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單婚禮帶來的驚喜祝福
2020-06-15
| Karen Swallow Prior

一個多世紀以前,只有皇室成員才有那種奢侈、盛大的婚禮,可是在過去的幾十年裡這樣的婚禮卻成爲普通人的標配。但由於新冠病毒,縮短從訂婚到婚禮的時間、更少的預算和簡單的儀式(其實這種簡單的儀式從人類歷史來看是常態)至少是暫時性地捲土重來。

幾十年前我結婚的時候,我和未婚夫在訂婚四個月後,就在我們所在的鄉村小教堂裡當著幾十個人的面交換婚約誓詞,然後一起在樓下用三明治、冷盤和彼此擊掌慶祝,除此以外沒有別的。我和丈夫並沒有感到什麼壓力要去辦更好的婚禮。我們在婚禮上幾乎沒花什麼錢,但我們確實借了一點錢買了洗衣機、烘乾機和一些二手傢俱,其中包括一張面目猙獰的金黑色格子沙發。

在隨後的幾年裡,我越來越爲我們婚禮的簡單而感謝神,我也盼望其他年輕的夫婦也能享受和期待這樣的婚禮。

因此,在過去的兩個月裡,我很高興地看到一些新人選擇了舉辦小規模的簡單婚禮,而不是等待幾個月去準備奢華盛大的婚禮。爲此,我採訪了三對夫婦,問他們是如何做出這個決定的,他們需要犧牲什麼,又有什麼意外的祝福。

科迪(Cody)和凱茜(Casey)

今年初春,新冠病毒在全國範圍內襲來,我的一個學生要求我們班上的同學爲他弟弟即將舉行的婚禮禱告,婚禮原定於5月2日舉行,並且已經邀請了三百五十個人參加。

新郎科迪·斯百克(Cody Speck,27歲)意識到,隨著情況的惡化,他和他的未婚妻凱茜(Casey,30歲)將無法舉行他們原本計劃的婚禮。他們住的相隔幾個州,最後他們決定先舉行簡單的婚禮,晚些時候再和心愛的人舉行一場更大的慶祝活動。

「最終,我們知道我們想結婚,不想等一個不可預知的時間再進入我們的盟約。」科迪說,「當然,我們希望我們的家人和朋友都在那裡,但這不是我們的決定性因素。最重要的是我們對神和對彼此的盟約讓我們向前邁進。」

在訂婚三個月後的4月4日,科迪和凱茜在密西西比州海灣港(Gulfport, Mississippi)姐姐家院子裡舉行了一場戶外婚禮。一些家人到場,其他人通過Zoom觀看了婚禮。

馬特(Matt)和凱瑟琳(Kathryn)

馬特(Matt,33歲)和凱瑟琳(Kathryn,30歲)在約會5個月後於1月訂婚,他們原計劃於6月在俄亥俄州馬特家鄉的教會舉行婚禮,並邀請了幾十位親朋好友參加。凱瑟琳是一名教師,住在亞特蘭大。

但是隔離開始了,凱瑟琳的學校轉爲遠程教學,這對夫婦於是考慮了兩個選項:迅速結婚並住在一起,或者在相隔500英里的情況下無限期地等待。在牧師的支持和家人的祝福下(在完成婚前輔導後),他們決定將婚禮日期提前到4月10日,並在Facebook上直播婚禮。

在一個春風拂面的早晨,他們在一個風景如畫的公園裡舉行了婚禮,只有牧師和兩名隨行人員在場。大約兩倍於他們原定參加婚禮的賓客在網上見證了他們交換婚約,參加者還包括了來自其他幾個國家的朋友。 

克里斯(Chris)和克萊爾(Clare)

克里斯(Chris,32歲)和克萊爾(Clare,25歲)於去年12月訂婚,並計劃在5月23日舉辦一場以《了不起的蓋茨比》爲主題的婚禮,這個日期對他們來說意義重大,因爲這一天落在他們各自父母的結婚紀念日之間。

當禁止集會的命令下達之後,這對夫婦起初以爲他們會按著原定的日期,舉辦一場規模縮小的活動。但很明顯,這禁令不會很快取消。因爲他們需要先結婚才有資格申請他們正在就讀神學院的已婚學生宿舍,克里斯和克萊爾不能冒被趕出單身宿舍的風險,於是他們在最後一次婚前輔導上與牧師商量,決定改變計劃提前結婚。

4月18日,在少數朋友和牧師的見證下,他們舉行了婚禮。

或好或壞

克里斯和克萊爾爲策劃他們的婚禮投入了大量的時間和精力,而現在所有的努力都白費了,這讓人很失望。然而,對於他們和其他兩對新人來說,不能讓大部分的朋友和家人到場見證和慶祝是最大的失望。 

即便如此,凱瑟琳還是承認,她暗地裡「一直夢想著一場簡單、漂亮的婚禮」。而馬特的家人則調侃他說「瘟疫達成了他對夢想婚禮的願望」——他們在受難週舉行的婚禮似乎爲朋友和家人帶來了額外的慶祝機會。凱瑟琳則收到了許多留言,有些是多年未見的人給她發來的,他們分享了遠程觀看婚禮帶來的喜悅:「儘管目前世界正處於黑暗的季節,但你們的婚禮卻帶來了不少歡樂。」

最主要的是,所有的新婚夫婦都很感恩,因爲他們都能像夫妻一樣一起度過了這場瘟疫。

現在舉辦,還是等待?

當然,這並不都是美好和省錢的事。把兩個人的生命過早凝聚在一起帶來的情感影響比想像的更加複雜。克里斯和克萊爾並沒有完美地度過這些困難,「但神滿有恩典地幫助我們一起談論這些時刻,」克里斯這樣說。

儘管他們有很多可以抱怨的事情,但「神幫助我們兩個人意識到,在這個季節裡,我們有很多值得感恩的事情。」

凱瑟琳說,迄今爲止,這場瘟疫給我們的婚姻帶來的是祝福,包括了:沒有昂貴的婚禮帶來的經濟壓力、能夠在一個房子裡各自工作,以及在結婚的最初幾天裡有機會真正瞭解對方。

馬特夫婦則一致認爲,「被一起關在房子裡」是他們疫中婚禮給他們最大的禮物之一。

「我需要做出一些調整,因爲凱瑟琳搬進了我住的地方,我不得不調整作息時間,但這讓我們真正專注於瞭解對方,而不是蜜月旅行的觀光,」他說,「而且我們能夠在舒適的家裡享受性,而不是忙於從酒店到酒店的蜜月旅行。」

祝福,的確是祝福。


譯:DeepL;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For Better or Worse: The Surprise Blessing of a Simple Wedding

Karen Swallow Prior(凱倫·普萊奧)是自由大學(Liberty University)的英語文學教授,也是浸信會南方神學院宗教自由與倫理委員會研究員。
標籤
婚禮
祝福
新冠病毒
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