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歲高齡的巴刻:論失明卻看見基督
2018-10-16
| Ivan Mesa

「在聖誕節期間,黃斑退化症突然臨到我身上,所以現在我不能再閱讀寫作了。」

黃斑退化是一種無法醫治的眼科疾病,會讓人失明。對於許多一直欣賞、得益於巴刻文字事工(他寫了各種書籍、刊物文章、書評、字典詞條及著作前言,超過300篇)的人來說,這消息特別讓人難過。

現年89歲的巴刻將不能再像從前那樣寫作、旅行或進行任何固定講道。雖然他現在仍保留著眼球外圍的視力,但人懷疑他是否能重新獲得閱讀的能力。

巴刻最近在一次電話訪談中對我說:「神知道祂在做什麼。」巴刻不是因懼怕或自憐而癱瘓,而是充滿信心,「這是從總部來的一個清楚信號,我把這看作是從祂而來。」

不管他的回應是出於英國人的剛強,還是幾十年成聖的結果,巴刻都是在活出他長久以來相信和宣告的一條真理:神掌管主權,在凡事上顯爲良善。巴刻指出:「祂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我已經有足夠多的經歷,知道祂在各方面都是良善,以至於不懷疑目前的光景。」他補充說:「一些美好的事,一些榮耀祂的事,要從這件事而出。」

以下是我與他談話其餘部分的記錄。

失去了寫作、閱讀和講道的能力,這對你來說是不是特別難以接受?

不會。在我還有體力可以做這些事的時候,我是關注、甚至焦慮要努力做這些事。現在我不再能做這些事了,我承認神掌管主權。「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伯1:21)現在我將近90歲了,祂已經在做收取的工作。我在這世界上繼續活下去的時候,在體力方面我不會變得更強壯。我不知道怎樣活著,我還能繼續活多久。

在感情方面,這是不是一種艱難的考驗?

在感情方面,這並沒有對我產生衝擊,因爲畢竟我已經將近90歲了,無論如何我遲早都會停下來做不了這些事,因爲我不再會有力量。神已經對我們非常良善,我們沒有一個人像如此多與我們一樣年紀的人那樣,受到任何形式癡呆症的衝擊。我們都蒙祝福沒有遭遇這些事。你要承認這是憐憫,應當感恩。

傳道書是你最特別感到珍貴的一卷聖經,過往年間已經從中獲取極大智慧。你曾說過,傳道書治癒了你年輕時候的憤世嫉俗。在人生的這一邊,那位年老的智者已經教導你什麼功課?傳道書最後一章,第12章,在你人生這階段,是不是要比40年前讓你更有特別共鳴?

傳道書的作者已經教導我,就是認爲你能爲生活制定計劃,掌控人生,這是愚昧的想法。如果你嘗試這樣做就會受傷。你必須承認神的主權,把智慧留給祂。

傳道書現在告訴我的,和40年前告訴我的一樣,就是我們會消耗殆盡,體力支離破碎。人會變老,變老意味著失去你年輕時曾擁有的機能和力量。神就是用這種方式預備我們離開這世界,去到祂正帶我們去的一個更美好世界。傳道書12章的信息就是:「按你所能在生命早期重新與神建立正確關係,『你趁著年幼,當記念造你的主。』(傳12:1)」不要拖到將來某個時候,那時你很有可能根本不能很好處理這件事。

在你生命後來這些日子,呼召對你來說發揮什麼作用?

我能說的一切,就是人的思想能力和體力衰退,所以人對自己能做什麼,應當做什麼的認識,要從我不能再做什麼這角度進行調整。基督教現實主義在這一點上闖入人生。神不會呼召我們去做我們不再有能力去做的事。

你現在是不是更多思想天堂和永恆?

從積極方面來說,按我認識的永恆的本質——這永恆在我眼前,是我的結局——很簡單就是享受與主同在。

在這個世界上,祂給我們事情去做,我們辦理祂交給我們的任務,以此證實我們是祂兒女的身份。在那裡,我們與祂的關係是更密切(是從比在這世界更認識到這一點的角度來說更密切)。我就是在這方面展望在永恆裡的重點,作爲一個在神手中的人,一直按照這方向,我等待要看這如何實際得到實現。

每天默想半小時,從未間斷的人,應當就是巴克斯特,那位17世紀的清教徒。他生活在痛苦當中,有各種痛苦的身體狀況,是在他那個時候不可能治癒的。但面對痛苦,他生活有平安,這是因爲他的盼望,就是榮耀的盼望給他加力的緣故。

有沒有任何具體的想法,想到我們活在神面前直到永遠的將來,是現在特別打動你的?

