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寫下了申命記34章中的摩西之死?
2019-11-01
| Richard McDonald

想一想,以下這些著作有什麼共同之處?馬太·亨利的六卷本《完整聖經註釋》(Commentary on the Whole Bible),托爾金的《精靈寶鑽》(The Silmarillion)、《失落的傳說》(The Book of Lost Tales),以及查爾斯·克勞薩默的《問題的關鍵之處》(The Point of It All)。答案是:這幾本書的作者在付梓出版之前就去世了。在這幾例,以及更多其他案例中,都是另一位作者對這本書繼續進行編輯,並將著作完成。

聖經也有同樣的情況。

聖經中清楚陳明(申4:14,5:1–2;王上 2:3,8:9;王下14:6;拉7:6;尼 1:7,8:1;詩 103:7;但9:13;代下23:18,25:4;瑪 4:4;太 19:7–8,22:24;徒 3:22,7:37–38;羅10:19;林前9:9; 來9:19; 啓15:3)是摩西寫了摩西五經,即舊約的頭五卷書。但是,如果堅持摩西是五經的作者這一身份,就製造出了一個有趣的問題:是誰寫下了申命記34章中關於摩西的死和埋葬的那部分經文呢?

多少世紀來,聖經學者和註釋作者在申命記34章的作者身份問題上一直有不同見解。例如,猶太人的傳說中說是約書亞。在加爾文的申命記註釋中,他認爲「古人大概猜測」約書亞是申命記34章的作者,但也承認祭司以利亞撒也可能是個候選人。約翰·吉爾(John Gill)則說,作者可能是約書亞,但也承認以利亞撒、撒母耳和以斯拉也有可能。

最近的註釋書作者例如尤金·梅利爾( Eugene Merrill)、愛德華·J·伍茲(Edward J. Woods)以及丹·布洛克( Dan Block)則乾脆不指明作者。

也許是摩西自己?

如果考慮到神曾向摩西啓示過自己的話語和大能(詩103:7),認爲摩西記述了自己的死和埋葬並不顯得牽強。在聖經中有其他例子,使這一想法具有一定可信性,即摩西預見到自己即將過世,並將這一情景寫下來。

這與在其他處神對未來事件所做的啓示是一致的。神向亞伯拉罕預演了祂毀滅所多瑪和蛾摩拉的計劃(創18:17-33)。神向以西結展示尼布甲尼撒正站在一處岔路口,預言他將會走哪一條路(結21:18-23)。在以西結書第八章中,神向正流放在幼發拉底河附近的以西結啓示了正發生在耶路撒冷聖殿中的事。而馬太福音16:21則表明,耶穌知道在耶路撒冷有什麼等著他——受難、釘十字架,以及復活。因此,神也可以向摩西啓示,在他最後的日子裡會發生什麼。畢竟,神向他啓示了在他出生前所發生的事情(創1:1至出1:22)。

但是,更有可能是另一位作者寫了申命記第34 章。在聖經和猶太人的傳說中,都有跡象表明作者的身份。

以利亞撒?

亞倫的兒子以利亞撒,作爲他大祭司職位的繼承者,經常被認爲是申命記34章的一個可能作者。在摩西和約書亞的事工期間,以利亞撒在以色列的生活中發揮了重要作用。他被指定認爲利未人的首領(民3:32),被賦予監管聖所的職責(民4:16)。在曠野中,在以色列人與米甸人交戰後,以利亞撒被安排清點戰利品(民31)。他還幫助摩西和約書亞爲以色列各部落分配土地(民34: 17;書14: 1)。

另外,以利亞撒是利未人。利未人是負責律法(申31:9, 26)、教授律法(民31:21;申33:10;代下17:9, 35:3)的。以利亞撒身居大祭司之職,與摩西和約書亞一起服事,可能使他具備在摩西去世後續寫申命記的資格。

是以斯拉嗎?

以斯拉被描述爲一位傑出的文士,「通達摩西律法」,並「定志考究、遵行耶和華的律法」(拉7:6, 10)。以斯拉負責在從流放回歸的餘民中恢復忠實的敬拜。

作爲他的復興工作的一部分,猶太人傳說中提到了他的兩項舉動,與我們的話題相關。一,他負責更新希伯來聖經的經文。二,在耶路撒冷和巴比倫流傳的《塔木德》中,拉比們指出, 以斯拉完成了舊約各卷書的更新、蒐集和編排。此外,《馬加比二書》2:13暗示,爲進行有關舊約正典的工作,以斯拉有大量的藏書可以使用。考慮到以斯拉的文字活動,以及他擁有的資源,可能會負責將摩西五經以摩西的去世和埋葬收尾完成。

是撒母耳嗎?

