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是被「預定相信」的,這是改革宗神學最糟糕的部分嗎?
2019-06-06
| D. A. Carson

約翰·倫諾克斯(John Lennox)是一位受過良好訓練的專業數學家,因他對進化論的批評常常很有見地而在福音派世界中廣爲人知。他的講課和寫作都很吸引人,他的新書《信主是預定的嗎?:上帝的主權、自由、信心和人的責任》( Determined to Believe?: The Sovereignty of God, Freedom, Faith, and Human Responsibility)也是如此。這本書將爲阿民念傳統中的許多人帶來極大的安慰,卻很難想象它如何能夠說服改革宗傳統中的許多有見地的讀者——他在書中常將改革宗預定論稱爲「神學決定論」(theological determinism)。倫諾克斯反對兩種決定論,即許多無神論者採用的物理決定論(他們已經接受了哲學自然主義)以及「神學決定論」,他擔心後者正在崛起。正因爲如此,他在這部作品裡將大部分的內容都用來反駁所謂的「神學決定論」。

倫諾克斯將他的書分爲五個部分,一共包括20個章節和一個結語。在第一章的「定義問題」中,倫諾克斯認爲「真正的自由」是福音「核心信息」的一部分。他所認爲的自由(他並沒有對此作出辯護)事實上是一種自由主義的自由。倫諾克斯承認不同類型的決定論(但與改革宗神學家所說的預定論相去甚遠),他堅持認爲問題不在於上帝是否真正掌權,而是「上帝的主權」究竟意味著什麼。

對於倫諾克斯來說,決定論的「道德問題」緊扣於奧斯維辛集中營事件:他認爲他無法相信一個在任何真正意義上預定這種苦難的上帝。作爲進一步的歷史背景,倫諾克斯簡略地介紹了那導致多特會議和加爾文五要點的辯論。倫諾克斯用他的第四章「大規模殺傷性武器」來完成這一部分。在那裡,他斥責使用標籤來識別各種神學立場、而非關注聖經到底說的是什麼的做法。他說的有一定的道理——雖然他所舉的糟糕例子都是一邊倒的,這令人非常不安。

馴化的神聖主權

本書的第二部分討論了「決定論神學」,第5章專門討論「神的主權和人的責任」,第6章討論「聖經詞彙」(預知、預定、揀選)。在第5章中,倫諾克斯的目標是表明聖經教導了上帝的主權也教導了人的責任。在一般意義上,這是完全正確的,但魔鬼卻藏在細節中。我們不難看出,儘管倫諾克斯表明自己兩者都支持,但在他對經文的實際處理中,他總是通過呼籲人的責任來縮減神的主權。他所捍衛的不是對上帝主權和人的責任的堅定委身,而是以馴化的上帝主權以及一種以自由主義的自由觀爲先決條件的人類責任形式做出堅定委身。

例如,在第93頁,倫諾克斯引用了彼得關於耶穌的話:「他既按著神的定旨先見被交與人,你們就藉著無法之人的手,把他釘在十字架上,殺了」(使徒行傳2:23)。倫諾克斯評論道:「因此,被釘十字架是由上帝所知道的,並按照祂的既定目的發生的;然而那些把他處死的人卻是邪惡的,因此在道德上他們要爲此負責任「(93頁)。到目前爲止還挺好。也許在使徒行傳中更有說服力的一段經文是第4章中的兩節經文:「希律和本丟彼拉多,外邦人和以色列民,果然在這城裡聚集,要攻打你所膏的聖僕耶穌,」(使徒行傳4:27),接著是:「成就你手和你意旨所預定必有的事」(使徒行傳4:28)。

因此,在這一最強烈的緊張態勢上,我們看到人的責任(使徒行傳4:27)和上帝的主權(使徒行傳4:28)之間存在張力。更重要的是要看到,若要持守基督教的福音,我們就同時需要這兩節經文中的每一節所表達的真理。假如我們只支持第27節但卻拒絕第28節,那接下來呢?如果我們問:「耶穌爲什麼死了?」若27節是真的而第28節不存在,對這個問題的答案就是耶穌是被耶路撒冷、猶太和外邦的各政黨之間廉價的政治陰謀所害致死。他並非因著上帝的計劃和旨意而死——而這樣的結論對福音來說是毀滅性的,無論如何它都會使貫穿聖經的許多線索和十字架上的高潮失效(例如:逾越節、贖罪日、各種贖罪祭、受苦的僕人)。

反之,假設我們支持第28節但卻拒絕第27節,那麼接下來又會如何呢?如果是這樣,我們就需要說耶穌是因上帝的能力和旨意而死的,這是神自己先前決定的結果。耶穌並沒有因罪惡的人類陰謀而死。但如果把耶穌帶到十字架的事件中沒有人類的罪惡參與,那麼罪惡在哪裡呢?如果沒有罪惡,那麼當初在世上我們爲什麼需要贖罪?

