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怎麼知道我的雄心壯志是出於神的呢?
2019-12-18
| Amy DiMarcangelo

編注:福音聯盟「荊棘與蒺藜」專欄旨在信仰,工作和經濟領域給出基於聖經的智慧忠告。


問題

我該如何分辨我的志向是出於神的呢?是不是只有宣教傳道的工作才有來自神的志向?如果對「成功」的評估是有具體、可衡量的目標,這是否意味著我並不信靠上帝那看不見的手?

思考

當我的朋友告訴我某個我們都認識的人「很有抱負」的時候,我知道他並不是在稱讚她。他是在說他在她身上看到一種自我推銷、把自己的想法和計劃放在第一位的一種生活態度。

從表面上看,「有抱負」意味著我們正在努力實現某個目標。只要這種渴望和決心是在成就神的榮耀這一大目標之下,而不是想要成就自己的榮耀,這就是一種良好的動機。但對我們所有人而言,邊界並不是那麼清楚——它會變得模糊並且成爲某種自我鞭策。我們會在某一天快樂地爲主工作,而第二天又被渴望成功的偶像所統治。

雖然我們不應過度內省,導致我們徹底質疑我們所有努力做工的動機,但總是留意自己的抱負卻是有益的。我認爲這個基本原則會對我們有幫助:屬靈的志向催促我們努力,也要我們謙卑。

屬靈的志向催促我們努力

上帝創造我們要使用我們的雙手、我們的思想,及我們的時間,透過我們的勞碌去愛他人,祂也賜予我們商業思考、數學敏銳度、教學能力、閱讀稅務文件的耐心、或管理辦公室的組織天賦。當我們被以神爲中心的志向驅動時,我們的工作會做的最棒。

我們應該努力工作、上課、讀書、聽播客、尋找導師,或做任何對於我們實現志向有益的事。我們也應咬緊牙關,試了又試,而不是守株待兔、等候上帝爲自己「開門」。無論我們做什麼,成功總不會徒然發生——爲主勞苦需要我們忙碌勤奮地工作。

被動的人以「信靠神」爲藉口逃避個人努力,這或許聽起來很屬靈,但這種思想其實成爲懶惰與不負責任的藉口。若你不肯栽種澆水,「信靠神會賜下收穫」這種信心其實毫無價值。

就像其他新作者一樣,我也希望自己可以「信靠神」會把成功放在銀盤子上遞給我、有個出版商會敲門來找我。我不想爲營銷、平臺、或寫書計劃而費腦筋,我只想寫我喜歡的東西!但出版業並不是這樣運作的,沒有人會拿一份空白合同去找一個不爲人知的作者。如果我只期望容易的道路,那顯示我認爲自己有資格獲得成功,而這種「有資格」感來源於自己的驕傲。

信靠神不等於我們什麼都不做,而是使用神給我們的雙手去努力。

屬靈的志向令我們謙卑

雖然如此,無數人因錯誤的原因而奔忙。他們建立財富、名望和讚賞的祭壇,並從他們的成就中尋求他們的價值。這樣的自我強化在上帝的國度裡沒有地位。

神給我們每個人恩賜,目的是要我們爲了神的榮耀、教會的擴展,以及鄰居的益處,做神恩賜的管家。這不僅僅關乎正式的基督教事工。一位CEO、一個家庭主婦、一位作家、一位教師、一名醫生、一個服務員……乃至攝影師、農夫都能將這些志向融入他們的工作裡。

當我們謙卑又有志向時,我們會更加關注我們的工作怎麼反映神,而不是怎麼反映自己。我們會更有動力爲服事人的緣故去發展我們的技能,而不是爲自己。我們會培養創意,因爲我們喜愛效法那位創造一切美善的的創造者。我們會努力地藉著敬虔的正直經營增加我們的利潤,並作爲忠心的管家管理這些利潤。我們會接受升職,因爲我們想要更好地服事我們的家庭與員工。我們的努力不會是爲了自己的榮耀,而是上帝的榮耀。

我的志向是寫很多書、賣很多書,這本質上並沒有錯。我喜愛寫作,並相信這是神呼召我該做的事,我也希望我的勞苦有成果。何況,書本身不會結果子——除非人們閱讀它!但我知道我的志向是被玷污的——我的確也在渴望來自人而不僅僅是來自神的認可——而這是需要被釘死的。

我們要把虛榮心釘死,但並不是透過消減自己的志向做到這一點,而是透過精煉自己的志向。要徹底摧毀我們對榮耀自己的渴慕,我們就要讓神的榮耀銷化我們。沒有任何事比靠近那位聖者更能讓我們謙虛,我們越全心全性全意全力地愛上帝,我們的工作就越會是對祂的崇拜。


譯:沈昀熹;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How Do I Discern if My Ambition Is Godly?

Amy DiMarcangelo(艾米·迪馬倉基洛)是一位妻子、三個孩子的母親和來自新澤西的墨西哥玉米卷愛好者。她參與帶領主權恩典教會(Sovereign Grace Church)在瑪爾頓(Marlton)的福音事工,也部分時間地教自閉症兒童。
標籤
神的榮耀
偶像
工作
荊棘與蒺藜
分辨
野心
志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