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路德,何來巴赫
宗教改革如何影響今天的信仰和工作
2019-10-08
| Bethany Jenkins

馬丁·路德和約翰·塞巴斯蒂安·巴赫從未謀面,這兩位德國人的年齡相差兩百多歲。但是假如沒有路德,就不會有巴赫。

巴赫在48歲那年收到一本路德所譯製的聖經,他在頁面空白處做了大量的標註,這本聖經幫助他塑造了神學音樂觀。他在歷代志上25章大衛的樂師名單旁邊寫道:「所有討神喜悅的音樂之基石正是這一章。」歷代志下5:11-14描繪了聖殿裡的樂師們讚美神的場景,他在旁邊寫道:「在敬拜的音樂奏響時,神和他的慈愛總是同在。」

巴赫擁抱了路德神學的工作觀,將他所有的音樂作品——無論是聖詩或是世俗的音樂劇——都看作是回應從神而來的呼召。他相信他的作品有兩個目的:「所有音樂的終極目標和原因不外乎(1)榮耀神和(2)帶來靈魂的復甦。」所以,他所有的教會音樂和大多數的世俗歌曲都簽寫著「S.D.G.」— Soli Deo Gloria(拉丁文),意即榮耀唯獨歸於神。

要不是路德,巴赫不會明白所有工作都是尊貴的(無論是聖工還是世俗工作),也不會知道工作也是愛鄰舍的方式。

但路德又是從哪裡知道這些的呢?

那些蒙「召」的人

路德出生於一個把神職工作高舉過其他事情的教會文化中。在中世紀晚期,只有祭司和其他教會工作才可以被稱爲是「呼召」和「使命」,只有他們才是「屬靈產業」的一部分。其他人——從農夫到律師再到國王——都有其存在的必要,但都是屬世的職業。

修道運動就是呼籲神職人員離開每天生活的世界並且進入沙漠或者修道院,這運動進一步加強了這一聖俗二分的觀念。因此,普通信徒被看作是二等的,生活被分割爲「神聖的」和「世俗的」,並且所有信徒都是祭司這一觀點被邊緣化。

但是路德卻沒忽視這個問題。

出於愛的工作帶來愛的增長

路德想將信心和每日的生活聯繫起來。我們每一個人,他論述到,都是祭司——無論我們的生活多麼的平庸:

把教皇、主教、祭司和修道士所從事的稱爲「屬靈的產業」,而把王子、領主、工匠和農夫所從事的稱爲「世俗的產業」。這說法的的確確是謊言和僞善。所以無論何人都不需要被此威嚇,原因就是:每一個基督徒都確實是屬靈的產業,並且除了工作地點的區別之外這些職業之間並沒什麼不同……我們藉著洗禮都成爲神聖的祭司,如聖彼得所說:「你們是君尊的祭司和聖潔的國度」(彼得前書2:9)。啓示錄說:「祂用自己的血讓我們做祭司歸於神,在地上執掌王權」(啓示錄5:9-10)。

所以天職Vocation),既包括了宗教事工也包括非宗教工作——家庭職責,公民義務,和普通的僱傭。做工之人的信心才是讓工作「基督化」的,而不是工作的種類。路德寫道

修道士和祭司的工作,雖然可能是神聖並且艱鉅的,但是在神的眼裡卻和在鄉下田間的農民或者操持著家務的家庭主婦沒有一絲區別,神單單通過信心來衡量一切工作。

這種信心,他相信,是在每天的工作中顯明的。「出於愛的工作帶來愛的增長,」路德將這句話張貼在所有維滕堡聖教會的門上(論文44)。對於他來說,做工是愛鄰舍的最好方式之一。提摩太·凱勒總結到:

我們在做工時,就像路德宗常說的那樣,是「神的手指」,是代理祂對他人從天而降之愛的人。這樣的認知使工作的目的從養家餬口上升爲愛我們的鄰舍。

各樣的工作

約翰·加爾文和其他加爾文主義者(比如凱波爾),更加充實了我們對工作的理解。工作不僅僅是愛鄰舍的一種方式,也同樣是愛神和榮耀神的方式。通過把聖經故事總結爲創造,墮落,救贖,以及和好,每個基督徒都有創造和展示神原本創造之奇妙的呼召。凱勒這樣解釋:

