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從他們而出,也是爲他們而來
2019-11-01
| Sam Guthrie

整本舊約爲我們預備了聖誕節的早晨,而新約則是以一個對我們的生命有著重要意義的家譜開篇(馬太福音1:1-17)。

耶穌的家譜不僅僅是一串名字,只要快速瀏覽一下,就能抓住福音的「實質」,它也不是在那之前的以色列故事。相反,耶穌的家譜給我們提供了一個鳥瞰神鮮活而又具歷史性應許的視角——這應許使我們立足於過去,如今又堅固我們,並將我們推向未來。 

爲王的到來預備道路

馬太有意列出這些名字,心中存著那個關於彌賽亞的應許。事實上,他的家譜並不是一個靜態的名單,而是一部偉大戲劇的素材。就像亞伯拉罕這個名字,讓我們想起了以色列被拯救是由於以撒超凡的出生。從大名鼎鼎的大衛到粗略帶過的以利亞敬,這家譜揭開了以色列救贖的劇本。

此外,它還不同尋常地納入了女性。被提到的幾位女性在不同程度上以濫交和貧窮爲特徵:她瑪曾化裝成妓女和她的公公猶大同寢;喇合可能是個妓女,在耶利哥的城中隱藏了以色列的探子,因爲她相信神救贖的大能;路得,一個摩押女子,本是被禁止進入以色列家的,直到波阿斯娶她爲妻;拔示巴,被簡單地記載爲「烏利亞的妻子」,與國王通姦;馬利亞,耶穌的母親,因未婚先孕被輕看。 

家譜中的這些男人和女人代表了耶穌所出自的人群,耶穌也是爲他們而來。耶穌並非出生於良好的王室家庭,上帝的兒子選擇了這樣一個特別的家族脈絡,完全瞭解它的任性和罪惡。布萊恩·史蒂文森( Bryan Stevenson)是一位作家兼律師,他常和監獄裡的犯人打交道,他經常對他們:「你們比你們所做過最壞的事情還要壞。」 在這個族譜的最後,救贖主的降生以最真實的形式宣告了這種情節:你比你做過的最壞的事情還要壞。你的罪是大的,然而神對你的愛更大。

馬太所列的家譜給了我們一個又一個名字,他們是被雜亂地、有目的地、命令式地安排在歷史的進程中,進一步爲耶穌預備了道路。這是一份真實的人物名單——全都是罪人,有些是有信心的——他們經歷了磨難和幽谷,塑造了以色列的歷史進程,將我們帶到了童貞女生子的門口。

應許的背景讓我們從苦讀舊約以及被動閱讀馬太福音的家譜,回到了我們座位的邊緣。因爲耶穌,我們不能再用同樣的方式看待在他之前的經文。正如神學家泰德·比林斯(Todd Billings)所言:

鑑於耶穌基督的降生,舊約呈現出了新的、無法預見的重要意義……耶穌不只是一位偉大的教師,也不僅僅是一位長著四肢和嘴巴的神。在耶穌裡,整個以色列歷史,乃至透過以色列,整個人類歷史被重述或被重新演繹了一遍。

不過這次,它完美地成就了。 

等待王的再來

我們也必須知道這個應許在我們當前爭戰中的範圍。正如以色列人在黑暗罪惡的世界等待他們的王來臨,我們也在如此等待。無疑,這樣的等待伴隨著痛苦和不確定。在《指環王:雙塔奇兵》中,山姆和佛羅多正在執行他們不太可能完成的任務——拯救中土世界。在極度絕望中,佛羅多說:他不能再堅持下去了。山姆這樣回答:

我知道。一切都是錯誤的。按理我們都不應該在這裡,佛羅多先生,但是現在我們在。這就像那些偉大的故事一樣,那些真正重要的故事。它們雖然充滿了黑暗和危險,有時候你甚至不想知道結局會如何,因爲結局怎麼會是令人開心的呢?發生了這麼多的壞事,這個世界怎麼可能再回到它起初的樣子呢?但是到最後,這陰雲將會過去,甚至黑暗也會過去。 新的一天會來到。當太陽照耀的時候,它會發出更加清晰的光芒。這就是那些陪伴著你的故事,它們很有意義。雖然你現在還太小,不能理解其緣由。但我想,佛羅多先生,我能理解,我現在已經明白了。那些故事裡的人們,他們有很多次機會回轉,但是他們沒有。因爲他們抓住了一些東西……在這個世界上還有一些好人,佛羅多先生,值得爲之奮鬥。

山姆所說的那些人就像是舊約中的男女英雄們,許多的見證人走在了我們的前面。因著基督的緣故,我們與他們同作見證。他的降生使以色列的歷史和我們的歷史都變得完全了。它證實了那些故事裡的每一個名字,是它們指向了那個最偉大的名字:奇妙、策士、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以賽亞書9:6)

基督的降臨, 我們可以堅定不移、滿懷期望地讀馬太所列的家譜,因爲我們知道誰在家譜的盡頭。我們知道誰在第一個聖誕節的早上降生了,我們也知道誰在第一個復活節主日復活了。 同樣,我們知道新的一天將要到來,到那時神的榮光會照亮一切(啓示錄21:23 )


譯:Feng Lin;校:劉晴。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Jesus Came From Those He Came For

Sam Guthrie(山姆·格斯裡)畢業於哥登學院(Gordon College),目前在阿拉巴馬州伯明翰的一家軟件公司工作。 他和他的妻子,漢娜,是救贖主社區教會(Redeemer Community Church)的成員。他們喜歡跑步,咖啡,還有戶外活動。
標籤
舊約
道成肉身
聖誕
新約
家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