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像
爲榮耀神而化妝
2021-03-25
| Sarah Phillips
福音的喜樂與基督徒姊妹的外表妝扮。
如何發現你生命中的偶像?
2021-01-14
| Joe Carter
本文提供了一些自檢省察的領域,讓我們思想自己是否有未被發現的偶像。
分辨基督教國族主義與基督徒的愛國主義
2020-12-29
| Thomas Kidd
基督教國族主義(壞的)和基督徒的愛國主義(某種程度上是好的)之間有什麼區別?
副牧師如何追求喜樂?
2020-11-03
| Matt Sliger
我的大部分神學院同學早就不做我這樣的「二把手」了,他們都成了主任牧師。但我卻沒有。
LGBT自豪月如何成了宗教節日
2020-08-04
| Joe Carter
我們是要愛鄰舍,與智慧獨一的神站在一列,還是要與LGBT自豪月的造偶像者們結盟,實則在憎恨我們LGBT的朋友們?
工作是很重要,但不要神化它
2020-07-15
| Daniel Darling
工作是重要的,但把工作當成神卻是可怕的。
「白領福音」
2020-06-12
| Matt Rusten
《大西洋月刊》雖然正確地診斷出工作主義是一種新的宗教, 但提出的解決方案卻有錯誤。
當孩子不向你的偶像下拜時
2020-05-18
| Jennifer Phillips
你和孩子起衝突的一個主要原因,往往是他們拒絕向你的偶像下拜。
什麼都取消了!如何面對疫情中的失望
2020-04-20
| Abbey Wedgeworth
學習如何處理個人的失落,以及面對這些損失如何觸及自己內心真正的情感是困難的。但是大大小小的痛苦本來就標記著我們在這個墮落世界的生活,而疫情只是將這一直以來的事實凸顯了出來。
冠狀病毒和聖誕馬駒
2020-04-19
| Paul D. Miller
冠狀病毒疫情大流行可以讓我們回到一種認識中,這一認識曾經貫穿於人類歷史中,如今卻幾乎蹤跡難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