是的,我們應該愛我們的鄰舍,但是基督教給了我們關於人性的非常明確的教導以及如何能使人類繁榮的方法。我們必須確保我們的工作能夠符合這些認知。有信心的工作,必然是由基督徒世界觀所帶動的。

換句話來說,我們的信心揭示了我們如何著手我們的工作——而不僅僅是我們如何對待我們的鄰舍。這是一個我們愛和榮耀神的場所,靠著信心獻上我們所做的工(歌羅西書3:23)。實踐律法,舉例來說,不僅僅是愛鄰舍的一種方式;同樣也是進一步在我們的社區展現聖經正義的方式。換一種方式表達,神不止關心律師;祂也關心律法(箴言8:15;11:1)。

工具箱裡的工具

儘管對於信仰和工作路德和加爾文的某些看法截然不同,但是這兩位改革者比我們想像的更加相似。他們捍衛每一份工作的尊嚴並且拒絕區分「聖潔」和「世俗」。他們都堅持信徒皆祭司,頌揚人們所從事的普通工作。

路德的關注點在於工作是愛鄰舍的方式,加爾文卻關注於工作是愛和榮耀神的方式。格雷格·福斯特(Greg Forster)解釋道:

路德強烈拒絕直接將神和我們的工作直接聯繫起來,害怕將工作當做義的。神在我們的工作中放了一個呼召,路德論述到,因爲他希望我們服侍鄰舍,不是因爲他希望我們服侍他。路德曾經說過,「神不需要你的好行爲,但是你的鄰居需要」。並且他確實是這麼認爲的。但是加爾文堅持我們每日的工作必須是直接愛和服侍以及榮耀神本身的,外加愛我們的鄰舍。

儘管這是兩者相比的一個尖銳點,但是這些想法並不是相反的。我們可以把他們當做工具箱裡的工具——在不同的環境下有用。

在那些工作性質比較靜態的地方——人們在這些崗位上工作多年或者每天從事相同的工作(經常被叫做「藍領」)——路德把工作當做愛鄰舍的一種方式,這能夠在工作中給他們帶來激勵和維持。的確這能鼓勵我們在每天工作的小事上有信心,即便我們無法看到神藉著我們的勞動所成就的事情。

人們在不同的職業季節,同樣會發現路德關於工作是愛鄰舍的延伸。比方說,去年我40了,我開始關心我的工作到底有多重要。那時路德的神學觀支撐了我。即便我感覺我無法擴大我工作的影響力,我知道我正在透過我每日的工作愛我的鄰舍們:我的讀者們,我的學生們,我的同事們。

但對於工作更加動態的那些工作場所來說,也就是那些人們容易換工作、並且工作的評估是成果導向的職業(經常被稱爲「白領」),加爾文強調工作是我們愛神和榮耀賜生命之神的途徑。這可以幫助那些尋求如何用信仰影響他們工作的人,比如演員或廣告行業。呼召在這些工作場所的基督徒去聖經裡找尋可應用的原則是門徒訓練和成聖的必要部分。

藉著信心擺上

當然,路德、加爾文,和其他的改革者都論及了信仰和工作的不同方面,我們至今仍在持續討論和爭辯。

但是巴赫的生命和工作教導了我們一幅宗教改革所所描繪的美麗圖景——就是我們的工作既可以愛我們的鄰舍也可以榮耀神。通過工作我們可以操練順服最大的誡命(馬太福音22:36-40)。所以,請把我們的工作藉著信心獻給神。


譯:小芝麻;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Without Luther, There Would Be No Bach: How the Reformation Influenced Faith and Work Today

Bethany Jenkins(貝瑟尼·L·簡肯斯)是真理論壇(The Veritas Forum)的副主席,在福音聯盟發表過很多文章,她也是國王學院(The King's College)的高級研究員。她曾在國會、州政府辦公室,以及華爾街和Big Law律師事務所工作。她本科畢業於貝勒大學(Baylor University),並在哥倫比亞法學院(Columbia Law School)獲得她的法律碩士(JD)。貝瑟尼在紐約和波士頓兩頭工作,喜歡在中央公園沿著查爾斯河(Charles River)跑步。她是救贖主長老會(Redeemer Presbyterian Church)的積極成員。
標籤
呼召
路德
宗教改革
巴赫
天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