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虔人是謙卑的人
2018-12-07
| Thomas Watson

定義

奧古斯丁把謙卑稱作「美德之母」。但在我向你們表明誰是謙卑之人以前,我要列出三個分別:

第一,降卑和謙卑之間的分別

一個人有可能降卑,卻並不謙卑。一個罪人可能因受苦降卑。他的境況卑微,他的性情卻並非如此。一個敬虔人不僅降卑,而且謙卑。他的內心和他的境況一樣卑微。

第二,外在謙卑和內在謙卑之間的分別

謙卑的表現和謙卑的靈之間有極大分別。

  1. 一個人可能謙卑待人——然而卻是驕傲。有誰比押沙龍外在的表現顯得更爲謙卑?「若有人近前來要拜押沙龍,押沙龍就伸手拉住他,與他親嘴。」(撒下15:5)但他雖然行事謙卑,卻渴望得到王的冠冕(10節)。這是披上謙卑外衣的驕傲!
  2. 一個人可能向神表現謙卑——然而卻是驕傲。「亞哈禁食,身穿麻布,緩緩而行。」(王上 21:27)———但他內心並不謙卑。一個人可能垂頭像葦子——然而卻在心裡揚起驕傲的大旗。

第三,謙卑和策略之間的分別

許多人爲達到自己目的裝出謙卑的樣子。教皇黨人看起來是最謙卑、是最治死罪的聖徒——但這其實是狡猾,而不是謙卑。因爲他們通過這手段,可以得到地上的收入,據爲己有。這一切是他們可以做出來的,但他們卻沒有敬虔。

問:一個基督徒怎能知道自己是謙卑——因此是一個敬虔人呢?

回答 1:一個謙卑的人清空對自己一切自大的想法。伯納德稱謙卑是一種自我毀滅。「謙卑的人神必然拯救」(伯 22:29)。希伯來文作「眼睛往下看的人」。一個謙卑的人看自己,比別人看他更低。大衛雖然是一位君王,卻仍看自己是一條蟲,「但我是蟲,不是人」(詩 22:6)。殉道士貝德福德仍自認是一位罪人。「我若爲義,也不敢擡頭」(伯 10:15)——就像紫羅蘭是芬芳的花朵——卻低垂著頭。

回答 2:一個謙卑的人看別人比自己強。 「只要各人看別人比自己強」(腓 2:3)。一個謙卑的人看重別人,看別人比自己更強,原因是因爲他看自己的內心,比看別人的心看得更清楚。他看到自己的敗壞,認爲「其他人實際上並不是這樣」;他們的美德 不像他的那樣微弱;他們的敗壞 不像他的那樣強大。他想:「他們的心肯定比我的要好。」一個謙卑的基督徒仔細察看他自己的軟弱,以及別人的優點,這讓他更看重別人,勝過重視自己。「我比眾人更蠢笨」(箴 30:2)。保羅雖然是眾使徒當中爲首的,卻仍稱自己是「比眾聖徒中最小的還小」(弗 3:8)。

回答 3:一個謙卑的人輕看他已盡的本分。驕傲最容易在我們的神聖的事物事中滋生,就像蟲子在最甜的果子中滋生,最美味的酒泛出泡沫。一個謙卑的人不僅爲他的罪,還爲他已盡的本分哀嘆。當他禱告和哀哭完畢,他說:「哎呀,我做得何等之少!神可能要爲所有這一切定我的罪!」他就像義人尼希米一樣說,「我的神啊!求祢因這事記念我,照祢的大慈愛憐恤我」(尼 13:22)。「耶和華啊,求祢紀念我已經盡心竭力——但求祢存留我的性命,赦免我的罪過。」他太過輕浮的看他已盡最好的本份,所以他渴望基督的功德可以加在天平上,算爲屬他自己。謙卑的聖徒看他的抄本就臉紅害臊。他看自己寫得歪歪扭扭,不能不帶著墨漬污點。他思想他所盡最好的本分成了衰敗,這就令他謙卑。他把毒物滴落在他所獻的祭物上。 他說,「哦,我不敢說我已經禱告,或已經痛哭流涕;我寫下,當作已盡本分的事,神可能要寫下,當作是罪!」

回答 4:一個謙卑的人總是自責。他抱怨,不是抱怨他糟糕的環境——而是他那糟糕的內心!「哦,這顆不信的噁心!」胡泊爾(Hooper)說,「主啊,我是地獄——但祢是天堂。」一個假冒爲善的人總是滔滔不絕說自己有多麼好。一個謙卑的人總是在說他多麼糟糕。那位高飛,被提到三重天上的聖徒保羅——但這極樂鳥是何等爲他的敗壞哀嘆!「 我真是苦啊!」(羅7:24)。聖潔的貝德福德認定自己是「那內心剛硬的罪人」。一個謙卑的基督徒知道得越多,就越抱怨他的無知;一個謙卑的基督徒越有信心,就越爲他的不信哀哭。

