爲什麼我們不懲罰孩子?
2019-11-01
| Sara Wallace

2013年,16歲的Cooper Van Huizen因爲偷了他父親的槍而被判坐牢2年。這把槍被用於暴力搶劫,而這個男孩因爲提供槍支而遭到起訴。當他被帶進最高安全級別的監獄時,他的家人抽泣了起來。冰冷,堅硬的正義得到了滿足。

場景轉換,現在我們來看看我家客廳。這個四歲的男孩剛剛毀了他兄弟的樂高海盜船(當然,是帶著調皮的笑容)。

我召集了一個家庭法庭,現在開庭,雙方都做了簡短的辯護。我最後作出決定,並給出結果。

但這是一個基督教家庭與法庭審判截然不同的地方:前面所說的案件中那位男孩面臨懲罰(punishment),而我的兒子則面臨完全不同的東西:管教(discipline)。

管教 VS 懲罰

「懲罰(punishment)」一詞在英文中來源於詞根「pun」,由此我們可以得到類似「處罰的(punitive)」和「刑罰(penalty)」這樣的詞。處罰、刑罰和懲罰這些都與法律有關,當法律被觸犯就會產生這些後果。懲罰是一種報復,它意味著犯下的罪行要有應受的懲罰。

聽起來有點難以置信,懲罰永遠不會發生在上帝的子民身上。懲罰不再是我們與神關係的一部分,基督在十字架上爲我們承受了所有的懲罰。上帝不再審判我們,他是我們的父。我們永遠不會因爲我們的罪受罰。

相反,作爲我們與神新的、不再有懲罰新關係的一部分,我們將受到慈愛的管教。

儘管管教和懲罰在許多方面看起來和感覺相似,但卻截然不同。懲罰的目的是報復,而管教的目的則是恢復;懲罰是因爲法律,管教則是因爲恩典。

現在,這並不意味著管教可以免除我們承受罪的後果,但神只允許對我們的益處和他的恩典有作用的後果。恩典可能仍然會給神的百姓帶去痛苦,但卻是有目的的痛苦。管教的目的是要使我們更加合乎基督的形像。還有什麼比這更好的呢?

爲什麼管教?

那麼這與養育小孩有什麼關係呢?我們想成爲管教小孩的父母而不是隻會懲罰小孩的父母。雖然我們不一定知道我們的小孩是否是基督徒,但管教是我們能把他們指向救主的、最切實的方法之一。

管教在兩個方面與懲罰不同:

第一,管教的目的是改變心

當法官給這名16歲的男孩作出判決後,他把他從名單上劃掉,轉到下一個案子。法官和男孩之間沒有後續關係了。爲什麼要有關係呢? 正義已經得到了滿足,這就是懲罰所要求的全部。

爲了讓父母的責任變得輕省,懲罰孩子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但是我們需要確保我們的確花時間在解決孩子心中的問題。 

對一個四歲的男孩來說,弄壞海盜船所帶來的懲罰性正義會有一個合理的邏輯:修好它,要不然你什麼都沒得玩。雖然愛的管教可能會帶來同樣的結果,但它需要時間去建立受教的時刻。「你做了什麼?」我問我兒子。「我們希望你們可以友好相處,因爲耶穌也是這樣對我們友好的。你該如何向你的兄弟展現你的友好呢?」當我丈夫和我與我們的孩子對話時,我們會小心用「後果」和「管教」這樣的詞來取代「懲罰」。

說實話,這對我來說是最累人的教育。有很多次,做一個冷酷客觀的法官會更容易些。我可以讓他承擔後果,自己繼續去做晚飯。但我必須提醒自己,對我的孩子們來說我代表著上帝。我們是以牧羊人的身份看待孩子,還是以法官的身份看待他?

當我們花時間管教孩子的心時,我們在爲福音鋪平道路。

第二,管教的目的是改變關係

想想看,如果法庭上的法官從座位上跳起來,抱住那個被定罪的男孩,那該多奇怪啊。懲罰不需要法官和有罪的當事人之間的任何關係。

但是我們想要和孩子們有關係,沒有管教是不可能與他們有真正的關係的,管教證明了兒子的身份。

因爲主所愛的,他必管教,又鞭打凡所收納的兒子……焉有兒子不被父親管教的呢?管教原是眾子所共受的。你們若不受管教,就是私子,不是兒子了。

——希伯來書12:6-8

我聽到一個牧師說,「對孩子們來說,只有一件事比打屁股、禁足、或拿走手機和電腦更糟糕,那就是:被忽略。」

當我們的孩子不服從時我們經常會有這兩種表現:懲罰或忽視。管教與這兩者都不同。它剝去層層罪惡的行爲,去處理裡面的原因和態度。懲罰只看過去。管教著眼於未來的希望,並說:「如果我們現在不解決它,那我就是不在乎你做了什麼,爲什麼你這麼做,這些行爲對你的未來意味著什麼。」

杖與竿,而不是法官槌

懲罰比管教容易。我們渴望正義,而我們暴躁的脾氣會激發我們內在的「公義」。管教則需要耐心、智慧和愛。

下次罪在你家裡發生時,要記住你的天父在你犯罪時如何對待你。記住它,但不要忽視它的心。尋求關係。記住,你被賦予的是牧人「照顧」的杖,不是法官的法槌。 


譯:Rebecca.C;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Why We Don』t Punish Our Kids

Sara Wallace(莎拉·華萊士)畢業於馬斯特斯學院(The Master’s College),在那裡她認識了她的丈夫Dave。 他們帶著五個兒子住在愛達荷州。 薩拉一直投身於在家教育與寫作關於恩典對做媽媽的日常影響。
標籤
父母
兒女
管教
懲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