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備的基督》書摘20條
2018-10-20
| Ivan Mesa

當我在閱讀辛克萊·傅格森所寫的新書《全備的基督》(The Whole Christ: Legalism, Antinomianism, and Gospel Assurance—Why the Marrow Controversy Still MattersCrossway, 2016,由凱勒作)時,下面20條書摘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這本書在我傾向於律法主義和反律主義的時候都餵養了我的靈魂,因爲福音是對律法主義和反律主義的反動。是的,一本關於十八世紀蘇格蘭神學家們關於律法和恩典爭議的書今天仍然可以幫助我們。

福音的福益(稱義、和好、救贖、得兒女名分)是在基督裡的。它們不脫離祂存在。只有在祂裡面,它們才是我們的。(44)

論牧師和講道

知道如何「從舊約傳講基督」,或明白聖經神學,或看到救贖歷史的發展,或明白如何從聖經任何一部分去到基督那裡,這並不必然導致實際傳講耶穌基督祂自己。看基督解釋了嵌入舊約聖經的一系列線索,這與傳講耶穌祂自己取了我們的肉身,承擔我們的罪,代替我們而死,復活使我們稱義並不實際上是一樣。傳講基督的一種講道模式,這並不等同於基督祂自己,我們絕不可把釋經原則與基督祂自己混淆起來。前者並沒有爲我們死在十字架上,後者卻爲我們在十字架上死了。 (49 n. 23)

牧師需要自己被神無條件的恩典征服。他們需要把一種爲自己辯護的法利賽人精神和條件主義殘餘從自己身上清除出去。他們需要像救主一樣面對壓傷的蘆葦,不將它折斷,面對將殘的燈火,不將它吹滅。說到底,敬虔的牧師豈不就像神一樣,有充滿恩典的心嗎?這樣的牧師看到神把浪子帶回家,就跑過去擁抱他們,因著他們被帶回家就喜極而泣,與他們親嘴,不問問題,不要求他們滿足資格或條件。 (73)

論律法主義

律法主義很簡單,就是把神的律法和神祂自己分隔開來。 (83)

律法主義的核心,就是人心扭曲神的恩惠與施恩惠的神。 (88)

人常說一個人可能有一個律法主義的頭腦和一個律法主義的內心。但同樣太過可能的,就是人有一個福音的頭腦,卻有一個律法主義的內心。 (94)

律法主義幾乎與伊甸園本身一樣歷史悠久。本質上它是一切削弱、扭曲神的大愛和神完全無條件恩典的教導。然後這教導扭曲神在祂律法之內啓示的祂的恩典,未能看到律法按其在救贖歷史當中本有的處境,是向人表明一位滿有恩惠的父。這就是律法主義的性質。確實,我們可以說,這些是律法主義各樣的性質。 (95)

我們當傳講基督完全的位格和工作,然後信心就直接緊緊抓住在祂裡面神的憐憫,這樣悔改的生命就開始,這悔改的生命就成爲信心的果子。 (101)

說到底,我們不能按時間先後把相信和悔改分開。真基督徒是帶著悔改的心相信,是帶著信心悔改。出於這原因,新約聖經表明這兩種層面時,這兩個說法都使用,它們出現的順序各異。但按性質的次序,就福音內在的邏輯和福音「文法」發揮作用的方式而言,人絕不能說悔改先於相信。離開了相信這處境,悔改就不能發生。 (104)

相信總是悔改,悔改若是真實,就總是相信。 (104 n. 17)

恩典按定義,是排除了一切限制。因此恩典消滅了一切誇口,它讓誇口窒息,在我們任何一切關於自己有所貢獻的討價還價開始之前,就已經讓這一切啞口無言。按定義,我們不能在任何方面、以任何方式、通過任何行動「限制」恩典。因此拆毀律法主義的,是對神恩典的認識,就是說,認識神祂自己。恩典凸顯了律法主義的破產,表明律法主義不僅無用,還是毫無意義,恩典扼殺律法主義的生命氣息。 (110)