鑑於其在神面前的地位(撒上2: 21, 3: 19),以及其先知的角色,撒母耳是申命記34章作者的主要候選人。舊約中的先知是受到神的啓示的(彼前1:10-12;彼後1:20-21),許多人會將他們預言寫成書卷(如以賽亞、以西結、約珥、彌迦,還有其他人)。

不過,按照希伯來聖經的劃分,還有更多的先知書。我們所認爲歷史書(約書亞記、士師記、撒母耳記上下、列王紀上下)在希伯來聖經中也被視爲先知書。這意味著,歷史書不僅僅是關於以色列的歷史記錄,而是由先知寫成、記錄著神在祂的聖約子民中作爲的一部「神聖歷史」(代上29:29)。這樣,先知撒母耳寫下了士師們的神聖歷史,以及撒母耳記中直到他去世前的那些內容。有人把約書亞記也加到撒母耳的著述之中。撒母耳記上10:25和歷代記下29:29 的經文也提供了撒母耳文字活動的證據。那麼,作爲一位先知,撒母耳可以有從神而來的權威來完成申命記。這也可以解釋申命記34:10 的聲明 :「以後以色列中再沒有興起先知像摩西的。

更多證據表明作者是約書亞

但是,約書亞似乎是申命記34章作者最可能的候選人。多數聖經學者和猶太人的傳說都贊同這一推斷。約翰·彼得·蘭治(John Peter Lange指出,約書亞記1:8的教導清楚地表明,約書亞思想並遵行來自神的話語(比較申4:2, 13:1)。

約書亞自小就做摩西的僕人,可能是在服事摩西期間開始愛上神的話語(民11:28;亦見出33:11)。在申命記31:19和約書亞記24:26中,經文也給出了約書亞的確也寫作的證據。

儘管神可以把關於摩西的去世和埋葬的情形告訴以上所列的每個人,然而基於對於申命記34章的簡單解讀,一切都指向約書亞是最有可能的作者人選。

這重要嗎?

儘管的確可以繼續探究申命記34章的作者,最終我們還是無法確定誰寫了它。很多人聽從加爾文的明智建議,讓「那不是非常重要的事保持懸而未決」。於是,在就申命記34章講道時,因爲有幾個合乎條件的作者人選,牧師可以就此提供自己的見解。但是,牧師應該僅限於提供自己的建議。

關於經文引發的靈感或者聖經66卷書的作者,在教導會眾時,牧師可以提供以下見解:認爲是摩西以外的作者寫了申命記34章並不意味著動搖摩西對五經的作者權,也不減弱經文來自聖靈這一事實。而且,聖經也包括了神授權的增補和更新。例如,箴言25:1就提到希西家王的手下將所羅門王的話增補到箴言中。

儘管大衛是詩篇中許多詩歌的作者,我們也清楚知道,是另一個人將這卷書整理成我們現在讀到的形式。例如,詩篇集被分爲五本書,很多包含了其他人寫的詩歌。出埃及記13:17提到「非利士地的道路」,就是對一個舊地名的更新提法,因爲在出埃及的時候非利士人還不存在。

撒母耳也不可能寫撒母耳記下,因爲那時他已經去世。很可能是拿單或者迦得完成了他的工作(代下29:29)。

完成馬太·亨利的權威性聖經註釋的十六位牧師、克里斯多夫·托爾金,還有丹尼爾·克勞薩默,他們都是通過完成先人的著作,實現了對先人的尊敬。聖經也是一樣,我們可以相信神看顧並啓發了那些更新、增補(提後3:16)。


譯:吳京寧;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Who Wrote Moses’s Obituary in Deuteronomy 34?

Richard McDonald(理查德·麥克唐納)是美南浸信會神學院和博伊斯學院的舊約解經客座教授。他著有各類文章和書評,並在時間許可的情況下,主持網站yourhebrewtutor.com。他和妻子南希以及兩個兒子住在肯塔基的路易維爾。
標籤
舊約
解經
人物
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