墮胎
克拉倫斯·托馬斯法官就優生和墮胎問題給美國人上了一課
2019-11-21
| Joe Carter
根據最高法院最近的意見,克拉倫斯·托馬斯(Clarence Thomas)法官指出了優生和墮胎之間存在有關係。
三個方法幫助反墮胎運動終結墮胎問題
2019-08-06
| Scott Klusendorf
史考特·克魯辛多夫提出捍衛生命運動可以做三件事,終結墮胎。
爲什麼我祈求不再有「人類生命神聖主日」
2019-08-06
| Russell Moore
我們永遠需要聖誕節。 我們永遠需要復活節。 但祈求有一天,我們不再需要生命神聖主日。 
大多考慮墮胎的女性並非想要殺人,而是因爲害怕
2019-05-27
| Maria Baer
如果我們假定一位正考慮墮胎、或已經墮過胎的女性,等同於是一位典型的女權主義激進分子,我們便不能給她應有的關愛,或者不能有效地鼓勵她選擇生命。
親生命運動需要更多的威伯福斯
2019-03-26
| Gracy Olmstead
格蘭特·奧姆斯特德展示威廉·威伯福斯(William Wilberforce)的正直品格如何幫助了廢奴主義者的事業,親生命運動的領導者也需要這些品質。
產前篩查的希望和心痛
2019-02-11
| Kathryn Butler
面對產前篩查的利弊,基督徒父母該如何考慮這一問題呢?
最新引發爭議的藝術品其實是令人震撼的反墮胎宣傳品
2019-01-17
| Joe Carter
一系列關於胎兒從受孕到出生的雕塑,幫助我們從普遍恩典的角度,更深地認識生命(尤其是胎兒)的意義。
尋求墮胎之後的赦免與自由
2019-01-16
| Randy Alcorn
想要消除罪惡感卻不處理罪的原因,是徒勞無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