與其說有,我實在要說沒有。神啓示的任何一部分,可能都會以一種新方式活生生呈現在我面前,指向我的盼望,是我盼望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祂的啓示在任何特定時候可以帶來衝擊的威力是無限的。當你與神同行,有一些時刻祂會給你特別的喜樂,特別深深感受到作爲祂兒女的平安喜樂——這些事情已經發生在我身上,我認爲這些事情發生在所有其他真基督徒身上。這沒有什麼特別的。

如果你完全失明,有沒有任何肉眼可以看見的事物是你最難捨棄的?

再一次,對我來說回答就是沒有。我想我能學會不再看見我曾見過的任何景象,都能繼續活下去。

你花了幾十年時間默想和背誦神的話語,這對許多人來說已經不讓他們感到驚奇。追求這些屬靈操練,這在你人生這一階段轉換成了怎樣的狀態

我發現現在比從前更有可能關注神他自己和祂的計劃、旨意和作爲。我認爲所有這些事情已經更深深地紮根在我的思想和心裡。我相信我不像從前那樣膚淺了。

我沒有什麼特別震撼的要彙報;我相信我是穩定向前,進入聖經談論的一切實在的實現——我說的一切的實在,是與神相交的經歷。

按我的理解,我並不是一個轟轟烈烈的人。我並不認爲我對主恩典的經歷是轟轟烈烈的。我要說這經歷一直是穩定的,我要爲此感謝神。

你如何評價「年輕、躁動、改革宗」這場運動?對這場羽毛未豐的運動,你有什麼鼓勵和勸勉的話要說?

記住神所計劃的,恩典整體運行的目的,就是讓一家教會成爲完全,作基督的新婦,在一種宏偉的意義上,成爲基督的形像。並且神並不是在做個人主義的事。有一種分別,不是所有福音派基督徒都能分辨,就是個人主義和個性之間的分別。作基督徒,這讓你的個性成熟和擴展,但個人主義是一種形式的犯罪,而個人主義在我看來,對年輕、躁動、改革宗的人士仍是一種試探。改革宗基督教信仰至關重要的運動,連同對恩典教義和恩典生活的重新發現,這一切仍需要把個人主義從中擠出去,隨著成熟,對個人主義的清除必要發生。參與這些運動的人需要非常清楚,神的旨意是讓一家教會慶賀祂的榮耀。如果目前我們把我們的時間用在不注重教會的事或跨宗派運動上,那麼這應當被看作是朝著看重教會,而不是朝著個人主義邁出的步驟和冒險事業。個人主義,不好;看重教會,好。

總體來說,你會說你因這場運動受到鼓舞嗎?

是的,我看不出任何在一切光景下都聚焦在神身上的基督徒怎麼可能不會受到鼓勵。因爲神掌權,我就看不出任何基督徒怎麼會灰心——神知道祂在做什麼,萬事互相效力,叫按祂旨意被召的人得益處(羅8:28),而我們的盼望是在基督裡。這些事情不改變,這些事情是我們應當關注。

回到教會的中心地位這個問題,我認爲清教徒起了工具一樣的作用,讓我們重新關注教會。

清教徒是從頭到腳全人注重教會的人,他們有非常強烈的個性,他們對基督徒個性的強調,我認爲並不亞於任何信徒群體對此曾經發出的強調。但他們注重教會,他們做的一切,是爲了建造教會,看教會是基督的身體,是神所有恩典旨意的目的。我認爲我們仍然需要在這方面學習,也許就像第一次發現一樣學習這一點。

清教徒看爲是處於中心地位的那件大事,就是與神相交,他們把這理解是與父、子、聖靈相交。他們的特點並不是不平衡,你如此經常,甚至在今天那些支持清教徒的人身上看到這種不平衡——我指的是那些人聚焦在基督身上,卻排斥聖靈,或聚焦在聖靈身上,排斥基督。我認爲清教徒有奇妙的平衡。他們發表的著作表明了這一點,是非常成熟的。這和成爲敬虔這一目標的關係,與正確訓練、操練身體,造就一位達致得到呼召要發揮作用的運動員的關係是一樣的。

如果你要對教會說臨別贈言,你會說什麼?

我想我可以把它濃縮成一句話:「在每一個方面都榮耀基督。」


譯/校:古舊福音

Ivan Mesa(伊凡·梅森)是美南浸信會神學院的神學碩士,擔任福音聯盟的圖書編輯,負責收集和編輯書籍,監察長篇文章和評論,並幫助管理社交媒體。他和妻子薩拉住在肯塔基州的路易斯維爾。
標籤
死亡
疾病
清教徒
古舊福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