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教徒
牧師們爲什麼會自殺?
2021-01-08
| Sarah Eekhoff Zylstra
孤獨、憂鬱、精神疾病在牧師們當中也屢見不鮮,甚至帶來自殺。
清教徒神學如何幫助了免疫學的發展
2020-10-21
| John B. Carpenter
清教徒神學家們從未想過了爲擁抱聖經的真理需要而無視理性或科學的證據,他們認爲自然之書與啓示之書是沒有矛盾的。
如何幫助正在處理成員背道並因此受傷的教會
2020-08-31
| David Murray
教會中發生背道的事是令人痛心的,教會該如何跟進和牧養餘下的會眾呢?
不知足:一個源遠流長的問題
2020-04-06
| Cassie Watson
不知足不是新問題,基督徒有著古老資源,去打這一場從古至今都存在的戰爭。
清教徒——優秀的新教徒還是偏執的道德主義者?
2020-01-21
| Thomas Kidd
本文是托馬斯·基德爲邁克·溫斯普所著新書《熱烈的新教徒:英格蘭和美國清教主義歷史》(Hot Prostestants: A History of Puritanism in England and America)寫的評論。
多結善果的基督徒生活祕訣
2019-08-09
| Dana Ortlund
本文是對清教徒約翰·弗拉維爾《保守你心:如何保持你對上帝的愛》一書的書評。
對失喪靈魂的憐憫
2018-12-10
| Charles Bridges
求祢自己大能救贖的膀臂伸展,把悲傷的眼淚變成喜樂的笑容。
個人幸福的最大攔阻
2018-12-07
| David Murray
清教徒偉寧(Ralph Venning)多年前大有說服力地證明:罪是我們幸福最大的敵人。以下是對他教導的概括。
敬虔人是謙卑的人
2018-12-07
| Thomas Watson
奧古斯丁把謙卑稱作「美德之母」。
從清教徒學習如何回應人的拒絕
2018-10-23
| Jenny-Lyn de Klerk
在這裡,我雖被鄙視、滿臉愁容、被人拒絕; 但我有上帝給我的尊榮與愛,祂的慈愛比生命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