回答5:一個謙卑的人在受苦的光景中要以神爲公義。 「在一切臨到我們的事上,祢卻是公義的」(尼 9:33)。人若壓迫毀謗,謙卑的人要承認,在 苦難中神是公義。「我犯了罪」(撒下 24:17)。「主啊,我驕傲,我不結果子,我愛世界,這一切都是招致所有這些審判的原因。」 密雲環繞神的時候——然而「公義和公平,是祂寶座的根基」(詩 97:2)。

回答 6:一個謙卑的人叫基督顯爲大(腓 1:20)。對於他一切的作爲,他把榮耀歸於基督和白白的恩典。 克努特王從自己頭上摘下冠冕,把它放在耶穌受難像上。同樣,一位謙卑的聖徒把榮耀的冠冕從自己頭上摘下,把它安放在基督頭上。原因就是他對基督的愛。愛能放下一切,把它交給所愛的對象。以撒愛利百加,把他的金銀器給她(創 24:53)。謙卑的聖徒全然愛基督,所以能放下任何事情交給祂。他把他所做一切得到的尊榮和讚揚歸給基督。「讓基督佩戴這些珍寶!」

回答 7:一個謙卑的人甘心爲罪受責備。 一個惡人太過自高,不願屈身接受責備。先知米該雅告訴亞哈王他犯的罪,王說,「我恨他!」(王上 22:8)責備一個驕傲的人,就像在石灰上倒水,這石灰就會變得越來越熱。 謙和的人喜愛那責備他的人:「要責備智慧人,他必愛你」(箴 9:8)。靈裡謙卑的基督徒不單能承受朋友的責備,也能承受敵人的責備。

回答 8一個謙卑的人甘願他的名和才華被掩蓋下去,讓神的榮耀得加增。 他甘願在才華和威望方面被其他人發光遮蓋,好讓基督的冠冕可以更燦爛發光。「讓我衰微,讓基督興旺」,這是謙卑之人的座右銘。他渴慕的是,不管是誰作爲被使用的工具,只要基督得高升,他都大大歡喜。「有的傳基督是出於嫉妒」(腓 1:15)。他們傳基督,是爲了把保羅的一些聽眾拉走。他說,「這有何妨呢?基督究竟被傳開了。爲此,我就歡喜」(18節)。如果神使用任何其它工具做工,可以給祂帶來更大榮耀,一個謙卑的基督徒就甘心被擱置在一旁。

回答 9:一個謙卑的聖徒滿足於神看爲是對他最好的光景。一個驕傲的人抱怨他得不到更多;一個謙卑的人驚奇他竟得到如此之多:「祢的一切慈愛,我一點也不配得!」(創 32:10)。人心降卑,就能 俯就卑微的光景。一個基督徒看他的罪,驚奇他的遭遇竟沒有更糟。他說,他得到的憐憫是過於他配得的。他知道,神爲他安排最糟的事,也比他配得的要好;所以他跪下感恩領受。

回答 10:一個謙卑的基督徒會俯就最卑微的人和最卑微的職分。他要探望基督最貧窮的肢體。對他來說,乞丐拉撒路的瘡比那財主華麗的衣袍更爲寶貴。他不會說,「你站開吧!不要挨近我,因爲我比你聖潔」(賽 65:5)——而是 「俯就卑微的人」(羅 12:16)。

應用 1:

如果謙卑是一個虔誠人不可分離的品格,那麼讓我們用這試金石來試驗我們的心。我們謙卑嗎?哎呀,那些充滿的驕傲要膨脹,馬上要爆發出來的人,他們的敬虔表現在哪裡?但人雖然驕傲,卻不願承認。這驕傲的私生子生出來——但沒有人願意承認自己是它的父親。所以,請讓我問幾個問題,讓你的良心來回答:

第一,習慣誇口的人豈不是驕傲嗎? 「你們這自誇是不好的」(林前 5:6)。

  1. 很多人以他們的財富驕傲。他們內心與他們的產業一道膨脹。伯納德把驕傲稱作富人的表兄。「你因資財心裡高傲」(結 28:5)。
  2. 許多人因他們的衣著驕傲。他們如此打扮,爲要讓魔鬼愛上他們。臉面塗脂抹粉,服裝絢麗,雙乳袒露,這些豈不就是有罪驕傲彰顯的大旗嗎?
  3. 許多人因他們的美貌驕傲。身體只不過是塵土和血揉成在一起的東西而已。所羅門說:「豔麗是虛假的」(箴 31:30)。然而,一些人卻如此虛假,以致以虛假爲榮!
  4. 許多人因他們的才華和能力驕傲。這些裝飾打扮並不能讓神看中他們。一位天使是大有能力的受造物,但把謙卑從一位天使那裡挪開——他就是一位鬼魔!

