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我有話要說
2018-11-01
—— Nancy Guthrie

當電影《國王的演講》(The King’s Speech)到達高潮時,英王喬治六世(King George VI)終於在他非比尋常的語言治療師激發下,大聲吼出,「我有話要說!」(I Have a Voice)——這一刻,是他與口吃作戰的轉折點,最終他不負使命,成功在戰時帶領了他的國家。

我猜想,總有那麼一刻,我們會發現自己「有話要說」——並且,我們要說的話,值得這個世界傾聽和銘記。我們要勇敢地爲不能說話的人發聲;我們要謙卑地爲正義、憐憫和公義發聲;我們要毫無羞愧地爲神應得的讚美發聲。  當耶穌進入耶路撒冷時,法利賽人讓耶穌制止那些大聲讚美上帝的門徒,耶穌說:「我告訴你們,若是他們閉口不說,這些石頭必要呼叫起來。」 (路19:40)

當我聽到柯林·菲爾斯(Colin Firth)飾演的喬治六世掙脫羈絆,高聲宣稱:「我有話要說」時,我禁不住想到「渴慕神2008國際會議」中鮑勃·考夫林帶來的信息「語言的奇蹟:當我們歌唱時」(Words of Wonder: What Happens When We Sing)。我一直在思考他所說的:

問題不是「你有話要說嗎?」

問題是「你要歌唱嗎?」,如果你被十字架上的耶穌贖回,那麼你確實應當歌唱。

「我有話要說」表面上看起來,多半是關於我的想法、權力和地位,並以此確立我的力量,維護我的主張。然而,當我說「我要歌唱」時,是高聲頌揚那位滿有慈愛憐憫的、至高的神,是祂尋找和拯救像我一樣的罪人;是邀請祂在我的生命中掌權,在祂的光照下看到自己,並讚美祂的權柄和偉大,讓祂的真道重塑老我,讓祂的真理澆灌新生。

柏蒂(Bertie,喬治六世小名)最終是如何能夠演講、呼召,找回他的聲音的呢?在一生之久的沉默後,他終於宣泄出深深禁錮在王室禮儀下的傷害、挫敗和怒氣。因爲這樣的宣泄情節,影片被定爲R級。我必須放棄什麼才能從表達自己,轉向讚美神呢?我必須放下驕傲——這樣的驕傲,使我擔心我的嗓音是否動聽,多於關注救贖主的榮耀;我必須放下自戀——這樣的自戀,讓我過多關注自己的想法和身邊人的評價,關注我的憂慮和我的計劃;我必須善用神所賜下的聲音,好好宣告神在這世界上的榮耀,無論是我的城市、我的家庭,或我的頭腦。是的,毋庸置疑,祂當得我們至高至純至深的情感,這情感讓讚美宛若新生。

我要大聲說話,更爲重要的是,我要大聲歌唱。「耶和華是我的力量,我的詩歌,也成了我的拯救。」(出 15:2)


譯:孟劼;校:謝昉

Nancy Guthrie(南希·葛絲瑞)是田納西州富蘭克林的基石長老會教會的成員。她在自己的教會,在美國各地和國際會議上,以及在《在舊約裡看見耶穌》系列書籍和DVD中教導聖經。 通過她與她丈夫大衛主持、爲那些因爲失去孩子而哀傷的父母舉辦的「暫時退修」活動,通過「分擔悲痛」系列視頻以及諸如《持守希望,聆聽耶穌對你的悲傷說話》的書籍,南希爲哀傷中的人提供陪伴和聖經輔導。
標籤
影評
讚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