爲什麼改革宗福音派出現了分裂?
處理種族、政治和性別問題的四種方式
2021-03-30
| Kevin DeYoung

美國社會正經歷著不斷加深的分裂和兩極分化,這已經不是什麼祕密。我們中的許多人對我們這個國家在政治議題上日益增長的敵意、好鬥和暴力感到擔憂。但更令我擔憂的是教會中的分裂,尤其是我所在的保守福音派改革宗世界中日益增長的「部落主義」。不管問題是在右派還是在左派(或者兩者都有),毫無疑問,我們這群年輕、躁動的改革宗已經不那麼年輕了(也許不那麼改革宗了?),但肯定和以前一樣仍然躁動。

我的記憶可能太過美好,但就我自己的估計——這段歷史的大部分時間裡我都屬於「自己人」——從2000年代早期直到2014年,各種改革宗教會和泛改革宗的網絡、事工和教會領袖們都很明顯走到了一起。當然,這些被稱爲是「改革宗的復興」、「新加爾文主義」或「年輕、躁動的改革宗」當中總是仍然有一些明顯的路線劃分。這些不同的路線通常在對待聖禮、屬靈恩賜、教會體制和敬拜方式上有著一些明顯的分歧。但整個改革宗運動「團隊」仍然有一些共有、重要的神學信念:歷史性的正統基督教、聖經無誤論、替代受刑、加爾文主義神學、宗教改革的「五大唯獨」、互補主義,以及解經式講道的中心地位。在近十年的(表面)合一中,我們對這個運動不是什麼也有共識:我們不是自由派,不是阿民念主義者,不是「新興教會」、不以慕道者爲中心,不是性別平權主義者,反對修改傳統性倫理、不是天主教徒,不是摻了水的福音派,也不願意在不受歡迎的教義真理上妥協。

大約有超過十年的時間,似乎令人驚奇的一幕是,越來越多的牧師、越來越多的教會、越來越多的教會網絡都認同這些共識。重要的是,許多黑人弟兄姊妹也接受了同時是黑人基督徒和改革宗基督徒的身份。基督教嘻哈音樂被廣泛地看作是豐富的神學酒,並被倒入新的酒瓶中。「大上帝神學」("Big God Theology",即高舉神主權和榮耀的加爾文主義——譯註)不僅在興起,而且在發展,它把以前分開的人聚集在一起。

然而,在弗格森(Ferguson,2014年)、川普(2016年)、馬丁·路德·金五十週年(MLK50,2018年)、新冠病毒(2020-2021年)、喬治·弗洛伊德(2020年)以及又是川普(2020-2021年)等等話題上,曾經很明顯的合作似乎都被撕裂了。顯然,最大的問題是種族和一切觸及種族的問題(如警察槍擊案、批判種族理論、川普),但使我們分裂的不僅僅是種族。更廣泛的是我們不同的本能和感覺,我們不同的恐懼和懷疑,我們不同的知識和文化傾向。是的,也有重要的神學分歧,這些都需要我們的頭腦和心靈給予最大的關注。但是,在許多情況下,能夠在紙面上確認相同教義承諾的人,在姿態和實踐上卻相去甚遠。

走向理解我們分歧的一種方式

爲什麼這麼說?

這是我過去一年多來都在思考的問題。我對如何評估這個問題沒有最後的說法,更不用說解決這個問題的所有下一步措施了。但試圖瞭解正在發生的事情是一個重要的開始。

在我看來,目前至少有四個不同的「派」別。許多舊的網絡和聯盟正在分崩離析,進而沿著新的路線重新組建。這些新的路線並不是經典神學意義上的教義。相反,它們往往抓住了一種文化情緒、一種政治本能或一種個人情感。每個派別都看到了當下的中心需要,並根據這一中心需要認定了教會在這個文化時刻最迫切的工作。讓我們給每個「派」一個形容詞來描述它的看見。

