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与时事
八個關於墮胎權的迷思
2022-07-13
—— Josh Howerton

在最高法院最近決定推翻羅伊訴韋德案(Roe v. Wade)後,支持女性選擇權的美國人感到不安。當基督徒爲著爲未出生生命伸張正義獲得成功而歡欣鼓舞時,我們的許多非基督徒鄰舍卻將這一決定視爲生存威脅。這種焦慮因此轉化爲對宗教團體的攻擊,將他們所理解的虛僞和政治悲劇歸咎於教會。他們爲什麼如此害怕?我們能做些什麼來幫助我們的朋友、家人和同事理解爲什麼信靠基督的人會爲他們所哀嘆的事情感到喜樂?

帶著愛心,我們要說誠實話並且破除虛構的迷思。下面是關於美國墮胎權爭議的八個迷思,以及如何用證據來回應這些迷思。

迷思一:基督徒不是想要保護生命,只是想要主張生育。

許多人質疑基督徒所提出的保護生命概念,堅持認爲他們只是主張生育。孩子離開子宮之後,基督徒有沒有繼續關懷和跟進那些受到傷害和邊緣化的女性呢?

數據告訴我們,「基督徒絕對這樣做了」。除了在幾乎每一個城市都建立了危機孕婦關懷中心(crisis pregnancy center)之外,基督徒收養嬰兒的人數是全國平均水平的兩倍多,而且對窮人的慷慨程度也是普通公民的數倍之多。

迷思二:反墮胎的都是男性。

是父權主義推翻了羅伊訴韋德案嗎?怎麼能允許沒有子宮的男人代表女性做出這樣的重大決定?讓我們看看這些數字。

下面的圖表顯示,女性比男性更有可能反對墮胎。這一數據並不是最近的,而是持續一段時間的。詳情請閱讀衛報(Guardian)於2014年發表的一篇文章:《爲什麼女性更反對墮胎?》("Why Are Women More Opposed to Abortion?")

迷思三:我的身體,我的選擇。

「我的身體,我的選擇」("My body, my choice")是主張墮胎權的集結號,甚至進入了一部皮克斯電影。墮胎權的倡導者會讓我們相信,胎兒就像女人的腳趾甲一樣。坦率地說,這種觀點違背了科學告訴我們的關於胎兒發育和身份的知識。

一個未出生的孩子有自己獨特的DNA,指紋,心跳,思想,情感,以及疼痛和快樂。科學證實,這樣的孩子不是另一個人身體的一部分——胎兒有自己獨特的身體和人格。

迷思四:大多數墮胎都有正當理由。

善意的支持墮胎權的倡導者認爲發生在美國的大多數墮胎歸結爲可怕的情況:強姦、亂倫、貧窮、嚴重的身體或精神缺陷等等。但是,對墮胎統計數據的分析表明,情況並非如此。以佛羅里達州爲例,該州是唯一一個系統地統計了每一次墮胎原因的州。這些數字顯示了什麼?在2020年的所有墮胎中,有近75%的人沒有任何特殊原因。我們有理由相信佛羅里達州的數字不是一個異類,而是整個國家的典範。

迷思五:推翻羅伊訴韋德案會使數百萬女性處於危險之中。

在後羅伊時代,支持選擇權的美國人最擔心的事情之一是懷孕女性會面臨所謂的危險。許多人假設,遭遇宮外孕、敗血症子宮和流產的女性將無法得到她們所需的護理,從而使她們的生命處於危險之中。

事實是:即使在對墮胎有強烈限制的州,州法也授權進行任何必要的程序來保護母親的生命。沒有理由相信這一點在多布斯案(Dobbs)之後會發生變化。反墮胎人士和主張墮胎權的人士一樣關心母親的生命安全。

誤解六:反墮胎情緒代表白人至上主義。

有些人認爲,推翻羅伊訴韋德案是一種更大疾病的症狀:白人至上主義。畢竟,計劃外懷孕的經濟負擔往往對少數民族社區產生不成比例的影響。白人中產階級和上層階級公民站在優勢地位說教,這不是太容易了嗎?

事實上,反墮胎人士來自非常多元的種族和社會經濟背景。可悲的事實是,自1976年以來,遭到謀殺的有色人種胎兒比任何其他人口部分都多。另外,請記住,支持墮胎權運動其實也沒有擺脫與種族主義意識形態的聯繫。計劃生育的創始人瑪格麗特·桑格(Margaret Sanger)對有色人種所使用的言辭應該讓你感到噁心。

迷思七:大多數美國人支持墮胎權。

最高法院以6比3的比例裁決了支持推翻羅伊訴韋德案,但如果把這個決定交給民眾投票,會不會得到大多數人的明確同意?支持墮胎權一般被認爲是美國的多數意見,多布斯案上的決定不是顛覆了一個民有、民治的政治制度嗎?

簡而言之,不是。大約有71%的美國人贊成對女性選擇權進行一些限制。下面的圖表顯示,反墮胎的公民和支持墮胎權的公民比例上相當接近。只有極少數人認爲墮胎在任何情況下都應該合法、不需要沒有例外,極少數人認爲墮胎應該始終是非法的,不應該有例外。全國其他地區則處於中間位置。我們還遠未達成共識。除此之外,大多數人對女性選擇權受到某種程度的限制感到滿意。

迷思八:禁止墮胎不會降低墮胎率。

禁止墮胎有用嗎?無法獲得安全、合法的墮胎,難道不會促使母親們尋找其他方式來終止妊娠嗎?這個論點很務實:禁止墮胎不會減少墮胎。但反墮胎立場並不是簡單的實用主義,從根本上說,這是一個道德問題。這就好像《解放黑奴宣言》並不是一個失敗,即便它沒有有效地結束所有州的奴隸制。墮胎是一種道德上的邪惡,就像奴隸制是一種道德上的邪惡一樣。任何減少墮胎機會的法律都應該受到歡迎。

此外,有證據表明,隨著州一級禁令的出臺,墮胎率直線下降。

誠實的問題需要誠實的回答

在一個超黨派的時代,不是每個問題都是誠實的問題。這些辯論中所涉及的屬靈爭戰也不能過分誇大。但是鄰里之愛需要用真理來揭露錯誤的假設和主張。

讓我們帶著同樣的恩典和真理,致力於謙卑地糾正我們的鄰舍所相信的迷思——爲了他們的良知和我們土地上未出生嬰兒的生命。


譯:DeepL;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Debunk 8 Abortion Myths.

Josh Howerton(喬識·豪爾頓)是萊克坡因特教會(Lakepointe Church)的主任牧師,該教會位於德克薩斯州達拉斯地區。
標籤
生命
墮胎
反墮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