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与工作
選擇神,而不是大學籃球
爲什麼頂尖球員離開了球隊
2022-05-05
—— Sarah Eekhoff Zylstra , Leah Church

當利亞·丘奇(Leah Church)收到北卡羅來納大學(UNC)的錄取通知時,她哭了。她的媽媽哭了。她的姐姐也哭了。

這是她夢想的學校,還沒申請,錄取通知就來了。

丘奇一直很喜歡UNC——她有校隊的球服、生日派對和臥室裝飾。她最喜歡這間學校的地方就是女子籃球隊。她還記得7歲時在家裡跑圈,試圖保持身材好努力進入UNC打籃球。

由於丘奇接受的是在家教育,所以她的媽媽爲她找到了創造性的打球方式——在家學校球隊、旅行球隊或參加私立學校球隊。

她打得很好,平均每場比賽可以得25分,投籃命中率達到47%(去年NBA的平均投籃命中率是44%)。她說:「隨著年齡的增長,我越來越多地意識到自己很難獲得獎學金來打D1聯賽。」(D1的意思是UNC 那樣的「一級學校」,代表著大學體育的最高水平。)

因此,她放棄了申請UNC,並在北卡羅來納州立大學簽約。「我當時有點崩潰,但我想,這一定是神的計劃,因爲這是祂放在我面前的機會。」

然後,在入學前的那個夏天,她接到了來自UNC的電話。教練們在籃球訓練營中認識了她,因此她獲得了全額獎學金,可以去UNC打籃球。「夢想成真了,」丘奇說。「這太不可思議了。」

入學兩年後,她尤其意識到這是一個了不起的機會。她努力地學習以完成她的課程並提高她的比賽成績。她的信仰使她與眾不同,但她的基督徒教練,包括著名的主教練西爾維婭·海切爾(Sylvia Hatchell)都在努力保護她使她免受球隊和大學的一些世俗壓力。她大二快要結束時,海切爾辭職了。在新教練領導下,環境發生了變化。在她大三結束時,丘奇也離開了球隊。

福音聯盟最近採訪了丘奇,詢問她爲什麼要退出、如何知道現在應該退出,以及如何處理自己的失望情緒,還有自那以後神是如何供應她的。

你非常熱愛UNC女子籃球隊,你也是一個堅強的人,很少放棄。能不能幫助我們瞭解你的經歷——是什麼讓這段經歷如此艱難,以至於你需要離開?

的確很艱難。

當你能在卡邁克爾體育館(Carmichael Arena,UNC女子籃球隊練習和比賽的場地)打球的時候,你可能沒有意識到自己就在邁克爾·喬丹曾經打過球的地方——當時他也在UNC求學。當我踏上球場時,這裡有我夢寐以求的一切。

與新教練組相處的頭一兩個月還不錯,但隨著時間的推移,事情變得更加困難。我開始看到有人期望我參與球隊的派對、並要求我做那些與我的聖經信仰不一致的事情。我選擇了不喝酒,而且我還選擇了保留我的性生活到婚後,這讓我不得不對很多事情都說不,這就給團隊的團結帶來了挑戰。

隊裡原本還有一位基督徒女孩,新的教練上任後她就退出了。

這令我感到孤獨。我有時感覺教練和大家一起都在因著我的信仰而給我挑刺,這讓我覺得很灰心。大三的時候,我開始思考是不是要離開這裡。這一想法開始讓籃球運動不在吸引我,也不再令我覺得嚮往,這種感覺令人崩潰,也給我帶來很大打擊。

我媽媽告訴我,「光明和黑暗不能混合在一起。他們不喜歡的不是你,而是你身上的基督。」我知道這一點,但意識到這一點並沒有使事情變得簡單。

當教練拿出球隊要支持的企業清單時,我知道我不能再妥協了,我不能違背聖經的原則。我決定,從永恆的角度來看,這樣打籃球不值得。

你爲這個目標工作了一輩子,卻在中途遭遇挫折。你是如何處理這種失望的?

我在一個基督徒家庭長大。我的父親是一位全職宣教士,他是奮興大會的講員,也四處巡迴佈道。媽媽選擇了對我和妹妹進行在家教育,一直到高中,以建立一生所需的聖經基礎。

我努力在UNC做我能做的見證。我試圖在所有的生活中敬畏神,我也知道無論我們被神安置在哪裡,都有一個目的。我不知道爲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哈斯克爾教練在我的職業生涯中帶領了我兩年就離開了,而她在UNC總共工作了33年,爲什麼不多呆幾年呢?我知道質疑神不對,但我質疑過。

我和我的父母都談過擺在面前的問題,我們共同禱告並研究了每一種選擇。最終,我們都感到平靜,認爲現在是上帝讓我離開的時候。

我不斷回想雅各書1:12(「忍受試探的人是有福的,因爲他經過試驗以後,必得生命的冠冕」)和耶利米書29:11(「我向你們所懷的意念是賜平安的意念」)的經文。你在這一刻可能會想,我爲什麼要放棄我的高年紀賽季?但如果你真的相信神的主權和計劃,你就必須去看這節經文的結尾,那裡說他的計劃是「叫你們末後有指望」。

對基督徒來說,生活就是充滿艱難的。對我來說,這有助於思考永恆的問題。通過這件事,我有機會在教會和團隊中分享我的信仰。我已經能夠利用這一點來鼓勵其他人在信心上站穩,因爲最終,這才是最重要的。

接下來發生了什麼?你是如何處理沒有籃球的大三生活的?

我後來在電視上看了原先所在球隊的比賽。這很難,因爲我是一個好勝的人,而且我沒有其他比賽可以參加。但我並不羨慕他們在新冠中經歷的一切:沒有人觀賽、關閉在一起訓練……如果我當初沒有離開,我就無法看到我的家人。

由於我們的課程都是在線的,我可以住在家裡選修更多的課程。我12月就提前畢業了。現在我是當地高中籃球隊的助理教練,如果時間允許,我還做一對一的籃球訓練。我還幫助我父親舉辦FaithFest,那是一個基督教音樂節。

我們只能走在神的光中。這讓我們感到艱難,因爲我們很想採取主動、做點計劃。而主並沒有給我們全部的計劃。我想這就是需要信心的地方。在我的經歷中,神是信實的,就像祂在以撒、亞伯拉罕或路得的故事中一樣。祂是真實的,也是信實的。

你對那些可能仍在世俗環境中掙扎的人有什麼建議嗎?

最重要的事情是在你進入任何一個環境之前都要在信仰上扎根。在你的心裡應當有一個堅定的目標,那就是如果遇到困難,你就會願意爲主站出來。壓力遲早會來到的,擁有這樣的信念很重要。

在你進入世界之前,決定什麼是重要的,那就是神的話語和你的見證。


譯:DeepL;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Choosing God over College Basketball.

Sarah Eekhoff Zylstra(沙拉·茨爾察)是福音聯盟的資深作家,於西北大學獲得新聞學碩士學位。
Leah Church(利亞·丘奇)是北卡羅來納州威爾克斯伯勒市高中籃球隊的助理教練。在爲北卡羅來納大學打了三年籃球后,她於2020年畢業,獲得運動和體育科學學士學位。
標籤
見證
訪談
女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