論反律主義

雖然在一種意義上,反律主義是與律法主義「相反」的一種錯誤,但在另外一種意義上,它是與律法主義「同等」的錯誤,因它與律法主義一樣,都是將神的律法與神祂自己和祂的品格分隔開來(從舊約到新約,神祂自己和祂的品格是不變的)。反律主義未能認識到,那定我們罪的律法,是神起初賜下,爲要教導我們如何不犯罪。 (141)

對律法主義最深入的回應,並不是「你不是在律法之下」,而是「你是在藐視福音,未能明白神的恩典如何在福音當中發揮效力!」因著你因信與基督聯合,你在律法之下就不被定罪,但這同一個因信聯合帶來的結果,就是律法的要求通過聖靈在你身上得到滿足。你真正的問題並不在於你不明白律法,而是在於你不明白福音。因保羅說我們是「因律法與基督成爲姻親」。我們與律法的關係不是一種赤裸裸的律法關係,冷冰冰沒有人性。不是的,我們遵守律法,這是我們與我們新的丈夫耶穌基督結婚的結果。(153–154)

反律主義和律法主義其實並不是如此完全相反,因它們兩樣都是與恩典對立。因此聖經從來沒有把一樣當作解決另一樣的藥方。而解決這兩樣問題的藥方,都是恩典,神在基督裡,在我們與基督聯合當中的恩典。 (156)

律法主義只有一種真正的解決之道,就是與福音爲反律主義開的同樣藥方:認識與耶穌基督祂自己的聯合,嚐到這聯合的滋味。(157)

反律主義可能隱藏在教義和神學術語當中,但它既暴露,也掩蓋了人內心對絕對當向神盡的義務或本分一屑不顧。因此在教義方面進行解釋,這只是這場爭戰的一部分。我們面對的,是某樣更難以捉摸的事情,是一個人的精神,一種直覺,一種有罪的性情趨向,一種微妙的將本分和喜樂分開的做法。這要求努力、愛心的教牧關懷,特別忠心、強調與基督聯合、完全地解開神的道,好讓福音可以融化我們心裡頑固的律法主義精神。 (161)

神的陳述帶出神的命令。這是聖經基本的文法。在這種意義上,恩典總是生出義務、本分和律法。(168)

誡命就像火車鐵軌,聖靈澆灌把神的愛澆灌在人心裡,這給人的生命加力,讓這生命在鐵軌上運行。愛給火車頭加力,律法指引方向。愛和律法互相依存。愛能脫離律法運行,這種觀念是是虛構的想像。它不僅是一種糟糕的神學,也是一種糟糕的心理學。它需要從律法藉用眼睛才能讓愛看得見……舊約信徒和救主都沒有把神的律法與滿有恩惠的祂自己割裂開來。凡父命令耶穌做的,祂都去做,這並不是律法主義。我們這樣做,也不是律法主義。 (168–169, 173)

論確據

得救確據是相信基督結出的果子。基督能,實際上確實拯救凡因著信到祂這裡來的人。因信心就是信靠基督能施行拯救,因此有一種相信和確據是如萌芽一般存在於信心當中。因此信心的作爲本身就包含有確據的種子。確實,信心起初的作爲,就是一種關乎基督的確據。 (197)

當信心如此這般把握住我們最終和完全稱義這現實,此時基督祂自己就顯爲大。這就是享有得救確據的關鍵,這完全是因爲確據是我們確信祂是一位偉大的救主,祂是我們的救主。因此在福音確據中,基督處於中心地位;確實基督是一切。 (200)


譯/校:古舊福音

Ivan Mesa(伊凡·梅森)是美南浸信會神學院的神學碩士,擔任福音聯盟的圖書編輯,負責收集和編輯書籍,監察長篇文章和評論,並幫助管理社交媒體。他和妻子薩拉住在肯塔基州的路易斯維爾。
標籤
聖經神學
神學
恩典
律法
書摘
改革宗
古舊福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