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生活
分享你家的鑰匙來贏得你的鄰居
2022-08-03
—— Tilly Dillehay

上帝通過接待拯救了我。

更確切地說,上帝大大地使用了接待來得著我的靈魂。我所信的不可知論與我對神的渴望之間的爭論(在會議廳、圖書館、教室、臥室、酒類商店及俱樂部都發生過的)許多年之後,竟在一個意想不到的地方結束了——一個基督徒的家裡。

一位牧師和他的妻子,我父母的朋友,邀請我留宿他們家。在那些早晨,我向牧師傾訴我對神和基督教的不滿之處。他在那幾週向我呈現的經文和解釋對於神在我心裡所做的至關重要。

但同樣重要的是他妻子對辯論所提供的證據。她的證據往往是無言的:她在下午時抽空與我一起喝茶或散步;我和她的一個女兒共用的臥室,床單幹淨;在一個充滿兒童和青少年的家中(難得)培育出的安寧;自由給予的擁抱加上臉頰上的親吻。

話語是必要的。但接待給這些話語提供了基礎與重量。

美國亞馬遜網站是這樣介紹本書的:

《福音帶著一把家裡鑰匙:在我們的後基督教世界中實踐熱誠而普通的接待》,羅莎莉亞·巴特菲爾(Rosaria Butterfield)

神用什麼來吸引一個激進並堅定不移的不信者呢?神把她帶到福音佈道會嗎?或者,既然她擁有文學博士學位,祂使用了印刷品嗎?不,神使用了一個溫和家庭共進晚餐的邀請,來自每天簡單、真實地活出福音的一對謙卑夫婦的邀請。

以她反轉的故事爲背景,羅莎莉亞·巴特菲爾邀請我們進入她的家,向我們展示神如何使用這同樣的「激進而又平凡的接待」將福音帶給我們失喪的朋友與鄰居。

Crossway出版社於2018年出版,共240頁。

「熱誠而又普通」的接待

當我拿起羅莎莉亞·巴特菲爾(Rosaria Butterfield)的新書《福音帶著一把家裡鑰匙:在我們的後基督教世界中實踐熱誠而普通的接待》(The Gospel Comes with a House Key: Practicing Radically Ordinary Hospitality in our Post-Christian World時,我(的記憶)被帶回到八年前,我意識到我和巴特菲爾是一樣的:接待是主用來拯救我們每個人至關重要的手段。

我想知道究竟有多少基督徒有類似的故事可以講述(可能是千千萬萬)?我也想知道他們中有多少人回轉過來並把他們帶到主面前的那種接待實踐在別人身上?

很多讀者都會從巴特菲爾的第一本書《意想不到的皈依者之祕密思想》(The Secret Thoughts of an Unlikely Convert)記起她因爲一次熱情款待而轉變的故事。但這故事只是她最新作品中許多例證中的一個。《福音帶著一把家裡鑰匙》既是接待的神學,也是以故事形式呈現的實用操作手冊。

很多故事都是巴特菲爾自信主轉變以來的經歷。她和丈夫已深深地致力於日常實踐「熱誠而又普通的接待」,這是她認爲任何承擔基督名字的人所有的義務。

說話的權利

巴特菲爾對美國福音派很強硬。她絕不心軟地說:

基督徒是這個後基督教世界的受害者嗎?不……我們冷酷和堅硬的心;我們在愛陌生人這件事上的失敗;我們對自己的金錢、時間與家庭的自私;我們握著特權掩面不看寡婦、孤兒、囚犯及難民,都意味著在神面前,我們因拒絕給予愛和不願分享基督徒的見證而犯了罪……我們自己的所作所爲訴斥我們其實在爲這個世界作見證,我們應當感到羞愧。(61頁)

我們基督徒是要敞開我們的家門,並且我們要有策略地與住在我們身邊的鄰舍在現實世界建立真實鮮活的關係。我們不僅應當必須這樣做;甚至我們不這樣做就會消極地摧毀我們的見證。巴特菲爾將道德重擔放在了安於舒適的基督徒肩上——我們可能會害怕,也可能感到不確定,但我們真的是難辭其咎。

當我們回想在馬太福音25:41-46中的經文,尤其以下經文(41-43節),你就不會覺得剛才的話聽上去有點誇張了:


