爲何您的教會現在就應當投資於植堂事工
2019-06-26
| Ross Lester

雖然我從來沒有有機會拓荒一間教會/或參與植堂事工,但我向來對植堂事工充滿熱情。植堂本身其實就是在實踐大使命。

神將我擺放在不同的事工當中,而在這些事工中,我都能夠將一間已經成形的教會與植堂事工聯繫起來。在我所看到的那些參與植堂事工的成型教會中沒有一間教會對此事工表示後悔。事實上,這一直都成爲他們的益處。

這讓我得出一個簡單而嚴肅的信念:每一間教會,無論大、小或處於哪個發展階段,都應該以某種方式參與植堂事工。要求每一間教會都必須植堂是個天真的(或許是愚昧的)說法——這事工其中的變數太多了,因此無法被強制性地要求。但每一間教會應該通過植堂與傳揚福音的事工聯繫起來。下面我會講到至少有七個原因,成型的教會都會從參與植堂事工當中獲得益處,無論是加入植堂的網絡,開始搬遷/入夥)與已存的教會植堂合作,或僅是委身地爲自身文化處境中或世界各地的植堂拓荒者獻上禱告。

第一,與新約模式一致

在新約聖經中,大使命乃是藉著植堂而成就。在使徒行傳第13章,安提阿教會得著這個異象。因此,他們將保羅和巴拿巴分別出來,差派他們出去植堂,這爲教會和世界帶來了深遠的影響。在保羅的書信當中,我們看見這個模式不斷地被重複——他不斷提醒在古代世界的教會還有其他的事工,並且強調合作的需要和機會。

我個人非常贊同斯特澤(Ed Stetzer)在這一問題上的說法。「當使徒們和門徒聽見大使命的時候,我們或許會思考他們是如何回應的。他們不只是傳福音,他們同時也建立新的聚會;當門徒聽見大使命後,他們植堂。我們也應該如此。」

欲想您的教會更像初代教會嗎?開始參與植堂吧。

第二,提升宣教優勢和傳福音的熱情

植堂爲激發傳福音的熱情提供了一個獨特的機會。根據有力的調查,新成立的福音事工在接觸非信徒的工作上會比已成型的教會來的更加好。所以,新成立/初生教會——又或者是對於潛在性新教會的想法本身——都可以成爲成型教會的幫助,促使他們構思如何在自身所處的環境中如何更加有效地傳講福音。

每當我們協助他人植堂的時候,或者在預備過程當中扮演任何角色的時候,都能爲已經成型的教會帶來動力/能量、熱情和宣教上的智慧。成功的植堂在研究其當地文化背景上非常地積極/狂熱,並且非常熱情地追尋那失喪的靈魂。成型的教會需要更多這種動力,無論其境況如何。

第三,使預算聚焦於慷慨和精益

教會預算在多方面可以與個人預算很相像。大部人都以慷慨和精益作爲開始,直到產業、人力分配、負債、和各樣分心事件打亂了整個的預算。在某一個時候,宣教事工不再獲得任何的資金資助,而所獲得資金只能維持事工且停滯不前。

其中啓動經濟活力和更深一層的財務依賴的一個有效的方法就是開始將這些寶貴的資金從我們自身上轉移到他人身上——無論他們身處於不同的城市、國家或世界的另一個角落。如果我們欲想要教導他人在金錢上能夠有慷慨地犧牲,那麼我們就有機會在我們教會的財務中開始實行規劃。

第四,開拓會眾的視野並使他們擡頭得著信心

有時候我們教會的志向太小了。我們當中有人需要思索威廉·克里(William Carey)曾經說過的一句名言:「要期待神成就大事;要試圖爲神成就大事」。在我曾經牧養的一些教會當中,有幾樣的事情能夠建立神百姓的信心,如當他們聽見福音正向世界各地不同的文化背景邁進(或者,在我所牧養過的教會裡,有幾件事情常常激勵我們的信心,比如聽見福音正以不同的形式征服世界)。

這樣也能在你身處的環境中激發起福音見證。這確實能夠使我所服侍的人們的信心活躍起來而促使他們爲著土耳其、馬拉維,泰國或其他任何地方的植堂事工來到祈禱。

第五,在眾教會中建造合一並多元的大家庭

因著在普世教會當中擁有許多的宗派,要讓信徒們體會到一個多元教會的大家庭,並對其有歸屬感,確實是困難的。植堂網絡製造了一個特殊的機會,讓不同背景、風格、會眾動力,甚至事奉哲學的教會得以爲著同一個目標而集中火力。

不久前,我帶領一些教會的領袖前往約翰內斯堡參加在納什維爾的「Acts 29植堂網絡」的全球聚會。其影響是巨大的,因在那裡教會領袖經歷到在眾教會中建造合一並多元的大家庭。當人們看見福音中的親戚們在各地不同的地方進行同樣的事工時,這合一並多元化的體驗在帶來安慰的同時,也培育了勇氣。

第六,提供了放膽祈求和依靠聖靈的機會

微小的需要引發微小的禱告。然而,當需要看起來非常巨大,甚至不可能的時候,禱告成爲了必須。安提阿教會爲了植堂事工的服侍差派保羅和巴拿巴出去的時候,他們深深的認知到聖靈在他們當中的工作。如果你想在一群人當中和之間體驗聖靈的能力,就讓他們參與一項他們自己無法完成的工作。

第七,喚醒仍未被發掘的恩賜和僕人式領導

許多教會坐在那些仍未被發掘或處於沉睡中的恩賜之上。一部分的原因是因爲人們對服事的抗拒,但更多的是和我們如何管理教會有關。假如我們只是提供了在停車場、咖啡櫃檯,或託兒所裡的服事,其實我們是在消減會眾的事奉。當然,那些全都是很好的事工,但這些事工並沒有迫使我們發展領袖並發掘那些有潛力但處於沉睡中的恩賜。

突顯植堂團隊的需要也許會使我們感到驚訝;它或許能夠喚醒那些看似不可能的會眾起來參與服侍。在植堂當中,需求總是大於供應,因此領袖必須被建立起來,恩賜必須被承認和被妥善使用。

所以,成型的教會,起來吧。找一些方式並參與在其中。那些看起來像是使你從事工上分心的事務,實際上可以幫助銳化你的事工。那些看起來像是犧牲的代價,實際上可以促使你擁有巨大的慷慨度。那些看起來像是更進一步加重你會眾負擔的,實際上可以是那使他們以信心擡頭和彎曲膝蓋禱告的。


譯:Daniel Wong; 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Why Your Church Should Invest in Church Planting Now

Ross Lester(羅斯·萊斯特)是一名校園事工牧師,也是得克薩斯州奧斯汀市(Austin, Texas)奧斯汀柱石社區教會(The Austin Stone Community Church)的長老。他之前擔任布萊斯頓聖經教會(Bryanston Bible Church)的帶領牧師和「使徒行傳29植堂網絡」在南非的負責人(Acts 29 Southern Africa)。他是「使徒行傳29植堂網絡新興地區」(Acts 29 Emerging Regions)的領導團隊成員之一。羅斯的妻子名叫蘇(Sue),他們有兩個孩子。
標籤
宣教
傳福音
植堂
Act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