第二,那些因自己長處自視甚高的人豈不是驕傲嗎?用自愛的放大鏡看待自己的人,在自己眼中顯爲比實際更好。行邪術的西門妄自尊大(徒 8:9)。亞歷山大覺得自己肯定是主神朱庇特的兒子,有神的出身。波斯王薩博自封爲 「日月的兄長」。我曾讀過一個故事,一位教皇踩著皇帝弗雷德裡克的脖子,引用那節經文,「你要踹在獅子身上,踐踏大蛇」(詩 91:13),作他驕傲的託辭。沒有偶像比得上自我;驕傲之人向這偶像屈身下拜。

第三,那些看不起其他人的人豈不是驕傲嗎?法利賽人「仗著自己是義人,藐視別人」(路 18:9)。中國人說歐洲人是單眼,而他們有兩隻眼睛,全世界其餘的人都是瞎子。一個驕傲的人用這樣蔑視的眼光看待別人,就像歌利亞看大衛一樣:「非利士人觀看,見了大衛,就藐視他」(撒上 17:42)。那些站在驕傲尖塔上的人,看其他人是大不過烏鴉。

第四,自吹自擂的人豈不是驕傲嗎?丟大起來,自誇爲大」(徒5:36)。 一個驕傲的人是他自己善行的通報傳令官;他吹噓自己的名聲,描繪自己的德行,他的惡就在於此。

第五,把神當得的榮耀歸給自己的人豈不是驕傲嗎?這大巴比倫不是我建的嗎?」(但 4:30)同樣,驕傲的人說:「這些禱告豈不是我作的嗎?這些善行豈不是我行的嗎?」當希律發表一通演說,眾人恭維他是神的時候(徒12:22),他大大滿足於那對他的尊榮。驕傲是最嚴重的竊取聖物,它搶奪神的榮耀!

第六,從不以自己的境況爲喜樂的人豈不是驕傲嗎?他們嚴苛地說到神,指責祂的看顧和智慧,彷彿祂虧待了他們。連神祂自己也不能討一個驕傲之人歡喜。他永遠挑剔,公然抗拒神。

哦,讓我們省察,看看我們裡面有沒有任何這種驕傲的酵。人按本性是一團驕傲的血肉。這驕傲的罪在血液中流淌。我們第一對先祖因驕傲墮落。他們渴望成爲神。最好的人裡面也有這罪的種子——但敬虔人不容自己留在其中。他們通過治死罪,努力殺滅這野草。但肯定的是,哪裡這罪作王得勝,那裡就不能容得下恩典。如果能把沒有謙卑的人稱作敬虔人,那你就可以把一個沒有智慧的人稱爲通達人了。

應用 2:

爲謙卑這種品格努力。這是使徒的勸勉,「你們眾人也都要以謙卑束腰,彼此順服,因爲『神阻擋驕傲的人,賜恩給謙卑的人』」(彼前 5:5)。要披戴謙卑,把它當作刺繡的美衣穿上。缺乏什麼,都比缺乏謙卑要好。缺乏恩賜,也比沒有謙卑要好。是的,缺乏「聖靈賜下的安慰」,也比缺乏謙卑要強。「耶和華向你所要的是什麼呢?只要你存謙卑的心,與你的神同行」(彌 6:8)。

