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擋「追求舒適」這一偶像的八種方式
2018-11-08
| Brett McCracken

「追求舒適」是今日基督教最爲嚴重的偶像之一,也是最隱祕、最狡猾的偶像。

「追求舒適」這一偶像傳播甚廣,尤其在物質豐裕的西方世界,它是消費主義時代的產物——消費主義統領一切,包括屬靈的事務——這表現在表現型的個人主義,自我實現和自我提升成爲唯一追求。在此背景下,人們追求智慧、美好、成爲「更好的自己」,並且製造出諸多爲個人獨特的屬靈途徑錦上添花的東西,譬如聽播客、閱讀勵志書籍、果汁排毒、瑜伽、徒步旅行、九型人格、喬丹·皮特森言論等等,去教會只是諸多方式之一。

因爲傳播甚廣且甚爲隱祕,我們常常低估消費主義的殺傷力。但是它把基督信仰變爲一個產品,類似於智能手機上的一個應用:只要用戶覺得合適,可以根據其需要或便利性,選擇進入或跳出該應用。如果用戶在任何方面覺得它令人不適或是代價過高,這個「應用」就會被輕而易舉地刪除。

但是,一個只有在我們覺得適合我們,令人感覺舒適,又完全符合我們的主張的時候才願意接近的基督教,並不是真正的基督教。真正跟隨主耶穌意味著要翻轉世俗世界對於舒適的定義。這意味著把眼光從聚焦作爲消費者的自我,轉爲聚焦我們配得一切的上帝;從向內的,自我幫助,轉向向外的,幫助他人。健康的基督徒要時刻警惕不知不覺中滑向舒適的基督教。

去年我寫過一篇文章是關於八種提示你的基督信仰生活過於舒適的信號。如果這篇文章所描述的情形符合我們,我們應該怎樣面對這個問題呢?一個好的起點是辨識它,爲之悔改,禱告求從偶像的試探中得勝。另一個根本性的舉措是簡單的委身於一個本地教會,明白一個健康的教會應該令我們感到不舒服。除此之外,我們還能做什麼呢?

這裡還有八種方式供規律參加聚會的基督徒主動出擊,或是防禦性地避免基督信仰生活中的舒適偶像。

第一,不要將你對教會的偏好提升爲黃金標準。

愛你的教會是件好事。但是將其偶像化就不對了。有時,對自己教會的健康的讚賞可能會變成一種不健康的自我孤立的傾向,從而排斥別的基督徒,或是別的教會傳統,僅僅因爲他們和我們教會做事情的方式不同。

如果你發現坐在另一個教會完成主日崇拜簡直難以忍受,因爲「那不是我們教會的方式」,這就表明出了問題。當我們將一切陌生的事物非法化時,也就意味著我們已將熟悉帶來的舒適偶像化了。 基督徒和地方教會都應該挑戰自己永遠不要去假設自己已經達到了治理教會的唯一、真正的黃金準則。

第二,和你「圈子」之外的人同工,並且向他們學習。

爲了避免「我們是黃金準則」這一試探,信徒及教會可以尋求向不屬於自己「圈子」的其他信徒學習。或許一個白人牧師可以參加一次西班牙語牧師的會議,一個五旬宗的成員可以拜訪一家英國國教教會,或者一個二十二歲的信徒可以拜訪一間滿是七十多歲的信徒的教會(反之亦然)。

或許我們可以和社區中的移民教會合作,服侍他們,同時也向他們學習。或許我們在訂閱播客和博客的時候,可以選擇更多樣化的渠道,迫使自己聆聽一些會挑戰我們的觀點的聲音。這類事情會幫助我們跳出自我封閉的氣泡,辨識出在哪些方面我們混淆了文化身份和信徒身份。

第三,不要以「我從中獲取了什麼」這一標準來評價教會。

挑戰消費主義基督教以及「追求舒適」的一個簡單策略就是停止以「我從中獲取了什麼」這一標準來評價主日崇拜。因爲這一標準會推動消費主義的傾向,並且把教會降低爲以自我生命擴張爲目的的「拿來主義」。

反之,當你週日早上離開教會的時候,問自己,「我今天做了什麼貢獻?我怎樣修正了基督的身體?」或者問那些根本就不含任何第一人稱代詞的問題,「神怎樣得了榮耀?在今天的聚會中,神的哪些屬性被彰顯?「你對教會的評估應該以上帝爲中心,而不是以自我爲中心。