  1. 懺悔派:「看看教會在過去和現在的罪惡中怎樣參與了同謀。我們對不公正、偏見、種族主義、性別歧視和虐待視而不見。世界需要的是看到教會能承認自己的罪,並在破碎中努力回應和戰勝這些罪。」
  2. 同情派:「看到許多人在我們中間和世界裡受到傷害和感到悲傷。現在是傾聽和學習的時候了。現在是與那些哭泣的人一起哭泣的時候。世界需要的是一個展現基督之愛的教會。」
  3. 謹慎派:「看看我們這個時代的道德混亂和智識階層的粗枝大葉,我們需要謹慎使用我們的語言和定義。世界需要的是這樣一個教會:它將汲取其神學傳統中的精華,引領我們理解我們這個時代的特定挑戰。」
  4. 勇敢派:「看看教會對世界和時代的妥協(甚至徹底的屈服)吧!現在是吹響號角的時候,而不是退縮的時候了。世界需要的是這樣一個教會:要勸戒迷途的人,警告危險,成爲真理的堡壘——無論多麼不受歡迎。」

請注意,每一「派」都被貼上了一個褒義詞。雖然比起其他類別,我更接近謹慎派,但我已經盡力爲每個小組貼上一個積極的標籤,以表達他們追求的美好。我們大多數人看了上面的列表,會覺得「這四個詞我都喜歡。在合適的時間、合適的地點、用合適的方式,教會應該有懺悔、有同情心、有謹慎,也有勇氣。」我設計這套詞彙的目的並不是要把人或團體放在格子裡,也不是說如果我們能從每一派中混入25%來自其他各派的人,我們所有的問題就會迎刃而解。我意識到,這種模式的危險性在於,人們可能會通過僵化地把他人歸入某個類別而進一步分裂,或者人們可能會陷入道德平均主義的境地,好像沒有正確的方法或正確的答案。

在做了這些重要的解釋之後,我相信概念分組可以幫助我們更清楚地看到,我們的分歧不僅僅是關於一件事情,而是關於我們看待一大堆事情的基本姿態和方式。雖然任何分類工具都會是籠統、簡化、不完美的,但它們仍然很有用,尤其當我們意識到有些類別可以有一個左翼(靠近前一派)和一個右翼(靠近後一派)的時候。

考慮到這一點,請思考四派人如何在兩大類議題中評估一系列當代問題。

表一:種族問題

白人至上 系統性種族主義 警察歧視黑人 批判種族理論 黑人的命也是命
懺悔派 是美國歷史的恥辱,白人必須悔改。 種族主義氾濫,有不平等就表明有歧視。 是種族主義和不公義仍在進行的標誌和證據。 有很多不錯的洞見。 支持!聲張!參與!
同情派 比我們以爲的更普遍,白人應當爲之憂傷。 不是社會的唯一問題,但值得關注。 要與哀哭的人同哭。 取其精華、去其糟粕。 支持這一口號,但不認同組織者。
謹慎派 美國歷史中令人遺憾的一部分,但不是全部。我們應當爲美好的部分歡喜,並拒絕接受不好的。 可能的確有該問題,但不平等還有很多其他原因。 先蒐集證據進行分析,不要急著發帖。 核心概念與基督教信仰相悖,但不要隨意給人貼標籤。 黑人也是按著神的形像被造的,但考慮到這一運動的組織方和背景,脫離上下文地使用這個口號很不智慧。
勇敢派 很遺憾,是我們歷史的一部分,但把白人一竿子都打成種族主義是反福音的。 馬克思主義者的觀點,堅決反對。 真正的問題是黑人社區中的暴力和犯罪。 相信這個就是走上了自由派的道路。 藍領工人的命呢?未出生孩子的命呢?所有人的命都是命!

