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錯,牧師應該在教會裡有朋友
2020-03-12
| Jeremy Todd

你是否有這樣的經歷:在一屋子人中間你仍然感覺孤獨?即使性格外向的牧師,感到孤單和孤獨也是常有的困擾,這也在提醒我們——那些蒙召牧養神百姓的人同樣需要牧養。

在我還是青年牧師的時候,曾經有人告誡我不要和教會裡的任何人成爲親密的朋友。這個建議雖然是出於對我的保護,卻也令我感到更加孤立和絕望。我渴望和那些在我周圍生活的、時常能見到的人建立關係。

聖經稱地方教會爲一個家庭是有原因的——我們在一起敬拜、一起慶祝喜樂、一起克服困難。教會成員應當看到我們最好和最糟糕的一面,並且接納這樣的我們。如果牧者自己都不願意成爲這個家庭中的一員,我們要如何期待會眾將他們自己視爲一家人?

意識到這個需求,改變了我對整個教會牧養的展望和我的體驗。因此關於牧者和他們對友誼的需要,我明白了以下四點。

一、 牧師也是教會成員

雖然這是顯而易見的,但其實教會僱員同時有責任是教會成員。成員應該與基督的身體同在,且不僅僅作爲工作職責上的牧者,也應該作爲個人層面上的朋友。

路加提到教會是基督徒們委身的身體時這樣說,「都恆心遵守使徒的教訓,彼此交接,擘餅,祈禱。」(徒2:42),這裡使徒也被包含在了身體上的肢體中。

使徒行傳裡所描述的親密團契離我們並不遙遠,它要通過親自的參與才會形成。牧師和他的家庭不僅僅是教會的職業顧問,也是成員們的朋友,並且真誠地渴望瞭解和看顧他們主內的弟兄姐妹。牧師們必須將自己和會眾都看作是「我們」而不應該是「我和他們」。

二、 教會成員是彼此熟悉的

在群體中生活要求我們允許別人進入我們的生命。耶穌祂自己可以成爲我們的榜樣。當門徒們被呼召時,他們並不是遠遠地跟隨祂,而是被邀請進入祂的生命。這是困難的,尤其對於牧者和他的家人來說,因爲他們可能已經感覺到了分隔或被審視。對於牧者來說,成爲家人要求他們具有可知性、真誠的努力和被瞭解的渴望,這種瞭解需要超越「講臺上的那個人」或是社交媒體上自己理想化的人設。

可知性是帶有目的性的。用結婚舉例的話,蜜月是極美好的,但是它不能與之後親密關係的體驗相提並論。教牧事工也是如此。到新教會的頭幾個月裡,總充滿了各樣的社交活動,但那只是膚淺的關係。真正的親密關係需要時間和努力才能建立。

當耶穌問門徒說,「你們說我是誰?」彼得回答「你是基督」的時候,他們已經和耶穌相處很久了。即便如此彼得和其他門徒在認識耶穌上依然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如果我們渴望建立更深的關係,我們就必須刻意花時間和精力。對於你來說這是如何發生的呢?你是否歡迎成員到你家裡作客,並接受他們的邀請進入他們的家中?你是否邀請他人參與到你喜歡的活動中來,與他們真誠地交談,還是僅僅只是做你自己?

三、 團契需要展現軟弱的一面

牧師們總是在強調團契的重要性,但他們自己卻實踐得很糟糕。真正的團契需要我們展現出軟弱的一面。這種軟弱並不是指那種在咖啡店裡流著眼淚的懺悔。但至少當有人問你代禱事項的時候,你能分享真實的需要。請不要用自尊遮蓋軟弱。

在十字架行刑前的晚上,耶穌就邀請了祂的門徒在客西馬尼園裡一同禱告。沒錯,他們睡著了,但無論如何在耶穌需要的時候祂邀請了他們來一同禱告。真實的軟弱也許會外延到禱告者以外,但基督徒生活裡一定有禱告。你上次邀請教會成員爲你真正的需要禱告是什麼時候?

四、 牧師也需要牧養

最近,一位教會成員提出請我和我的家人吃飯。這不是立即的需要或要求,她的動機就是單純出於愛和善意。但是,出於驕傲,我拒絕了她的提議。感謝神,她即時而且非常有必要地指責了我,並且表達了她對我們牧養她家庭的感激,以及她如何將這次邀請作爲牧養我們的一個機會看待。

拒絕來自會眾真誠的招待,我們可能在無意間傳遞出這樣的信息:我們不需要同樣的照顧,並且我們會不知疲倦地牧養羊群。作爲牧師,我們必須願意承認我們像會眾需要我們一樣需要他們。神也希望用主內的家庭來滿足這種需要。

耶穌也領受牧養

耶穌在地上的事工是爲了滿足我們的需要並忠心地教導國度的真理,與此同時也接受別人的善意、款待和鼓勵。祂與那些被教導和服侍的人之間有真正的友誼。

願祂的榜樣提醒我們如何謙卑地接受別人的牧養。願我們都能向肢體敞開我們的生命,承認我們的恐懼和不安,也願我們努力地進入這些神仁慈地交託我們去帶領的家人中間。


譯:璐竹,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Yes, Pastors Should Have Friends in the Church.

Jeremy Todd(傑裡米·託德)博士畢業於美南浸信會神學院,目前在西弗吉尼亞州查理士頓的哈韋斯特泊特社區教會(Harvest Pointe Community Church, Charles Town, West Virginia)擔任教導牧師。
標籤
友誼
教牧
牧養
教會事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