所以在使徒行傳4章27-28節中,我們看到了一個同時展現人的責任與神聖主權這兩個事實的極好例子。若要相信聖經中教導和例證了這兩個真理,我們就要相信:無論這個概念如何具有挑戰,它們都是相容的,接受聖經在這個問題上確有見證的人才是相容論者。

迴避解釋,反對相容論

但是倫諾克斯卻沒有提到這一點。他採用了四個策略來反對這一結論。

首先,他從不論述這兩節經文以及其他一些經文(正如我們應當看的那些經文),那些經文似乎爲對上帝的神聖主權和人的責任相容的堅定信念提供了最明顯的證據。

第二,當他評論使徒行傳4章28節時,不是在他的第5章(他第5章的主題是神聖的主權和人的責任),而是在他的第六章(他在第六章中探討「聖經的詞彙」:預知,預定,揀選等詞)。在倫諾克斯看來,預知永遠不會成爲原因;事實上,他在沒有任何論述的情況下就採納了西班牙耶穌會士莫利納提出的「中間知識」觀。在同一章中,倫諾克斯將使徒行傳4章28節列爲使用動詞「預定」的段落之——或者正如新國際版聖經(NIV)在本文中所寫的那樣,「做成了你手和你計劃所預定要成就的一切事(中文標準譯本)」但是,他說:新約聖經中受這個動詞限制的主題範圍很小,因此不能適用於所發生的一切。

因此,通過專注於簡短的單詞研究,他迴避了對相關經文段落的解釋。在這種情況下,上帝在使徒行傳4章28節(祂預先決定應該發生的事情)所預定的是4章27節的同謀所規定的一切。單詞研究,特別是執行不力的單詞研究,無法取代全文的詳盡解釋。儘管如此,倫諾克斯幾乎明白到點上了,他說:「聖經本身並不認爲上帝的預知或預定會減少人的責任」(108,強調他的意思),這完全正確:聽起來倫諾克斯似乎正處於終將支持相容論的風口浪尖。

然而,正是因爲倫諾克斯將人的責任與自由主義的意志觀聯繫起來,他必須說人的責任會削弱上帝的預知和預定。他再次觀察到耶穌受背叛是「註定的」(路加福音22:22),耶穌宣告了祂將要給背叛者的「禍患」。「這顯然意味著背叛者在道德上是有罪的,因此對此負有責任。這一點的含義再次表明,無論我們如何理解這些術語,我們都不能以它們否定人類道德責任的方式解釋它們「(109頁)。

說得好;事實上,我不知道改革宗傳統中有哪一個人會不同意這一點,所以我不確定倫諾克斯闡述想要批駁的對象是誰。而且他也沒有闡述清楚與之互相支持的真理:即無論我們如何理解聖經對人類道德責任的各種闡述,我們都不會以這樣的方式來解釋它們,亦即人類的道德責任否定了上帝的主權預定。在此倫諾克斯再一次沒有捍衛對上帝主權和人的責任的堅定相信,而是在對被馴化的上帝神聖主權和一種以自由主義的自由觀點爲前提的人類責任形式作出委身。

第三,換句話說,倫諾克斯與相容論保持著距離。更確切地說,他與湯姆·麥考爾(Tom McCall)關於相容論的論點一致(參見他的《對分析基督教神學的邀請》[ An Invitation to Analytic Christian Theology,Downers Grove:IVP,2015]),他們對相容論的處理與當代的哲學相似,並且本質上是機械分析。

但是人們常常看到,對這個主題的有神論分析如何發現許多神學家承認自己是相容論者,不是因爲他們屈服於神學的「主義(論)」,而是因爲他們被諸如使徒行傳4章27-28節這樣的段落所說服,還有無數像他們一樣的人。(我試過回應我的朋友湯姆·麥考爾的《基於聖經的神學支柱當支持基督徒對苦難和邪惡的忠誠反思》「Biblical-Theological Pillars Needed to Support Faithful Christian Reflection on Suffering and Evil,」,TrinJ 38 [2017年]:58-77頁。)

第四,倫諾克斯在書中沒有留下任何空間闡述許多相關的段落:在這些段落中,強有力的相容論在解釋上是不可避免的(例如,創世紀50章19-20節;以賽亞書10章5ff節)。我認爲,對於避免上帝大有能力的主權和人類道德責任同步的事實,他沒有展現任何負責任的解釋。

最後的思考

在這本書的第3部分,倫諾克斯將5章用於福音和決定論。大量的空間致力於駁斥多特所謂的「五要點」——除了通常被稱爲「信徒永不失落「的教義之外。這些章節中的大部分都反映了大多數流行保守派福音派的證據。第4部分致力於「以色列和決定論」(第12-16章);第5部分「得救確據和決定論」(第17-20頁)。第4部分的大部分旨在闡述羅馬書9-11章的重要部分。儘管有許多好的觀點,但這些章節的處理似乎常常相當牽強。

爲了對倫諾克斯這本書的最後三個部分做出簡要回應,我必須將評論的長度增加一倍或兩倍。或許我該限制自己,僅作出兩個最終的觀察評論。

首先,這本書寫得很簡單,因此也很容易理解。這種簡單性的一部分是由於其還原處理了不少論點,但其中還有一部分是因爲作者吸引人的寫作風格,無疑是多年來在高度多元背景下流行演講的成果。

其次,倫諾克斯忽略了嚴肅的辯論神學最重要的公理之一。如果你的目標是儘可能多地贏得對手,那麼你必須證明自己有能力理解和表達對手的立場,至少與他或她一樣知識淵博和令人信服——唯有做到這一點,才可以對其進行反駁。如果與此相反,很少有你的對手認出他們在你的描述(漫畫?)中的位置,你就不可能從那些(根據你的假設需要它的)人那裡獲得尊重的聆聽。在這方面,我擔心,這本書有點令人失望。

結論就是,這本書將給那些已經與作者站在同一邊的人帶來慰藉,並且可能贏得一些從未與辯論深入搏鬥的人。但我懷疑它無法贏得倫諾克斯試圖反駁的陣營中的許多人。或許這並不是他的目標。


譯:陳媛媛;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Are Some Determined to Believe the Worst About Reformed Theology?

D. A. Carson(卡森 )是三一福音神學院(位於伊利諾伊州迪爾菲爾德鎮)的新約研究教授,也是福音聯盟(TGC)的聯合創始人、福音聯盟的主席,著有多本書;和妻子喬伊有兩個孩子。
標籤
神學
預定論
神的主權
書評
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