離開我……我餓了,你們不給我吃,渴了,你們不給我喝;我作客旅,你們不留我住;我赤身露體,你們不給我穿;我病了,我在監裡,你們不來看顧我。


巴特菲爾對她自己接待的詳細描述讓你知道,無論她的話多麼強烈,她都有實例和資格支持它們。

她身爲一位接待的基督徒,通過接待而歸信,有權如此勉勵其他基督徒。

愛客旅

《福音帶著一把家裡鑰匙》主要不是一本公訴書;它是一個富有同情心的邀請。巴特菲爾描繪的現實圖畫讓你感覺「我也能做這些」,並感覺這些事能在任何空間裡完成——從宿舍到五居室。這將需要計劃、意向性以及有意騰出時間和金錢的委身度。但它不會要你拿出你在基督裡沒有的任何東西。

巴特菲爾講述了領養青少年兒子作爲歡迎陌生人方式的故事。她講述了她和家人與街對面鄰居漢克建立關係的故事。漢克拒絕了他們整整一年,並最終因製冰毒被捕——但後來他在他們持續的監獄探訪中轉變歸主了。她講述了她無神論的母親與他們同住的故事,她的母親給他們帶來了壓力、污穢和論斷,但多年後卻出乎意料地在她臨終的病床上回轉歸信了基督。

這些故事的結局聽起來幾乎都很俗套、不用猜,但巴特菲爾在講述這些故事時完完全全地披露了她自己的不良態度及缺乏信心的時刻。例如,從巴特菲爾艱難的童年時期,或者從她丈夫教會中最近兩次痛苦的教會紀律案例中——我們要記住我們永遠無法將我們的生活與黑暗隔離開來。

我們必須以我們在基督裡的屬靈武器與黑暗抗爭,而不是逃避。有時我們還要用上湯鍋和沙發床。

仁慈的正統

巴特菲爾寫作最豐富之處就在於它的細微差別。她非常支持基督徒面對衝突的觀點和世界觀應當進行自我保護,但她對罪和罪人的態度也是毫不留情的。她說,我們愛人最佳的方式就是將真實的神介紹給他們,並允許祂的話語對他們(與我們)生活中的每一個問題說話。

她提供了有關走這條愛與真理道路的有益思想——叫信徒接受鄰居生活的現實,而不去相信承認他們鄰居生活中的這些部分就是贊同它們背後的罪。例如,當她愛同性戀鄰居時,她要確保自己瞭解他們家庭的動態:

我記得準確的名字,好讓我不會混淆在非異性戀者(LGBT)家庭中長大的孩子。我知道誰是媽媽(Mama),誰是媽咪(Mommy),也教我的孩子把他們搞清楚……我思考:我是否讓你能安全地分享你日常生活中真正的艱辛,或者我仍然對此有負擔……以至於我甚至看不到手中的匕首?(53-54頁)

將你的鄰居視爲完全人,而不僅僅是漫畫人物,可以讓你參與類似如下所述的場景:

當一位我愛的鄰居承認她的伴侶覺得她醜陋並取笑她而眼淚溢出時,我可輕輕地靠近,用溫暖的手、一杯杯熱騰騰的濃咖啡,及完全正面的目光接觸,只說:耶穌永遠不會這樣對待你。耶穌全然、完美地愛著祂的女兒們。(54頁)

她在序言中寫道:

投入到熱誠而又普通的接待事工中意味著我們要提供必要的時間,與我們思維方式不同的人建立堅固的關係,並在神家中建立牢固的關係。……這意味著我們知道只有僞君子和懦夫才讓言語比他們的關係更強,在社交媒體上偷偷摸摸地引發文化衝突,或在社區中表現得像說教的社交僞君子。(13頁)

奉獻你的……家

熱誠而又普通的接待事工不僅僅是讓我們贏得那些需要聽見福音的觀眾的東西。它是當我們越來越發現我們擁有關於自己家庭生活的見證時,教我們說出來的一項事工:

因爲這僅僅「只是我們」,因爲你選擇了去陪伴那些擁有你房子鑰匙的受傷之人,所以你不能放鬆警惕。你的孩子正學習如何流利、自然地活出並分享福音,也在學習如何在注視的世界面前喜愛福音。(116頁)

這樣的的愉快畫面不僅僅是我們退休後可從事的額外事工。這是神呼召每個基督徒要過的生活方式的圖景——請記住,若沒有犧牲般的將自己的家獻上,我們當中的許多人就永遠不會親歷基督。


譯:沈昀熹;校:鄧梓禾。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Share Your House Key to Win Your Neighbors.

Tilly Dillehay(蒂莉·迪勒海)是賈斯汀的妻子,也是諾拉(Norah)和艾格尼絲(Agnes)的媽媽。
標籤
福音佈道
友誼
接待
愛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