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牧師如何追求喜樂?
2020-11-03
| Matt Sliger

我在田納西州華林市(Walling, Tennessee)的一間教會擔任了我的第一個牧師職位,當時我還是一個滿臉胡茬的21歲年輕人。我在那個教會認識了我的妻子,後來爲了在神學院進修獲得更多學位,我離開了那間教會。

我最終的願望是成爲一名主任牧師。

那是16年前的事了,我現在仍是一名副牧師。我的大部分神學院同學早就不做我這樣的「二把手」了,他們都成了主任牧師。但我卻沒有,我讀了十多年的神學,也有超過十年的服事經驗,但我仍然沒有實現自己的「職業理想」。每一天我睜開眼睛的時候都沒有想像中那麼喜樂。

但我應該喜樂。

什麼偷竊了我的喜樂?

在我的追求和實現呼召的過程中,多年來我都很難得著基督徒的知足這樣一顆難得的明珠。主滿有恩典地揭露了我缺乏喜樂這一問題背後的一些罪根,讓我意識到有三件事常常奪去我的喜樂。

第一,身居後臺

在我們教會,新會員如果要加入教會成員,有許多後勤工作要做。副牧師要爲成員課程安排教師,要給預備成員發面談郵件,要和給成員課預備早餐的同工溝通,還要一一通知教會招待確保他們都知道成員課的上課時間和地點。

在擺好椅子和白板後,副牧師要煞費苦心地安排兩位長老和預備成員的面談時間。然後,他要告知會眾成員大會的舉行時間、告訴新會友何時簽署教會盟約,以及其他一系列重要細節。不過,在新會員加入的主日,會眾看到了什麼?雖然爲促成這一刻副牧師幾乎做了所有的事情,但成員大會後與新成員握手祝賀他們的卻是另一個人。

這只是副牧師生活中令他不快的經歷之一,還有其他幾十個類似的過程。如果他主要是青少年牧師或宣教牧師,那麼他面對的「後臺」細節可能會有所不同,但都有共同特徵:幕後工作。這就好像教會的音控,如果有聲音出了什麼問題大家會馬上想到他們,但如果一切正常呢?沒人想得起他們。

第二,服務主任牧師

這怎麼可能會偷走副牧師的喜樂呢?當然會!如果你不小心,在陷入管理沒有人看得到的幕後細節時,你可能會嫉妒那個要求你做這些事情的人——因爲他可以做你想做的事。腓立比書告訴我們,有的人傳基督是出於嫉妒紛爭,那些人並不孤獨。

嫉妒的親戚——憤怒——也會出現在這個可憐的舞台。而你每天執行的工作,可能不是你的想法,甚至可能是你認爲不是特別好的想法。不管你的服事洞見多麼深刻,你的崗位決定了你要花上一整天的時間去完成那個在你看來不是最棒的想法。

第三,服事教會

雖然你在神學院表現優異,能解析希臘文複合詞,並知道「pericope」的發音。但到了週二下午(指牧師行政時間——譯註),你不得不扮演瑞士軍刀的角色:爲主任牧師研究航班行程、複印資料,因爲教會的咖啡機沒有膠囊了而跑超市,或者主堂時鐘的電池。

那時候,你恨不得列出你在神學院花時間學習的那些東西。然後劃一根火柴把它們都燒了。

坦白說,把你帶到這裡來的委員會是否在你的工作描述中列出了這個或那個隨機的任務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現在它得有人幹,顯然這人不會是主任牧師。

喜樂的推動者

的確,有這三個賊要偷走你的喜樂,但同時這三件事情會給你帶來喜樂。

第一,服事主任牧師

也許你聽過這樣一句話:「在我結婚前,我有六套如何帶孩子的理論。現在我有六個孩子,卻沒有理論。」我們很多人在成爲父母后,對父母的態度變得更加有恩典,實際經驗幫助我們正確和更好地看待父母的擺上。

幾年前,我們的主任牧師費爾·牛頓確診患有癌症。在四個月的化療期間,醫生下令需要遠離工作。因此在那個季節裡,我們的長老們選擇減少他的服事負擔,因此我擔任了四個月的主任牧師。

在這個角色中,我經歷了神的恩典。同工們接手處理了本屬於我的後勤瑣事,使我可以專注於費爾原本日常處理的問題,坐在他的座位上這一經歷短暫地影響了我對那些日常工作的思考方式。以前,我覺得副牧師的角色有時就像一個晚上的保姆,撲滅看似無關緊要的火種,但我慢慢意識到這個角色的功能更像一個橄欖球后衛——捨己地攔住別人,從而讓有更合適恩賜的人可以跑動。

如果你不喜歡做一個「後衛」,這有沒有可能是因爲你堅信自己是應該拿球的那個? 

第二,服事教會

我最後意識到,如果教會成員們在週日跑來問我很多關於複印機爲什麼不工作的問題,我應該爲此感到高興!爲什麼呢?至少在我所服侍的這間健康並且深思熟慮的教會裡,這些成員是故意挑我問這些問題的,因爲他們希望講道的牧師把注意力集中在當天早上的講道上。

如果你是副牧師,你在服事主任牧師的同時,也在服事著整個教會;你在服侍整個教會的同時,也在服事主任牧師。

這如何能令人喜樂呢?後衛也可以有深深的喜樂,那是當他看到自己的角色如何促成另一個人的成功和團隊的美好時。所以,你要在那些偶爾惱人的細節中,找到喜樂,知道神甚至關心大堂掛鐘電池。如果你真的相信做副牧師不可能喜樂,除非獲得升職,那麼你就要給自己貼上拜偶像的標籤了,那不會錯的。

第三,身居後臺

很少有人以做一個二把手爲目標,很少有人喜歡傳球而不是扣籃,幾乎沒有人選擇伴娘而不是新娘。所以,問問自己,當你始終把自己放在第二位,持續一段時間做著沒有人注意的事情時,你的心裡會發生什麼。也許你會回答:「我知道那會產生什麼:沮喪!」但耶穌會用另一種方式來回答:「謙卑」。「謙卑」就是把別人看得高於自己,這正是上帝讓你做的。

正在進行中的工作

這些平凡的任務和看似「二把手」的角色,有可能偷走喜樂,也有可能促成喜樂,這取決於你是否得到了一雙像神一樣看待它們的眼睛。

如果你在你的服事角色中沒有喜樂,這很有可能是因爲你實際上並不渴望服事。而你不渴望服事的原因是因爲你沒有把眼光放在曾經來到地上來服事你的那一位身上。這曾經是我的問題,靠著神的恩典,祂正在努力改變我。


譯:DeepL;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How Associate Pastors Can Fight for Joy

Matt Sliger(馬太·斯萊格)是田納西州孟菲斯市南林浸信會(South Woods Baptist Church)的副牧師,這間教會在他於美南浸信會神學院讀書的時候牧養了他。在擔任牧師的同時,博士畢業於美南浸信會神學院的他還在伯利恆大學於神學院孟菲斯分校教課。
標籤
牧師
喜樂
牧養
偶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