》 一書中說:

我們的救主是世界的光;祂講的話中充滿了比喻,結果普通人喜歡聽祂說話:祂的榜樣對用比較和比喻闡釋天國教導的方法授予了至高權威。對挪亞以及每個傳義道的人,智慧都發出了這樣的命令:方舟上面留透光處。」你盡可以辛辛苦苦地給出一大堆定義和解釋,聽眾卻仍然搞不懂你的意思:一個恰到好處的比喻就可以把你的意思表達的一清二楚。

如果我們講道的挑戰在於我們所具有的幫助人看清楚的能力,那麼用一扇窗戶就可以大大地輔助我們。我們可以忠實清楚地解開經文中的歷史、神學題目和命題,卻仍然會有很多聽眾感到雲遮霧繞,模糊不清。運用得當的例證就像在一間陌生的房間裡打開一扇窗戶,使一些自然之光透進來,幫助他們看得清楚。

它們讓新鮮空氣進來。我們教會最近購置了一幢有一百多年之久的樓房。這棟老舊的教堂建築的很多房間都閒置幾十年了。你可以想像得出,那裡有很多不新鮮的空氣#你怎樣解決這個問題呢?打開幾扇窗戶。開開電風扇。讓空氣流動。在講道中,這也是管用的。你在努力講解一個要點,特別是那些有分量的要點時,一個故事或例證可以有助於空氣的流通。

它們用教義裝點生活。作爲傳道人和教導者,我們和聽眾一起的時間很有限。我真希望我能每天對每個人講道一小時,但那是不可能的,我能做的是,把一些教義裝進他們的背包,公文包,或是放在他們汽車的儀表板上。我經常走進廚房,看我妻子做飯,爲的是能從她所用的工具中發現一些例證。我跟我們教會的人談論他們的工作,來尋找運用合適例證的方法。我也時常看報紙,更多的是爲了收集例證,而不是爲了知道消息。爲什麼呢?顯而易見,如果我能夠用一個教義性的真理裝點竈臺、工作臺、砝碼房或是我們城市的一個部分,那麼,我就己經讓他們帶著教義回去了。

告誡

例證不能太多。如果你的講道裡有過多的例證,就會不平衡,顯得本末倒置。講道就變得是講 例證而不是講解經文的了。要把例證看成是佐料或調味品:大多數人不會喜歡一頓飯吃上四五個大蒜。然而,如果切成小丁,適量地放入菜餚中,它就會大大地增加我們飯食的口味。

不要用那些對你的要點沒有幫助的例證。要記住是什麼服務什麼。經文是主人,例證是僕人。 如果主次不明,例證就會對你的講道和教導有害,而不是有益。

不要對例證比對論點還興奮。這裡要小心。不能聲音洪亮、興高采烈、繪聲繪色地講述一場足 球賽,然後回過頭來,語調平淡,單調乏味地講解唯獨憑藉信心稱義。記住,你對什麼滿腔熱情,會眾也會對什麼滿腔熱情。要讓例證爲這個目的服務。


譯/校:改革宗經典出版社。原文發表於林格尼事工網站:Why I Use Illustrations in My Teaching and Preaching

Erik Raymond(埃里克·雷蒙德)是波士頓救贖主團契教會的主任牧師。他和妻子克里斯蒂有六個孩子。
標籤
講道
牧養
教導
改革宗經典出版社
事奉實踐
林格尼爾福音事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