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堂需要的是牧者,不是創業者
2020-02-19
| Matt McCullough

當我在參與教會植堂者面試評估的時候,常常被問到的一個問題是我是否認爲自己屬於創業型人才。我認爲這是一個合理的問題。

因著我的背景,人們這樣問我非常合理。試想一下,當人揚起眉毛、帶著質疑的表情問我:「你真的認爲自己是一名創業者嗎?」我理解他的顧慮,因爲除了不斷地攻讀不同的學位,我從來沒有開始過任何事情。我在大學做過一份全職工作,但那是一份不起眼的工作,即便沒有我,一切照樣正常運轉。

和許多研究生一樣,我喜歡專注於某些特定領域,喜歡閱讀、寫作和教導,我只喜歡和那些有共同興趣愛好的的人對話,實在要擴大範圍的話,就把那幾個會專心聽講的也加進來好了。的確植堂者有各種性格,但是我絕不屬於其中任何一種。

大家看著我的背景,問這樣的問題,毫無違和感的原因是這一問題背後的謊言。我們都會假設,作一名植堂者需要更多的是創業能力而非其他的教牧裝備。

這是一個合理的假設嗎?植堂者必須是一名創業者嗎?

這個詞有些幫助

當然,回答這個問題首先得回到我們對「創業者/企業家」(entrepreneur)一詞的定義。牛津英文字典給出了這樣的定義:「開始一個(或多個)生意的人,持有對盈利的期待,並承擔財務的風險。」在哈佛商學院,企業家是那些「超越所掌握的資源,追求機遇的人。」

這些定義都出自商業領域,雖然不能直接適用於教會的處境,但是你大致可以理解,爲什麼人們會認爲植堂需要企業家(創業者)精神了。植堂者從無到有建立教會,他們尋找到一個重要的(植堂)機會,就地開工,哪怕手頭的資源和要做的事之間尚有差距。他們也擅長投入自己的時間、努力、創意和應變能力,來解決資源缺乏的問題。

作爲一名植堂者,我們必須隨時準備把事情「搞定」。在人手缺乏的時候,期待一個齊裝滿員的團隊是不切實際的想法,你不能只做自己擅長的事,而把其他的事丟給別的專家去做。因爲根本沒有這樣的支持體系,你必須自己去計劃,去繪製藍圖,去決定下一步要做什麼以達到預期的目標。你必須面對不斷變化的環境,一天的難處一天當就是了。

但僅有這個詞是不夠的

雖然如此,我本身仍然可以成爲一個反例:我不是一個企業家式的牧者,但教會依舊可以興旺。你需要的是合適的領袖與你同工——眾長老是一件美事。我不是獨行俠,我身邊的領袖們補足了我許多經驗和能力上的缺陷。

我的例子並不重要,之所以我們可以說企業家(式的人物)不是植堂者的首要條件,是因爲神並沒有這麼說。沒有一處經文把企業家精神列在植堂者的標準中。這一品質當然能夠幫助任何一次植堂,但是任何這樣的優勢都是一種錦上添花,而不是聖經要求的必要條件。

即便你沒有企業家精神,也可以帶領植堂。但你如果不是一名牧者,你就不應該帶領植堂。

畢竟,「植堂」這個詞本身有一些誤導。這是一個描述過程而非描述本質的詞。植堂是關於教會的,教會需要的不是企業家,教會需要的是牧者。教會需要人教導聖經,需要人輔導會眾活出福音的樣式,需要人裝備大家彼此服侍。

當然,在事工的第一線,有人需要像保羅那樣從一個地方去往另一個地方不斷地植堂。可能這是神呼召你要去做的事情。但是保羅事工中最重要的一件事之一,就是在所植的教會中設立牧者(徒 14:23;多 1:5)。同時,通過面對面或信函的方式,保羅自己也在做牧養的工作。

兩個問題

如果你是因創業之癢而迫不及待要建立教會,或因希望開始一些新項目來給自己加些挑戰,你將會被一系列危機擊碎。在你開始植堂之前,你需要考慮這些問題:

第一,你爲什麼要植堂?

創業者關注的是市場機遇。創業者能夠發現那些未被滿足的需要,未被觸及的需求,然後想辦法怎麼去填補這樣的空白。有一些企業家,他們更加關心這些市場空白,而不是其產生的緣由。《福布斯》網站的一位撰稿人這樣寫道:企業家被這樣的力量驅動著——「一種獨立於產品、服務、行業或市場以外的原始衝動。」他們未必是對某一種產品情有獨鍾。他們只是喜歡在未知領域抓住機遇並創造一些東西罷了。

但是,對於健康的植堂而言,這樣的動力是遠遠不夠的。相反,你的動力必須是對地方教會的摯愛,以及對帶領一間教會的熱誠。如果你的首要動力是開始一段新挑戰,那麼當你開始面對平凡的工作、長期的同工培養時,你就會產生掙扎,而這恰恰是教牧工作的本質。

你必須深入關注人們生活的細枝末節。有一些人可能長期沒有長進。他們一上來可能拒絕你的輔導。但這就是一個健康植堂的牧師必須做的事。恆久忍耐,若主許可,這是一條多結果子的道路,這也是植堂者個人走向至高喜樂之路。

第二,爲什麼需要一間新教會?

我已經說了,企業家看到市場空白產生的機會,於是開發並提供那些還沒有的產品。對於植堂來說,這也是對的。但是我們必須小心的區分,我們發現的市場空白與提供的產品是什麼。植堂唯一合理的理由,就是在某個特定地區需要更多的健康教會。當我說「健康教會」的時候,我是指人們可以按照神的方式,每週聚集、聽見並回應上帝的話語;我是指一群人通過一起的生活方式彰顯神的榮耀;一種人們願意彼此牧養的文化被建立起來,在這裡,通過門徒訓練,信徒被裝備並被動員,在神安置他們的地方開始服侍。在任何時間和地點,一間健康的教會所分享的信息,都要超越他們基於處境傳遞的內容。

如果你想填補的這個空白比「一個健康的地方教會」更加具體——比如一些創新性的事工方法——你可能強調的是聖經中沒有提及,上帝不曾應許祝福的東西。如果你的目標是與附近的教會劃清界限,那麼你自己也將承擔分裂的風險。

你不是產品

可能還會有一種試探擺在你的面前:你可能認爲自己就是這個市場上缺少的一件獨特產品,是人們需求的對象。《牛津在線字典》對於「企業家」這個詞條給出了一個子類別:「娛樂行業的推動者。」我依稀感到,當我們認爲植堂者也得是企業家時,這一定義的陰影也會影響教會,即便被藏在表面之下。我們可能會認爲植堂者需要是一名能夠上得了檯面,在教會面前表現出個人魅力的人。

但是,如果你自己成了那個營銷的產品,迎接你的將會是一個兩敗俱傷的局面。如果失敗了,你責無旁貸——而如果教會建立在你個人之上,那麼這個教會一定不會建立在本於聖經的群體之上。榮耀會被歸給你,而不是神。

任何成功的植堂都是個「零和遊戲」。說到底,如果我們希望成爲一名忠心的植堂者,我們必須認同施洗約翰說的:「他必興旺,我必衰微。」(約 3:30)


譯:之是;校:JFX。原文刊載於九標誌英文網站:Church Plants Need Pastors, Not Entrepreneurs,福音聯盟蒙允轉載

Matt McCullough(馬太·麥卡洛)是田納西州納什維爾三一教會(Trinity Church in Nashville, Tennessee)的牧師。
標籤
牧師
事工
植堂
迷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