表二:政治與性別問題

川普 基督教國族主義 戴口罩 性侵問題 性別角色
懺悔派 反對!教會對川普的忠誠就是屬靈破產的清楚標記。 我們今天最大的問題,國內白人保守派教會中最危險的意識形態。 如果不戴口罩,那就是不關心和保護他人,更何況弱勢群體更需要我們戴上口罩。 教會要反思這些醜聞、相信這些舉報的受害者,並且呼籲悔罪。 問題在於危險的大男子主義和不合聖經的偏見。
同情派 這是基督徒的自由,不過很有必要批評川普。 很多基督徒讓政治意識形態影響了他們的信仰。 一個很小,但很重要的愛鄰舍之法。 同情受害者,要努力改善。 傳統觀點是對的,問題出在我們自己的錯誤上。
謹慎派 基督徒的自由,但很多基督徒投川普的票這是有道理的。 基督徒主張和用誇張的方式支持暴力是錯誤的,但這個詞需要更多定義。 被誇大了,其實沒那麼必要,令人感到恐慌,不過要我戴就戴吧。 每一個案例和舉報都應當得到仔細調查。 我們需要一個更扎實、更帶來喜樂、合乎聖經的男性主義和女性主義。
勇敢派 支持!他不完美,但他站出來反對了左派人士的反基督教浪潮。 一個好標籤,基督徒應該想要看到自己的國家忠於聖經原則。 政府正在入侵我們的自由! 有些是不幸的,但也有誣告好人的! 都是女權主義者的問題!

那麼,重點是什麼呢?

重申一下,這套分析矩陣的重點不是給你製造刻板印象或相對主義。我並不是說每一個泛改革宗的基督徒都可以把自己對每個議題的觀點都整齊地放在一排裡,也不是說我們都是盲人摸象、每個人都不比別人更接近整個真理。

提出這套分析矩陣的原因之一是爲了向理解我們目前的環境邁出一步。聲音最響亮的往往是第一派和第四派,這是有道理的,因爲他們往往把很多問題看得最透徹,而且經常互相碰撞,在網上吵得很厲害。第一派和第四派也可能是最容易帶來分裂的,一些聲音(在第一派中)鼓勵基督徒離開白人福音派,也有一些聲音(在第四派中)鼓勵把不同意者都逐出教會。第二派和第三派更傾向於呼籲合一,或者至少要求更好地理解各方,這可能會讓他們對於光譜的任何一端的人來說都太軟弱。第二派和第三派致力於尋找中間立場,由於許多第二派希望他們在第三派中的朋友反對危險的第四派,而第三派希望他們在第二派中的朋友不那麼同情第一派,因此尋找中間立場也很困難。

與瞭解我們的背景同樣重要的是瞭解我們自己。我們願意認爲我們是通過認真的禱告、聖經的咀嚼和理性的思考過程得出我們所有的立場的。但如果我們誠實的話,我們也都有一定的本能。由於我們的成長、經歷、傷痛、個性、恩賜和恐懼,當涉及到最複雜和最有爭議的問題時,我們會傾向於某些解釋,並經常以熟悉的模式思考。爲什麼通過了解某人對比如說戴口罩的看法,你可能可以八九不離十地猜到他們對基督教國族主義和系統性種族歧視主義的看法呢?可以肯定的是,這一分析矩陣能起到一定的作用,我們這個時代的政治總和效應也是如此。然而,我們每個人又是獨特的——雖然往往是可預測的,我們對某個議題的敏感性往往比我們想像的作用更大。

我們不可能再把摔碎塑像的所有碎片重新拼湊起來——也許有些碎片一開始就不應該被粘在一起。但如果我們能夠理解正在發生的事情——在我們的網絡中,在我們的教會中,在我們的心裡——我們就能更好地裝備起來,去裝備我們自己的人,並在可能的情況下,向那些可能持不同意見的人傳福音。最重要的是,也許我們能夠找到一個新的焦點,不是出於我們的文化敏感性和政治本能,而是因爲基督的榮耀,神的道成肉身的兒子,他從父那裡來,充滿了恩典和真理。


譯:DeepL;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作者博客:Why Reformed Evangelicalism Has Splintered: Four Approaches to Race, Politics, and Gender

Kevin DeYoung(凱文·德揚) 是哥頓-康威爾神學院的道學碩士,北卡羅來納州馬修斯基督聖約教會的主任牧師,福音聯盟的董事會主席,改革宗神學院夏洛特校區的系統神學助理教授,萊斯特大學博士。凱文和他的妻子特麗莎有八個孩子。
標籤
政治
社會
種族
性別
分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