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会事工
各位宣教士,我們必須更專業
書評:馬特·羅茲著《成功無捷徑》
2022-03-08
—— Doug Coleman

如果你問宣教士當今跨文化宣教的最大需要是什麼,大多數人不會說是「更專業」。但對馬特·羅茲這位在北非穆斯林群體中服事的資深宣教士來說,他認爲這是最重要的。在《成功無捷徑:現代宣教概論》(No Shortcut to Success: A Manifesto for Modern Missions)一書中,羅茲認爲,當代宣教的式微很大一部分原因在於宣教士們不夠專業。

這樣說可能很有爭議,特別如果你讀過約翰·派博的那本《弟兄們,我們不是專業人士》(Brothers, We Are Not Professionals),你肯定會對羅茲的觀點感到困惑。派博在談到牧師呼召時認爲,「我們越是渴望專業,我們留下的屬靈死亡就越多」。羅茲是在反對派博,還是在說另一件事情? 

不適當的策略

羅茲提出的問題是,近幾十年來宣教界正在越來越淡化宣教事工的某些要素,而這種淡化的影響力也越來越大。這些要素包括充分的神學培訓、對語言和文化的深入瞭解,以及在語言和表達上善於教導。因此,今天許多宣教士沒有投入必要的時間和資源來獲得這些「技術能力」。有一種新的方法論明確地拒絕神學和能力培養的重要性,這種新的方法論渴望快速獲得成果,同時假設了它知道神會怎樣做工。這種方法論認爲宣教士資質和技能的學習不僅是過去時代不開化的遺產,甚至認爲它是阻礙神大大做工的有害障礙,攔阻了大量新基督徒的產生。

美國亞馬遜網站是這樣介紹這本書的:

時尚的新宣教策略層出不窮,這些策略都向宣教士們不斷做出能夠在短時間內取得巨大成果的承諾。這些策略報告了人們在世界各地歸信基督的爆炸性新聞,但它們的說法往往令人生疑,而且它們幾乎無法確保留下的信徒或教會能夠繼續健康成長。眾教會和宣教士如何解決向未得之民傳福音的迫切需求,而不落入走捷徑的陷阱?

在《成功無捷徑》一書中,作者兼宣教士馬特·羅茲懇請基督徒停止追逐銀彈戰略和短宣旅行,轉而接受神學上更加扎實、歷史上得到過驗證的福音傳講和門徒訓練方法,就像威廉·克理和耶德遜等歷史上的宣教士用過的方法一樣。這些偉大的宣教士並不急於傳福音,他們總是花時間研究聖經、掌握當地語言,並建立長期關係。羅茲解釋說,現代宣教士強調最低限度的培訓和幾分鐘講完福音,可能會導致粗製濫造的福音傳講,最後傷害他們打算幫助的社區。他還警告說,不要低估個人技能和艱苦耕耘的價值,走捷徑就是在「避開主的道路」。作者主張以實用的、符合聖經的步驟裝備信徒,以積極主動地接觸未得之民。

十架路(CROSSWAY)出版,272頁。

羅茲針對的正是那些以推動運動爲目的的宣教方法論。例如大衛·加里森(David Garrison)推廣的教會植堂運動(CPM)、大衛·沃森(David Watson)的門徒倍增運動(DMM),以及史蒂夫·史密斯(Steve Smith)和英凱(Ying Kai)的生命工程運動(T4T)。我不能說我有什麼客觀證據,但我自己的經驗表明,羅茲正確地找到了問題的來源,並很好地評估了它們在宣教界的影響。我的全職宣教生涯開始於1998年,正值CPM浪潮興起之時。我在海外宣教工場服事了20多年後抬頭四顧,發現以運動爲目的的宣教方法論已經在很多圈子裡沒有人能質疑了。

《成功無捷徑》的第一部分與這些以運動爲目的的宣教方法論有很多互動。羅茲並沒有簡單地否定這些事工,他對他們專注於廣泛的福音宣講、推動歸納式查經,以及接觸整個社區而不是從家庭和個人關係中尋找福音對象的努力表示讚賞。

然後,羅茲基於聖經批評了這些方法論中突出又令人擔憂的內容:對數字的迷戀、對短期出成果的不健康強調、最小化受過神學訓練的教師能發揮的作用或乾脆否定神學訓練的重要性,把尋找「和睦之子」作爲傳福音的前提、在門訓中強調全方位服從,以及把新信徒甚至未信者置於屬靈領袖地位。雖然羅茲直接說出了資料來源,並明確指出了問題,但他並沒有妖魔化批評的對象。

