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也是」
呼籲終結對女性的暴力
2019-07-26
| Mary A. Kassian

墨鏡無法完全掩飾她那隻腫脹的黑眼睛。

當那天早晨,當我們的朋友桑德拉(Sandra)來到教會的時候,我們四個圍著她。其中一位女士輕輕擁抱了她,悄聲在耳邊向她講述著真理。我抱著一盒抽紙跪在她的腳邊,不斷遞給她新的乾燥紙巾,而她則把眼淚打溼的紙巾團成一個個的小球。另外兩個朋友像警衛一樣站在她的兩旁守護著她。她所遭遇的家暴在不斷升級。

警察已經不止一次被叫過去。教會的長老們已承諾爲桑德拉提供律師費,保護令,住宿以及其它任何她可能需要的東西。我們也制定了一個計劃:聯絡誰、暗號、要帶她去哪兒、孩子們怎麼辦……我們求她那天不要回家,我們可以幫助她離開。

但桑德拉拒絕了。她堅持說她還沒準備好。我非常沮喪,默默地祈禱下一個召喚我們的電話是去幫她,而不是去參加她的葬禮。

幾個星期之後,電話來了。

在一股失控的憤怒之下,她的丈夫把瓷器陳列櫃拉倒在地,玻璃碎裂了一地。爲了進一步滿足他的憤怒,他將一把椅子砸成碎片,然後喊著咒罵和威脅的話,衝出門外。桑德拉覺得在她丈夫從酒吧回到家繼續他的酒後長篇大論之前,她大約還有兩小時時間可以逃離。

警察已經在路上。她的第二個電話是打給她的教會聯絡人,後者派出了幾對夫婦來幫助她。 在桑德拉向警方陳述時,我們從危險而閃亮的碎片中清理出了一條路。太太們收拾好衣服和玩具。丈夫們把箱子和其他物品搬進等候的車中。

在短短的90分鐘後,我們的朋友已經在去避難所的路上。 這一次,她永遠地離開了家。 她身體的傷口很快就癒合了, 但她花了數年的時間才從她丈夫所造成的嚴重的情感,心理和精神虐待中恢復過來。

對婦女施暴的問題

聯合國國際消除對婦女暴力日旨在提高公眾對發生在世界各個地區和社會經濟階層對婦女的暴力行爲的認識。 這一天定在每年11月25日。

對婦女的暴力行爲是一個普遍存在的問題,我們教會裡的女性也不能倖免。看看以下來自國家暴力預防司傷害預防和控制中心在一次廣泛調查中得到的統計數據:

身體虐待

  • 在美國,將近三分之一的女性(30.3%)反映曾被親密伴侶扇耳光,推擠或推搡。
  • 24.3%的美國女性報告說,她們曾經歷過親密伴侶的嚴重身體暴力,其中包括被撞到某些物體上(17.2%),被拳頭或其他硬的東西擊打(14.2%),被毆打(11.2%), 被抓頭髮(10.4%),被掐或被窒息(9.7%),被踢(7.1%),被用刀或槍威脅(4.6%),或被故意燒傷(1.1%)。

心理虐待

  • 有16.2%的婦女報告曾經被人監視、追蹤、威脅,以至於感到非常恐懼,或者認爲自己或他們所愛的人會受到傷害或被殺害。
  • 40.3%的女性經歷過親密伴侶的言語攻擊(64.3%的人被罵醜陋,肥胖,瘋狂或愚蠢; 57.9%的人表示他們的伴侶以一種看起來危險的方式表現憤怒; 58%的人被侮辱,羞辱或嘲笑 ; 48.9%的人被告知他們是輸家,失敗者或不夠好; 39.1%被告知沒有人會需要他們)。
  • 41.1%的女性經歷了親密伴侶的強制控制(61.7%表示對方密切地/帶著嫉妒地監視或控制她的行爲; 45.5%表示他威脅要傷害她; 43.7%表示他不讓她與家人或朋友見面或交談; 41.2% 表示他不允許她做日常的決定,比如穿什麼衣服或吃什麼;有39.7%的人說對方曾破壞了某些對她重要的事或東西; 37.1%的人受到威脅說會因爲她傷害自己或者自殺; 35%的人說在她想出門的時候無法離開;有27.4%的人聽到過這樣的話:「如果我不能擁有你,誰都不能」; 22.2%的人說他限制她的財務; 21.5%的人被威脅說要帶走他們的孩子 ; 14.5%表示他威脅要傷害她所愛的人)。

性虐待

  • 美國18.3%的女性被強姦過(強迫插入12.3%,企圖強迫插入5.2%,酒精/藥物影響下強制插入8%,9.4%表示曾被親密伴侶強姦)。
  • 將近一半(44.6%)的婦女報告說,她們受到過性侵害(強姦以外):13%被脅迫進行性行爲; 27.2%經歷了不想要的性接觸(親吻,撫摸,抓取); 33.7%有不想要(非接觸)的性經驗(男性暴露自己,被迫查看色情視頻等); 9.8%的報告被親密伴侶強迫,6.4%的人報告與親密伴侶有不想要的性接觸,7.8%的人報告與親密伴侶有不想要的性經驗。

統計數據是驚人的。尤其是當人們考慮到這些不只是數字,而是我們的姐妹,母親,女兒,孫女和我們的朋友們時。這些是你在超市裡看到的那些女性,還有那些在教會裡坐在你身旁的女士。

自古以來

最近針對電影製片人哈維·溫斯坦(Harvey Weinstein)的性侵犯指控震驚了好萊塢,並爲其他性虐待指控打開了閘門。 著名演員、作家、導演、記者、編輯和新聞主播陸續遭到曝光。似乎每天都有關於各行業其他強勢人物的新指控。

