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宗
爲什麼我改變了對嬰兒施洗的立場?
2020-05-26
| Sean Michael Lucas
盧卡斯(Lucas)認定新約中神做工的模式是與家庭打交道,並給予這些家庭洗禮的記號。
爲什麼我改變了對嬰兒洗禮的立場?
2020-04-22
| Liam Goligher
聖約兒女與世界分別,並從小認識神,那麼是什麼將他們和這世界有分別?難道不是他們的洗禮嗎?
清教徒——優秀的新教徒還是偏執的道德主義者?
2020-01-21
| Thomas Kidd
本文是托馬斯·基德爲邁克·溫斯普所著新書《熱烈的新教徒:英格蘭和美國清教主義歷史》(Hot Prostestants: A History of Puritanism in England and America)寫的評論。
《改革宗倫理學》:一本重見天日的巴文克手稿
2019-09-18
| Brian Mattson
被重新發現的巴文克倫理學手稿是一座無價的寶庫
第三千禧年事工:非同尋常的神學院
2019-09-05
| Sarah Eekhoff Zylstra
本文講述皮洛與柏瑞特在二十年前如何開始一個免費的歸正神學院的故事。
無論蘇聯對西伯利亞的計劃是什麼,神的意思都是好的
2019-08-31
| Sarah Eekhoff Zylstra
教會在俄羅斯的近100年歷史,見證了上帝的護理。
《加爾文主義者》:透過一部紀錄片回顧改革宗復興運動
2019-03-18
| Brett McCracken
2017年是宗教改革五百週年,改革宗復興運動一如既往地依然活躍。這部新的紀錄片就其原因進行了探討。
觀點爭鳴:爲什麼有加爾文主義浸信會,卻沒有路德宗浸信會?
2019-01-11
| Joe Carter
在浸信會裡有加爾文主義浸信會、或者有一個加爾文主義者,這意味著什麼?爲什麼沒有「路德宗浸信會」?來自宗教改革不同傳統的幾位福音派人士最近就這些問題展開辯論。
律法與福音
2018-12-25
| John M. Frame
神的主權與我們的責任
2018-12-13
| Derek Thomas
沒有神的旨意就沒有事情會發生,在任何事發生以前神就定意其發生,而事情就照著神所定意的方式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