嬰兒時受洗者無法接受作爲信徒受洗的情感原因
2020-01-02
| Thabiti Anyabwile

我在國會山浸信會實習時,很樂於參與成員面談,常在其他牧師負責面談時坐在一旁,也常需要自己進行面談。過去的幾個月裡,神似乎讓我碰到的面談對象都是些在信而受洗問題上有掙扎的人。他們通常來自有著嬰兒洗禮傳統的教會,現在要他們「再受一次洗」(他們會這樣稱呼它)的建議令他們深受困擾。

我不知道神爲何讓我參與到如此眾多的相關討論中。而如今我在大開曼群島第一浸信會牧會,這是一間和國會山浸信會神學立場類似,卻又吸引著眾多不同背景之人的教會。我愈加清楚地看見了神的智慧。我爲之前受到的訓練而感恩。

而我注意到對信而受洗這一立場的反對論點通常朝兩個路徑發展。一些人有自己很明確的神學認信,他們真誠地相信嬰兒洗禮的立場,並且在理解該觀點上受過很好的訓練。但是,坦白來說,這僅僅是我所見到的很小一部分人。

大部分人對信而受洗的反對意見與上述不同。他們覺得現在作爲信徒受洗就暗示著他們的父母、早前所屬的教會以及決定給他們嬰兒洗的人當中有人就是錯了,這讓他們的心靈困擾不安。換言之,他們不希望對他們所愛的,撫養他們的人或深愛的教會說出論斷、不感恩或缺乏恩慈的話。就我所面談過的大部分人而言,問題的核心就在這裡。

在這些情況中,我看到如果能明白至少兩件事,將對他們有幫助:

首先,他們的感受必須由聖經真理來決定,而非讓他們的感受去決定自己所接受的是否真理。我們通常以對這個或那個觀點的感受來決定我們所聽到的是否是真理,如果我們覺得它難懂或想不明白,通常就會拒絕它。如果它讓人「覺得對」或可接受,我們就傾向去接受它。但火車頭的引擎必須是神的真理,而我們的感覺則是跟著的車廂。我們必須存溫柔的心領受神的道(雅1:21),也就意味著我們必須讓感受順服在真理之下。這可能是一個緩慢的過程,但無論如何卻是必須的。

其次,我們需要幫助在這種處境下的人看見,對於很多來自嬰兒洗禮傳統的人來說,嬰兒「洗禮」的進行懷著一種盼望,就是真誠的得救信心會隨之而至。他們不相信洗禮的動作能拯救那個孩子,而是帶著將來得救的盼望。根據聖經的模式,成年人的信而受洗某種意義上來說,正是印證了早前儀式所蘊含的對將來的盼望。一方面來看,它暗示早期的實踐並不是一個洗禮,教會和家庭所做的並不符合聖經。但另一方面,這種情況所提供的則是一個機會,以自發的良心體認基督,爲洗禮中宣告的基督救贖之功歡慶,在洗禮中表明對神話語的順服,當然還有同樣重要的,爲父母或家庭在多年前的嬰兒洗禮中所盼望的能夠實現而歡喜,因一個成年的孩子願意在良心上認信基督,接受洗禮。

顯然,我並不贊同「嬰兒受洗」。但我也不認爲父母如此做的動機和盼望就應受指摘或遭到漠視。我認爲許多來到我們教會的新成員已經明白這些,也爲著父母對他們最美好的期望得著實現而歡慶,他們已在某種程度上藉著洗禮表達出基督的救贖和個人對基督的認識。這正是與我們心靈息息相關的事。


譯:EYZ;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作者博客:The "Heart" of the Paedo- vs. Credobaptist Matter

Thabiti Anyabwile(安泰博)是北卡羅來納州立大學理學碩士 ,現任華盛頓東南部安娜柯斯底亞河教會(Anacostia River Church)牧師,也是福音聯盟理事委員之一。他著書眾多,包括《尋找忠心的長老和執事》、《健康的教會成員》等。
標籤
洗禮
教牧
浸信會
嬰兒洗禮
信而受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