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長老會神學家如何塑造了我這位浸信會牧師
2021-03-22
| Jeff Robinson

(神)所賜的,有使徒,有先知,有傳福音的,有牧師和教師,爲要成全聖徒,各盡其職,建立基督的身體。(弗4:11-12)

使徒保羅告訴我們,神給了祂的教會很好的恩賜。聖經中的先知和使徒都是神所賜的,他們的聲音仍然通過神的話語——聖經——說話。神也在教會歷史中興起了一些重要人物,他們大膽地傳講和捍衛福音。神還差派了許多謙卑、蒙了恩膏的傳道人和教師進入今天的福音派教會,這其中包括了一位深刻地塑造了我的人:史普羅(Robert Charles "R. C." Sproul)。

史普羅在經歷了與肺病的長期鬥爭後,安全地抵達了耶穌的懷抱。然而當我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本文發表於2017年12月20日——譯註),我的書房裡四處都是他事奉的痕跡。我的書桌上放著那本《聖經·宗教改革研讀本》(Reformation Study Bible),我每天都會從這本聖經中讀到很好的個人靈修文章——這是一位在林格尼爾福音事工服事的朋友送我的珍貴禮物。在那本聖經裡夾著一本12月版的《桌邊談話》(Tabletalk)雜誌——在過去20年裡我一直是這本期刊的忠誠讀者。在我的神學圖書館裡散落著幾十本史普羅的著作、CD和DVD,甚至還有我的四個孩子熱衷的兒童作品。我的家人曾經花了一年的時間觀看和討論他的《從塵灰到榮耀》(Dust to Glory)視頻。

就像過去四分之一世紀以來許多珍視改革宗神學的人一樣,史普羅對我的生活和事工有地震般的影響。

我是浸信會基督徒,史普羅是長老會基督徒。我從來沒有這個榮幸與他個人結交,然而從真正意義上說,是他的教導形成了我的世界觀。當然,他的影響在改革宗福音派的範圍內還要更深、更廣,可以追溯到1970年代。

90年代中期,神使用聖經,加上史普羅的書籍和系列課程,讓聖經真理充滿我的頭腦。《神的聖潔》The Holiness of God)是我擁有的第一本嚴肅的神學書籍。《認識預定論》Chosen by God)就像一記重錘,攻破了我抵擋聖經中美好的預定和揀選教義的最後一堵牆。在我生命中,第一次感覺到我從奧林匹斯山頂看到了世界。我對「五大唯獨」、加爾文的「鬱金香」(TULIP)以及1517年10月31日那天意義的第一印象,是通過林格尼爾福音事工的CD和磁帶而來。史普羅播下了種子,神在我心裡增長了對神學和教會歷史的強烈情感。每當我讀到基督的工作,都會爲之喜極而泣,因爲我是神所揀選的孩子之一。

基督教英雄?

在伊恩·默里的《英雄》(Heroes)一書中,他參考了《牛津英語詞典》(Shorter 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然後爲英雄下了一個定義:「一個表現出非凡的......偉大靈魂的人。這靈魂的偉大往往與某個追求、工作或事業有關。」默里繼續寫道:「聖經所展現的英雄其實就是聖徒們,英雄並不是聖徒之外的一群人。因著耶穌基督,每一個基督徒都不平凡,都能達到榮耀。然而恩典在一些人身上如此閃耀,以至於照亮了許多人的道路。」

我覺得如果仰慕一些事工英雄也沒什麼錯,因爲聖經本身就提到說敬虔的人是可以效法的榜樣(例如,見希伯來書11章)。要總結出過去20年我從史普羅身上學到的所有東西是很困難的,但以下是他的教導照亮我道路的六種方式。

第一,每個人都是神學家

如果我們教會裡有年輕弟兄開始參與牧養事奉,我一定會送給他們一本史普羅的《人人都是神學家》(Everyone’s a Theologian: An Introduction to Systematic Theology)。即便無神論者也有自己的神學——對神和對我們這個世界終極走向的某種看法,雖然這看法是出於無知。每個人每天都在自己的神學或世界觀中生活。史普羅在林格尼爾福音事工的主要使命是教導、捍衛和傳播健全的聖經教義,這和以弗所書第4章所說的一致,這裝備對普通基督徒來說也是必要的。他對教義的熱忱,在令我熱愛教義這件事上發揮了不小的作用,最終使我在20年前回應了呼召、投入全職教牧事奉。

第二,把複雜的事情簡單化

作爲一名傳道人和教師,我必須努力使神的話語——尤其是帶著尖銳棱角、令人難以接受的真理——能夠被各類人所接受並吸引他們。對我來說,這也許是史普羅最偉大之處。

正如J. C. 萊爾在《講道要簡單》(Simplicity in Preaching)一書中所寫的:「讓難的事情看起來很難,這大家都會。但要讓難的事情變得容易理解,則是極少數講道者能達到的高度。」史普羅可以很好地解讀聖經文本或教義,將所有相關的歷史和哲學論點以驚人的清晰度展現出來——所有這些都只需要23分鐘,也就是他每天一集廣播的長度。他的著作也同樣精闢而有力。很少人有這樣的天賦——雖然我已經多次向神求這樣的恩賜了。

