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養臨終病人的七個建議
2019-11-09
| Phil A. Newton

我在寫如何牧養教會中晚期病人的文章,與此同時,我正接受著其實是不可治癒的非霍奇金氏淋巴瘤治療。我逐漸接受這樣的一個事實:除非神超自然地干預,否則我的壽命可能比我以前預期的要短上幾十年。

毫無疑問,我正在從一個嶄新的角度看待絕症:它是一份從神而來的禮物,塑造我服侍臨終病人的想法。

坦白說,不管是去家裡還是醫院裡探望臨終的病人,都會讓人感覺不太舒服。我們可能會說錯話,也會擔心自己看見朋友身體嚴重衰弱時,會有過分悲傷的反應;又或者我們可能因怕無法回答家屬的提問而感到焦慮。這些都是合理的恐懼,然而這些恐懼卻不足以讓我們不去服侍那些比以往任何時間都更需要福音的人群。

這一奉基督之名、倚靠聖靈幫助、軟弱而出於憐憫的服侍有其獨特之處足以消彌這種恐懼。主呼召長老們牧養祂的羊群,這顯然包括了那些瀕臨死亡的弟兄姊妹。我們究竟該如何牧養那些罹患絕症的教會成員呢?

下面是牧養和關懷臨終病人的七個建議。

第一,以你希望被牧養的方式牧養他們

當我和妻子走在我正接受治療的安德森癌症中心長廊時,我評論說:「這裡有這麼多晚期病人。」她提醒我說:「我們全都是。」活到80或90歲或許看起來很長壽,但與永恆相比它只是一抹微塵。當我們嘗試服侍那些可能比我們更接近死亡的人時,讓我們記得,自己的生命也是有限的。設身處地,我們會希望怎樣被牧養? 

你會想要一個有憐憫之心、嘗試走進你所處極度痛苦中的人,而不是一個僅僅把你視爲待處理清單中另一項任務的人。身患絕症的人需要的是一個對未來抱持現實態度的同伴,而不是一個不斷重複著說「一切都會好起來」的好心人。是的,當我們再見主耶穌的時候,一切都會好起來,但卻不是現在。讓我們和這些受苦的聖徒,一起面對現實。

第二,以憐恤、眼神接觸、溫柔和觸摸來牧養他們

絕症可以給病者帶來幾乎非人的感受。長期生活的方式突然改變了。現在,他們終日與靜脈注射、嗶嗶作響的醫療機器,還有床邊的監護儀爲伴,失去行動力、驗血員頻密造訪、醫護人員來來往往、身體和精神漸漸衰殘、呼吸短促、費力地做日常活動、食慾減退或消失、腎臟開始衰竭,乃至皮膚也變色。 

在這樣的時刻,他們需要什麼?

他們需要你的專注,觸摸和善解人意。儘管四周可能是些不堪入目的東西和刺鼻的氣味,但是在那裡,你卻要以愛和憐憫來服侍人。

多年前,我收到一個電話,說一名成員即將死亡。當我開車到達她家時,她正躺在醫療床上,接受臨終關懷護理。當時的情景和氣味足以讓我覺得反胃,但神賜予我留下來的能力,讓我服侍這位親愛的女士和她的丈夫,直至她最後呼吸停止。我需要克服自己噁心的感覺,意識到如果在那丈夫最需要我在靈性和肉體上幫助他的時刻,我若只作短暫的逗留是何等地以自我爲中心。

在這樣的情況下,你要做什麼? 你需要有專注的眼神接觸。說話和祈禱時,握著他們一隻手。溫柔地說話。尋找服侍的方法。把他們視爲很快就會面見耶穌的受苦聖徒。

第三,以福音真理牧養他們

談論基督總是恰當的。讀福音書部分經文可以爲疲憊的靈魂帶來平安(例如約翰福音5、6、10、11章)。我們能從福音書中耶穌所顯示的信實和充足,得著極大的安慰(提摩太後書1:8-12,提多書2:11-14)。

所以,要談論基督做過的事情(約翰福音19章),默想祂大能的工作(希伯來書10章)、勝過死亡的能力(羅馬書3章),還有從死裡復活的勝利(哥林多前書15章)。

要談論耶穌如何已經成就了所有事情,沒有任何可再加添的內容(加拉太書2章);思想祂的信實將支撐我們直到最後(羅馬書8章)。 如果福音沒有安慰的能力,那麼再也沒有別的地方,可以讓人找到真實的安慰。要仰賴基督的充足幫助受苦的聖徒走過最後的幾步,進入救主的懷抱中。

第四,引導他們著眼永恆,將希望放在基督身上

在此,我們需要將根基建立在每週對神話語的默想和教導中。聖經中有很多關乎永恆的記載,我們這一代人慣於考慮自己的生活方式遠多於思索生命的短暫和永恆的榮耀。  

如果我們曾經讀一段又一段幫助思考死亡和永恆的經文,那麼我們與快要離世聖徒床邊的對話,也會回到那些篇章上。我們讀出那些經文、提供簡短的分享,甚至可以分享一些這個弟兄或姐妹曾聽過的講道摘錄,分享前面將有的喜樂,並幫助他們思想將親眼看到基督榮耀的驚人現實。如果你自己對見到基督並與他一起度過永恆不感到興奮的話,很顯然你談論永恆時也將毫不熱切。 