數以百萬計的女性在#MeToo(我也是)標籤下集結起來,在推特(Twitter)上發表公開譴責施暴者的言論,並分享她們也曾受虐的不幸經歷。她們的呼聲暴露了婦女遭受性騷擾和其他形式暴力的嚴重程度。

好萊塢醜聞只是暴露了冰山一角。它甚至都還沒有開始涉及到世界範圍內對女性和女孩們觸目驚心的慘狀,例如女性生殖器殘割和切割、榮譽殺戮、兒童新娘、色情、賣淫和性奴。

對婦女的虐待和侮辱並不是什麼新鮮事。正如英國女演員兼編劇艾瑪·湯普森(Emma Thompson)所說的那樣,「自古以來,這就是我們的世界——女性世界——的一部分。」

左翼和右翼

如果說從哈維·溫斯坦(Harvey Weinstein)的慘敗中得出什麼結論的話,那就是施虐者在政治和意識形態兩派中都存在。

溫斯坦曾把自己定位爲某種程度上的女性女權主義的捍衛者。 他爲總統候選人希拉裡·克林頓(Hillary Clinton)舉辦過一個募捐活動,支持她打破玻璃天花板。在猶他州的聖丹斯電影節的婦女大遊行中,他融入了粉紅色的編織帽的海洋,表明他支持女性向強大,淫蕩,暴力的右翼男性發出抗議。溫斯坦還幫助羅格斯大學(Rutgers University)以格洛麗亞·斯泰內姆(Gloria Steinem,女權主義者——譯註)的名字設立了一個教授席位。

自由派媒體人士自詡爲男性尊嚴的堡壘。他們很容易指控並譴責「福音派」和「宗教右翼」的壓迫和虐待。 透過電視廣播,他們不斷散播的信息是,右翼思想不尊重婦女並且專政,而左翼思想則尊重和保護女性。

說到尊重女性,溫斯坦當然知道如何說話。但他顯然沒有身體力行的能力。盡管他噴出了政治正確的平均主義意識形態的言論,但他無法掩飾自己邪惡,淫蕩,掠奪性的內心。我認爲,這是好萊塢最令人不安的地方。

正確診斷病因

二十世紀六十年代的女權主義者提出,對女性的虐待和歧視是由父權制(源自拉丁語 pater,父親和arche, 統治)造成的。基本上,女性是受害者; 男人是問題所在,尤其是信奉猶太-基督教思想的男人。女性主義理論家認爲,只有當社會推翻男性權力結構,消除男女差別,拒絕猶太-基督教婚姻和道德的範式,讓婦女平等掌權時,婦女的地位才會得到改善。

我曾在醫療行業工作過,我知道一個有效的治療過程取決於疾病的準確診斷。女權主義指認了對於女性令人震驚的虐待。但其解決方案是偏頗的,因爲它沒有正確地診斷出這種虐待的根本原因。歸根結底,男人不是問題所在。罪才是。而罪是一種影響我們所有人的疾病。

與文化想要我們相信的相反,教會作爲耶穌基督福音的守護者和宣揚者,掌握著對暴力侵害婦女罪惡的唯一真正的治療方法。 因爲這是唯一能讓有罪惡傾向的心改變的途徑。

「我也是」

作爲一名女性,我可以分享我自己的#MeToo的故事。 就像有一次一個年長我一倍的牧師傲慢地拍拍我的屁股。或者我所聽到的那些自稱互補主義者的男性使用聖經來爲傲慢、自私、霸道、有罪的行爲辯護。我可以繼續忍受,但我不願意, 因爲在這個國際消除對婦女暴力日,我想呼籲我的基督徒弟兄們:

弟兄們,我們需要你們。我們需要你們成爲上帝創造你們的樣子。 我們需要你們成爲婦女和兒童的保護者和捍衛者。我們需要你們成爲好父親。 優秀的領導人。好牧者們,請不要保持沉默、無動於衷,不要縮在消極的外殼裡。男人起來! 與邪惡鬥爭——不僅僅是口頭上說說,即使這一觀念不再流行。「當爲貧寒的人和孤兒伸冤,當爲困苦和貧乏的人施行公義。當保護貧寒和窮乏的人,救他們脫離人的手。」(詩篇82:3-4)

我也想呼籲我的基督徒姐妹們:

姐妹們,面對當下人們對女性可怕困境的高度關注,不要變得苦毒,不要指責男性,也不要採取一種受害人的心態。不要跳上集體意識擡高的流行趨勢,提出以人類智慧所炮製的思想和解決方案。 讓上帝的話和正確的教導成爲你的心靈的錨。愛你們的兄弟,尊重他們, 肯定他們,鼓勵他們追求敬虔。幫助那些受虐待的姐妹們。「鬆開兇惡的繩,解下軛上的索,使被欺壓的得自由,折斷一切的軛」(以賽亞書58:6)

國際消除對婦女暴力日突出了男人的罪惡。 但我們都是罪人,都需要一位救主。是的,我們需要揭露黑暗的行徑,並且聲討對婦女的暴力行爲。但是,我們絕不能忘記,當談到罪時,我們所有的人都可以引用#我也是(#MeToo)這個標籤。


譯:Shaylene Grace;校:劉晴,JFX。原文刊載於「渴慕神」英文網站:You Too: A Call to End Violence Against Women

Mary A. Kassian(瑪麗·A·卡西安)是一位作家,演講者和浸信會南方神學院的女性研究教授。 著有多本書籍,並創作了一些聖經學習和錄影,包括《女孩變睿智》(Girls Gone Wise)和《女權主義的錯誤》(The Feminist Mistake)。
標籤
女性
社會
渴慕神
保護
事件
公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