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高效工作的九個實踐
2020-03-31
| Devin Maddox

我總是努力用設計師的眼光看待生活中的大部分問題。首先,會我評估自己的具體情況,仔細確定問題,並確定我需要完成的工作所需工具。這種方法可用於建立日常習慣,也可以用於在指定工作上的書籍出版策略。

這一方法也可以用於計劃如何在一個五口之家的家庭裡在家工作。

下面是我思考以後在家工作的日子時,得出的九個實踐建議。

第一,認識到工作與家庭之間的界線已經模糊。

大多數人都會在碰到衝突之後才意識到這一複雜的問題。這種模糊的界線會偷偷纏上我們。我們會因爲工作過度(自從我在家工作以來,我和家人在一起的時間反而更少了)或工作不足(自從我在家工作以來,我的生產力下降了)而感到沮喪。

由於工作和家庭不會被時間(從早上到晚上)和空間(從一處移動到另一處)分開,因此健康的在家工作要從認識到界線從一開始就已經變得模糊開始。

第二,爲工作計劃一個開始和結束的時間。

這是緊跟第一條原則的。爲工作計劃一個開始和結束的時間可以幫助你略微地劃清界線。這意味著(也許比平時更多地)你不會在定下來的工作時間之外回電話、短信或電子郵件。

更好的做法是到你家裡或公寓裡的一個特定的位置去工作,最好每天都在同一個位置,工作時間之外不要去那個位置。你越是能遵守生活和工作之間的界線,就越有效率。

第三,認識到你是多麼需要依靠習慣(以及如何能養成新習慣)。

習慣使我們的大腦避免重複決策。僅僅是爲了要出門而需要依靠每天的決策過程會讓我們筋疲力盡:我醒來後要衝涼嗎?還是我醒來後先去煮咖啡?我刷完牙就去衣帽間換衣服嗎?還是我穿好衣服再去刷牙?

信不信由你,最成功的人花費最少的精力去做基本的決定。他們使用習慣來幫助他們「自動地」從枕頭上轉移到到辦公桌前,這樣可以使用腦力來做更高層次的決定。當我們的所有習慣都因環境的急劇變化而被打亂時,優秀的人會迅速形成一套新的習慣或常態。設計你的新常態來開始新的一週。爲這一週設計好的習慣。

第四,娛樂不是只有網絡視頻。

在長期的社交隔離過程中,你的大腦會開始注意到某些東西丟失了。在經歷了常規的一天後,你會缺少刺激。最方便的辦法就是通過更多的網絡視頻和更多的刷手機來填補這個空白。

也許僅僅是因爲我是一名書商,但爲什麼不利用這段時間來最終解決那個每個月都會碎碎唸的想法呢,就是你常常會有的「我是不是應該用更多的時間來讀書」這樣的想法?用各種各樣的格式來讀書吧,無論是書籍、播客、有聲讀物、繪本還是油畫,這樣,你的大腦會在較長的時間中接受這些資訊並且幫助你堅持到底,你就不會因爲老是要想「我這週都幹了什麼?」而感到極其痛苦。

第五,在一週結束時進行評估,並爲下一週進行計劃。

起初情況不會很好。沒關係!在一週結束時安排一個時間,爲下一週重新設計你的習慣。如此,你會比現在更加了解在這種情況下你所要達成的目標應該是什麼。

第六,爲社交聯結以及獨處找到適當途徑。

這與娛樂有關;你的大腦需要與其他大腦聯結,但也需要與其他人分開進行休息。如果你是與室友或家人同住,那麼獨處將是一件比較困難的事情。但是性格內向和性格外向的人都需要獨處,即使所需要的劑量是不同的。

在家工作可能會使每個人都暴露出意想不到的「獨處時間」不足,因爲我們預計到社交聯結將變得缺乏。我們需要制定計劃與朋友進行FaceTime通話,並在我們操練社交疏離時在生活空間中的某個地方找到獨處的時間。

第七,爲鍛鍊/運動找到適當途徑。

在平常日子裡,在每天進出辦公室的過程中,我都要走上幾英里。我離開家,步行到汽車那裡,在停車場走出汽車,步行去電梯,再沿著走廊走到我的辦公室。早上我在校園裡走動尋找我們開會的地方,再走回辦公室。到了傍晚,我又要反向重複這一過程。我的身心依靠這種運動來獲得總體的健康感。我們需要找到時間和地點四處走動,以使我們的大腦確信我們一切正常。

第八,每天只看兩次新聞,以減少焦慮。

老實說:最近兩週裡你的在線閱讀量增加了多少?《數字極簡主義》(Digital Minimalism)的作者卡爾·紐伯特(Cal Newport)提出了一個減少我們焦慮的好主意:限制刺激焦慮的輸入。不,他並不是建議我們嘗試不去了解情況。而是,他建議我們安排特定的時間(早上一次,晚上一次)與外界聯繫。任何更緊急的新聞總會通過其他人讓你知道的。

第九,所有這些將會怎樣影響你的屬靈操練?

我會盡量避免在規定某人應該如何構建自己的屬靈操練方面過於具體。在禱告、讀經、默想、禁食或其他方面無論我們處於哪個階段,我們總有空間做得更好。

作爲一名基督徒,我最初非常掙扎,因爲我沒有像我的導師所描述的那些人那樣每天都能有「靈修時間」,所以我感覺自己在靈裡很失敗。無論如何,我們應該制定一個我們要委身的、在成長軌道上的計劃。我們都要設計自己的一天,能夠給我們帶來屬靈安全感的一天,並且以此爲其他方面有收穫的穩固基礎。

疫情中的生產力

我的妻子最近給我分享了一個網上流傳的小故事:

1665年,倫敦大瘟疫肆虐之時,劍橋大學被關閉,牛頓被迫留在家中。在那段時間裡,他發明了微積分,這是光學理論的一部分。據說他坐在花園裡時,看到一棵蘋果從樹上掉下來,這激發他發現了重力和運動定律。

我不知道這些說法是否真實。但是,如果這段奇怪的時期真能使我們放慢腳步,變得專注,爲更有效的生產力、創新甚至靈命的復興提供途徑呢?


譯:Jeff;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9 Ways to Work Efficiently from Home

Devin Maddox(德文·馬多克斯)是B&H出版集團的出版人,也是LifeWay圖書事工的主管。他學士畢業於聯合大學(Union University),並從美南浸信會神學院獲得道學碩士學位。目前,他正在東南浸信會神學院完成應用神學博士學位,重點是研究朋霍費爾的早期生活和寫作。
標籤
效率
工作
新冠病毒
在家工作
生產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