第三,得到正確理解的神學必然帶來對神的頌讚

很明顯,史普羅非常喜悅傳講真理。我要感謝他的事工,因爲他幫助了我也成了這樣的人。從他教學的語氣和那些最瞭解他的人的見證中可以清楚地看出,對真理的熱情充滿了史普羅,對在約翰福音14:6中稱自己爲「真理」的基督充滿了激動和喜悅。神學絕不應該是冷漠、僵硬、學術的追求,而應該引導我們走向上帝,走向謙卑、溫暖、熱誠的敬拜。

「敬畏的人從來不會抱怨教會很無聊。」他說。史普羅能寫出《神的聖潔》這麼好的著作,正是因爲他站在對聖潔之神的敬畏中。

第四,牧師-神學家應該是一個「真實」的人

在成長過程中,我害怕那些充斥於「鄉村浸信會」圈子裡的傳道人。他們禱告的時候用的是伊麗莎白式英語,他們常常責備我愛棒球多於愛耶穌、責備我從皇后樂隊的專輯中聽到了很多反基督教的信息,但卻從未真正幫助我瞭解因信稱義。許多人似乎生活在一種根深蒂固的恐懼中,正如H.L. 門肯(H. L. Mencken)在談到清教徒時的名言——害怕有人在某個地方享受樂趣。可悲的是,我沒有看到多少教會領袖在耶穌裡感到有樂趣。

在我與史普羅的幾次個人接觸中,我被他的平易近人所打動。我們最長的一次談話是關於他最喜歡的兩支球隊:匹茲堡鋼人隊和匹茲堡海盜隊。他帶著不小的熱情,對70年代鋼人隊的鋼幕防守(Steel Curtain defense)和海盜隊傳奇人物羅伯託·克萊門特(Roberto Clemente)的榴彈炮般投球手臂進行了一番抨擊。他的佈道和授課內容豐富,講述的個人軼事充滿了生命力,令人覺得史普羅就像一個敬愛的叔叔。一會兒他會講到關於維斯塔(Vesta)和孫子們的有趣故事,一會兒又會講到一個關於他信仰上慈父約翰·格斯特納(John Gerstner)的軼事。

這都是與人交往的好方法。而最根本的是,我們牧師都蒙召去服事人。

第五,沒有什麼真理比神的主權和神在基督十字架上的恩典更甜美

這些真理構成了史普羅教導的中心,因爲它們也構成了聖經教導的中心。史普羅有四句令人難忘的名言可以說明問題:

  • 一個替代者已經來到了我們所處的空間和時間,神親自指定了要祂承擔我們過犯的重量和刑罰,爲我們的罪成爲贖價,並爲我們挽回上帝的憤怒。這就是福音。
  • 如果神沒有主權,那麼神就不是神。
  • 一個只有愛、只有恩典、只有憐憫,沒有主權、沒有公義、沒有聖潔、沒有憤怒的神,就是一個偶像。
  • 只要我們認爲神欠我們憐憫,我們就不懂憐憫。

第六,堅持忠心,把結果交託給神

史普羅影響了數不清的、數以千計他從未見過的人,這說明他的講台上有一個一致的信息:「神已經交託給我們的是傳道的事工,而不是傳道的結果。」他傳講聖道、教導聖道,並相信神的靈會應用聖道——神也的確這樣做了。「如果神說了,就沒什麼可爭論的。」只有神能修正我們的思想:「如果神的話語中有什麼我不喜歡的東西,那麼問題就不在於神的話語,問題在於我自己。」

給予榮譽是應該的

是的,即使是最優秀的人也最多是人。史普羅和每一個亞當的後裔一樣,都有缺陷(我也是從他那裡第一次聽到「即是義人也是罪人」simul justus et peccator這個詞)。然而,與保羅在羅馬書13:7中所說的一致,我希望將榮譽歸於應得之人。因爲沒有幾個人比史普羅更能塑造我對神的思考,所以他是值得高度稱讚的。我很感謝神把他賜給祂的教會,這個急需歸正的時代需要他這位堅定的改革者。

幾年前,史普羅的一句話在社交媒體上瘋傳:「當他們把我冰冷的死手指從聖經上撬下來時,我就退休了。」史普羅並沒有退休,他的救主帶走了他,他現在親眼得見救主了。但值得慶幸的是,他的亮光通過書籍和講道,以及他的一大批屬靈兒女的生活和事工中繼續燃燒著。


譯:DeepL;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How a Presbyterian Theologian Formed This Baptist Pastor?

Jeff Robinson(傑夫·羅賓森)博士畢業於美南浸信會神學院,是福音聯盟的高級編輯,同時牧養位於肯塔基州路易維爾的基督團契教會(Christ Fellowship Church)。他也在神學院擔任教會歷史方向的客座教授,並在浸信會安德魯·富勒研究中心(Andrew Fuller Center for Baptist Studies)擔任研究員。傑夫和他的妻子麗莎(Lisa)有四個孩子。
標籤
福音
史普羅
見證
改革宗
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