第五,幫助他們確認自己得蒙救贖

當人的身體和心靈在面對死亡時變得軟弱,當壽命縮短到只剩幾天時,要預計仇敵會猛烈地攻擊。撒但似乎永遠不會放棄,它要讓信徒失去基督裡的喜樂,從中得著殘忍的樂趣。所以要和臨終的聖徒談及神對於救贖的保證。和他一同愉快地閱讀羅馬書8章和約翰福音10章——紀格睿的新書《確信:發現恩典,釋放罪咎,在救恩中得安息》(Assured: Discover Grace, Let Go of Guilt, and Rest in Your Salvation)是很有效的藥方。

在單單倚靠基督這件事情上,溫和地提問、解釋,幫助他們看到耶穌是信實的,必要保守屬祂的人直到永遠,沒有任何人事物可以讓我們與祂的愛分離。  

第六,讓他們因在神的手中而歡喜快樂

讀啓示錄第5章一遍又一遍地幫助到我。在那裡,約翰描繪耶穌在我們生命每個細節上都有著統管的權柄——包括我們的受苦和死亡。當約翰說羔羊前來,「從坐在寶座上那一位的右手中拿了書卷」時(啓示錄5:7),他是在向受苦的聖徒保證,他們不會白白地受苦。一切都在按計劃進行,爲要顯示神的良善和恩典。  

羅馬書8:28-39詳述了儘管環境黑暗,神仍在幫助我們的方式。認識祂對子民的愛,能讓那些需要被提醒滿有慈愛的主仍舊坐在寶座上的弟兄或姊妹得到安慰。 

第七,以充滿經文的禱告、好的詩歌,還有得勝聖徒的故事牧養他們

禱告必須永遠成爲你服侍末期病患的一部分。讓你的禱告反映你如何應用曾經研讀過的經文。你要幫助這個正在艱難中的聖徒,想像到神對祂所應許的,是如何地信實。將他們包括在你的主日牧禱中,讓全會眾能在這個關鍵時刻加入代求。讓他們知道,雖然他們會軟弱,禱告會有困難,但肢體們正與他們一同禱告。他們的軟弱有聖靈正在幫助(羅馬書8:26-27)。

在床邊唱出或讀出詩歌,可以提供特別的安慰。 唱《主必保守我》、《我心靈,得安寧》、《堅固保障》、《怎能如此》、《十架大能》、《惟有基督》或其他美好的詩歌,和幾個弟兄姊妹一同爲病床上的那位弟兄或姊妹唱詩。  

你還可以藉助約翰·班揚的《天路歷程》去講述如何跨進榮耀的永恆中。讀一些清教徒從他們各自角度描繪榮耀永恆的文字。講述亨利·馬丁(Henry Martyn)、李愛銳(Eric Liddell)、戴維·佈雷納德(David Brainerd)、羅伯特·麥琴(Robert Murray M』Cheyne)、司布真或任何面對死亡的信徒曾有的故事。  

幫助他們跨越死亡

我和妻子曾探望一位隔天要面臨重大心臟手術的,我們之中最年長的姊妹。當時我們並不知道第二天早上,就在手術當中她將要面對面看到她心愛的救主。那天我們談到主耶穌,談到祂的信實、擺在前頭的永恆、在基督裡有盼望的喜樂、天國的美麗,以及因認識耶穌而找到的、最深切的滿足。 

她即將到達終點,我們那時卻不知道。

然而,當時的對話、所討論的經文,對近來講道信息的思想和共同禱告都使她充滿喜樂。幾個小時後,她就更清晰地看到、更深刻地感受到、更欣喜地聽到,比我們曾一起談論和禱告過的更悅目和悅耳的景象和聲音。

我們對臨終病患的服事,延伸並充分地讓人們瞭解和應用每週講臺上所講論的。就讓我們永不害怕待在面臨死亡的人身邊,以幫助他們跨越到生命的另一邊。


譯:Casper;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7 Ways to Shepherd the Terminally Ill

Phil A. Newton(費爾·牛頓)在浸信會東南神學院獲得博士學位;1987年在田納西州孟菲斯市建立了南林浸信會(South Woods Baptist Church),並擔任主任牧師一職。他和他的妻子凱倫,有5個兒女以及6個孫輩。費爾著有一些書,包括:《訓導教會:牧師和會眾如何建立領袖》,與布萊恩·克羅夫特同著《舉行以福音爲中心的葬禮》,與馬太·舒馬克同著作《教會生活中的長老》,與以及與羅傑·杜克和德魯·哈里斯合著的《爲神冒險:約翰·班揚著作中的敬虔》。他還是東南神學院裝備中心的客座教授。
標籤
福音
苦難
生命
牧養
臨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