第四,學習在任意一種音樂風格中敬拜。

我們對敬拜音樂風格的強烈偏好提供了一個絕好的機會,來挑戰我們的舒適偶像。當你不喜歡某首敬拜歌曲或是某種音樂風格時,與其交叉雙臂以示抗議,又心不在焉地唱著,不如全心全意地敬拜,即使你討厭這個音樂。試試吧,這會帶來釋放。

牧師們和敬拜同工們:請幫助你們的會眾,不斷地將他們推出舒適區。避免單一的音樂風格。譬如「Hillsong」很好,但是它不是黃金標準。輪替敬拜的樂隊以及帶領,以嘗試不同的風格。唱古典聖詩、新敬拜合唱、福音歌曲、靈歌。將不同風格的音樂調和在一起,以解開捆綁信徒的對音樂的偏好。

第五,提前到達並且晚一些離開教會,即使這意味著一些令人不自在的搭訕。

作爲一個內向的人,我很瞭解聚會開始前和結束後的社交活動,有時會使人緊張且精疲力盡。我也深知,如果我踩著點到達並且在結束禱告的時候離開,就是將我的舒適感凌駕於我的屬靈生命之上。事實是,在教會中令人不自在的社交互動,可以成爲一劑治療舒適成癮的良藥。在教會,每個星期天,一群來自不同背景各有瑕疵的人們聚在一起彼此相交,其中的不自在卻無與倫比地榮耀地彰顯了上帝家庭的美好。

如果我們偷偷地到達和離開教會,我們其實就是在預備自己一顆屬靈消費者的心、拒絕與這個群體發生關係。如果我們杜絕談話,其他聖徒對你來說就都是陌生人,你沒有屬靈的弟兄姊妹、沒有屬靈父母,而他們原本應當承擔這樣的角色。

第六,奉獻到令你預算不適的地步。  

犧牲的奉獻是一個很好的克服舒適成癮的方式。但是,犧牲的程度是很重要的。隨隨便便拿出一小部分奉獻,甚至你都感覺不到它的影響,是很容易的。當你預算緊張,甚至沒有餘量奉獻時,慷慨就比較困難了。

培養財務上的慷慨,特別是爲此付上代價,是一種非常聰明的方式,使你能夠將天國置於個人的舒適之上。爲了福音的擴張而慷慨解囊是非常值得的,即使這意味著我們得降低度假標準,延遲裝修計劃,或是削減我們的月度咖啡配額。

第七,爲了服事的緣故保持靈活性。

「追求舒適」這一偶像常常在信徒生活中滋生出呆化刻板——不願意接受改變,沉溺於「過去美好的時光」,當服事呼召的時候猶疑不決。一種良好的回應這一傾向的方式,是有意識地在教會生活中培養靈活性和可變通性。

不要將日程表安排地過滿,使得你無法臨時和一個新來教會的訪客吃飯。不要過於侷限在你自己的服事中,當有需要的時候,你不願站出來。當上帝呼召有恩賜的教會帶領者去植堂,或是開闢新的禾場時,雖然傷心,我們卻應爲之歡慶,不要過於追捧這樣的領袖使得你無法爲之歡慶。爲事工或福音機會的出現,保持靈活性並且預備好自己。當聖靈工作,福音擴張時,預備好願意犧牲舒適和熟悉的環境。

第八,當事情變得困難時,不要立即退出。

如果舒適是我們屬靈生活的首要價值,當教會生活變得讓人不舒服時立即離開就成爲了理所當然的選擇。或許牧師的什麼地方讓你覺得煩心。或許關於某個特別的神學立場,你未能獲得令人滿意的答案。或許這群人就是不能理解你。或許你感覺在教會中,你的疑問不能被解答,或是激情無處施展。

以上的某些原因或許最終會成爲離開教會的正當理由,但是任何一個都不能成爲你立刻摔門而出的原因。挑戰你自己,當蜜月期過了以後,仍然堅持在教會中。即使感覺不想,也要參加聚會。不要忽略參加聚會(來 10:25)。問題不在於一間教會是否能夠解決你的疑問和困惑。事實是,上帝能夠解決。祂希望你在教會家庭中,面對挑戰,並且和基督的身體一起成長。


譯:解敬婷;校:謝昉

Brett McCracken(布雷特·麥卡拉根)是福音聯盟高級編輯,著作包括Uncomfortable: The Awkward and Essential Challenge of Christian Community;Gray Matters: Navigating the Space Between Legalism and Liberty及Hipster Christianity: When Church and Cool Collide。布雷特和妻子琪拉居於加州聖安娜市,二人都是薩瑟蘭教會(Southlands Church)的成員,布雷特在教會擔任長老。
標籤
健康教會
教會
偶像
成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