捍衛專業精神

找出問題和批評錯誤是一回事,提出解決方案是另一回事,但羅茲並沒有讓人失望。《成功無捷徑》的大部分內容是對宣教要「專業」的積極、符合聖經的期待和辯護,他主張宣教士要投入時間和資源,以獲得良好完成宣教任務所需的知識和技能。雖然宣教士應該關心人道需求,但我們的主要身份是基督的使者(林後5:20)。作爲大使,我們的主要使命是傳達,特別是傳達福音信息及其應用。我們的傳達應該是清晰、可信和勇敢的。

這意味著很多東西,特別意味著我們需要致力於深入瞭解宣教工場的語言和文化。如果我們不能定義我們所宣揚的耶穌和祂爲之而死的罪人所面對的基本問題,或解釋爲什麼罪需要基督爲之死,那麼簡單地用語言表達「耶穌爲罪人而死」這句話是無濟於事的。而一旦福音信息得到了明確傳揚並被接受,問題就不會停止。我該怎麼處理我的多個妻子?如果我的家人把我趕出家門怎麼辦?如果上帝只有一位,我們爲什麼要敬拜聖父、聖子和聖靈?每一個問題下面都有深刻的世界觀假設,需要花時間和精力去深入掌握。

如果你認爲宣教士投身於語言和文化學習是應該的,羅茲根據現實情況提供了否定的答案:「太多的宣教士從來沒有付出努力去達到高水平地流利使用當地語言,因爲他們錯誤地認爲神會超越語言使用他們。他們聽過太多這樣的故事:宣教士A出現在未得之民B的身邊,而且雖然語言不通,神仍然使用A令B得救了。神是奇妙的!」(150-51頁)

神當然是奇妙的,但我們不應當依賴神蹟,更不能因爲神會奇妙做工而排除常規的方法,包括努力、付出、有紀律地學習當地語言和文化。

和羅茲一樣,我也聽到了這個理由和其他不投資於更多「常規手段」的理由。例如,當宣教任務如此緊迫時,我們不應該花時間在語言和文化學習上,而且我們可以與目標受眾中的英語使用者一起工作。外國宣教士不應該教導未信者或基督徒聖經;我們應該只是讓他們接觸聖經,讓聖靈成爲他們的老師。當這麼多人還沒有聽到福音的時候,我們爲什麼要花時間去教當地教會領袖釋經學或歷史神學之類的東西呢?

需要改變

羅茲提出的改變建議其核心是他在第八章中描述的十個里程碑。雖然聖經並沒有明確要求這些里程碑,但根據聖經對宣教任務的定義,每個里程碑都是必要的。例如,宣教士應該獲得足夠的神學和教牧技能方面的實踐培訓,在語言和文化學習方面投入大量時間,清晰而廣泛地傳播福音,能夠開展門訓,知道如何建立健康的教會,並訓練當地屬靈領袖。

這些里程碑的驚人之處在於,它們在前幾代宣教士當中毫無爭議。它們是威廉·克理、耶德遜、戴德生等宣教士先驅者所追求的道路。更重要的是,它們源自對聖經平衡教導的優先事項的深刻理解。

《成功無捷徑》反覆鼓勵我們正確理解和欣賞上帝如何利用這些常規手段來完成祂的宣教。那麼,羅茲是否忽視或低估了聖靈?我認爲沒有。但最後一章確實對那些期望上帝主要以引人注目的神奇方式工作這一超自然期待提供了有益的糾正。

相反,羅茲認爲,我們應該把精力花在期望上帝主要通過我們常規的關係和能力來做工的策略上,這些能力同樣也是聖靈賦予的,一方面以禱告爲基礎,另一方面也通過持續、有紀律的努力獲得和培養。這對所有基督徒都是一個重要的真理,無論他們的職業或位置如何。

弟兄們,我們必須更專業

雖然我可以想到各種不同意見或批評,但這些不同意見或批評相對不太站得住腳。我強烈鼓勵同爲宣教士的基督徒仔細閱讀《成功無捷徑》這本書。這是一個必要的呼籲,要回到基於聖經的方式。但這不是一本只適合宣教士、未來的宣教士或宣教領袖的書,它也會令參與差派和支持宣教士的教會和教會領袖受益。

羅茲並不是不同意派博的觀點。派博哀嘆的「職業化」是對教育、技能和行業標準的強調,而這些都是在一個人不信耶穌的情況下也能獲得的。羅茲所讚揚的專業化是獲得知識和技能,這是宣教士爲做好工作所必備的,但同時也需要認識到成功最終取決於上帝。

和羅茲一樣,我做宣教士的時間很長,我看著一些流行的東西來了又走。我渴望有一天,這種想要獲得快速成功的業餘宣教能夠消失。弟兄姊妹們,我們必須更專業。正如羅茲所言,在跨文化宣教方面,光有一顆熾熱的心和一本聖經是不夠的。


譯:DeepL;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Missionaries, We Must Be Professionals.

Doug Coleman(道格·寇爾曼)在穆斯林中從事宣教工作長達二十年之久。
標籤
宣教
宣教士
專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