  1. 任何人越有價值,他就越謙卑。羽毛飛揚——但金子下墜!金子般的聖徒因謙卑降卑。一些古人把謙卑比作某種罕有的藥材,只是一丁點,卻有奇異的功效。
  2. 神愛謙卑的人。神喜悅的,不是我們出身高貴,而是我們內心謙卑。靈裡謙卑的人是神所看顧的:「但我所看顧的,就是虛心痛悔的人」(賽 66:2)。謙卑的心是神的宮殿!「因爲那至高至上,永遠長存,名爲聖者的如此說:『我住在至高至聖的所在,也與心靈痛悔謙卑的人同居,要使謙卑人的靈甦醒,也使痛悔人的心甦醒』」(賽 57:15)。達官貴人除了大宅,還有較小的房子,有時隱退住在其中。神除了在天上華美的殿,還有謙卑的人心作祂休息的居所,祂在當中歇息,讓自己快活。讓意大利誇口,說它是世界作樂的花園。一顆謙卑的心以此爲榮,就是它是那偉大榮耀君王臨在的居所!
  3. 我們生活的時代令人降卑。主看來是像對以色列說的那樣對我們說,「現在你們要把身上的妝飾摘下來,使我可以知道怎樣待你們」(出 33:5)。「我的不悅正爆發出來——我已經遮蔽了聖所的亮光,我已經用血染紅了水,我已經射出瘟疫的箭——所以放下你們的驕傲」——「你們要把身上的妝飾摘下來!」神正讓人降卑的時候,高舉自己的人有禍了。人如果落在杖打之下還不自卑,那麼什麼時候才會呢?「所以你們要自卑,服在神大能的手下」(彼前 5:6)。當神擊打祂的百姓,奪去他們福益,這就是披上麻布坐下,坐在塵土中的時候了(伯16:15)。
  4. 驕傲是一種何等可怕的罪! 屈梭多模把它稱作「地獄之母」。正如亞裡士多德所言,驕傲是一件錯綜複雜的惡。公義本身包含一切美德,同樣驕傲包含所有罪惡。驕傲是一種屬靈的醉酒;它飛昇,像酒一樣進入大腦之中,讓它陶醉。驕傲是拜偶像;一個驕傲的人是自我崇拜的人。驕傲是復仇;哈曼設計要殺害末底改,因爲末底改不願向他下拜。這罪對神來說是何等可憎!「凡心裡驕傲的,爲耶和華所憎惡!」(箴 16:5)「那驕傲、狂妄並惡道,都爲我所恨惡!」(箴 8:13)
  5. 驕傲的禍害。它折斷人的頸項!「萬軍之耶和華,以色列的神說,『我指著我的永生起誓,摩押必象所多瑪,亞捫人必象蛾摩拉,都變爲刺草、鹽坑,永遠荒廢之地。這事臨到他們,是因他們驕傲!』」(番2:9,10)。普林尼說:「鴿子以它們的羽毛,以它們高飛自誇;最終它們飛得如此之高,以致成了鷹的獵物。」人在驕傲中如此高飛,以致成了魔鬼,那空中掌權者首領的獵物。
  6. 謙卑的人在其他人眼中受器重。所有人都尊敬謙卑的人:「尊榮以前,必有謙卑」(箴 15:33)。

問: 我們可以使用什麼方法成爲謙卑?

回答 1:讓我們在自己面前擺上基督金子般美好的榜樣。祂的學位是「謙卑博士」。「反倒虛己,成爲人的樣式」(腓 2:7)。哦,神的兒子取了我們的肉身,這是何等降卑!而且,我們的人性因被罪玷污而蒙羞時,基督竟取了我們的人性——這是奇妙的謙卑。請看那一位謙卑的救主——讓驕傲的羽毛脫落!

回答 2: 深思神的浩大和純全;看榮耀一眼就令人謙卑。當神的榮光在以利亞面前經過,他就用外衣蒙上臉(王上 19:13)。日頭出現,眾星就消失。

回答 3:讓我們深思自己:

第一,思想我們的黑暗面。以神的話語爲鏡,直面我們自己,我們就看到我們的瑕疵。我們裡面湧動著一個何等罪的世界!我們可以和伯納德一道說:「主,除了罪和荒涼,罪孽和不結果子,我就什麼也不是了。」

第二,思想我們的光明面。我們身上有任何善嗎?

  1. 我們的善,與我們享受的蒙恩之道相比是何等不成比例!我們信心還有不足(帖前 3:10)。哦基督徒,不要以你有的爲驕傲,而要爲你沒有的爲降卑。
  2. 我們擁有的美德並不是我們自己生出來的。我們爲此受惠於基督和白白的恩典。就像那人論到落在水裡的那斧頭說的一樣,「哀哉!我主啊!這斧子是藉的」(王下6:5),同樣我可以對我們裡面所有的良善和優越說,「這是藉的。」爲一枚藉給我們的戒指誇耀,這豈不是愚昧嗎?「使你與人不同的是誰呢?你有什麼不是領受的呢?」(林前 4:7)。月亮沒有理由以它的光自豪,因爲它的光是從日頭藉來的。
  3. 我們與其他人差得何等遠!也許其他基督徒是美德的巨人;他們在基督裡,不僅在我們之前,還在我們之上。我們不過像是基督身體的腳,而他們像眼。
  4. 我們的美好沾染著瑕疵。 聖經說教會「美麗如月亮」(歌 6:10),當它發光最明亮時,裡面還有一個黑點。信心混雜著不信。一個基督徒在他的美德裡就有那會使他降卑的東西。
  5. 如果我們要謙卑,就讓我們思想我們是必死的。塵土應當高舉自己嗎?想到墳墓,這應該埋葬我們的驕傲。人說,身體裡有腫脹時,一個死人的手撫摸那部分,這能醫治那腫脹。嚴肅思想死,這足以治癒驕傲的膨脹。


譯/校:改革宗經典出版社。本文摘自湯姆·華生所著《一幅敬虔人的素描》(The Godly Man's Picture)第11章。

Thomas Watson(湯姆·華生)(c. 1620-1686)是一位英格蘭不從國教者、清教徒傳道人和作家。
標籤
謙卑
清教徒
改革宗經典出版社
事奉實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