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霍費爾給我們的功課:你是否站起來反對不公義?
2020-07-01
| Jessica Hooten Wilson

有沒有想過,如果你在有生之年看到希特勒上臺,或者看到白人學校禁止黑人孩子入學,你會怎麼做?勞拉·法布里斯科(Laura Fabrycky)在她的著作中提醒我們,我們現在的行爲和當時德國基督徒的行爲幾乎完全一樣。因爲我們這個時代正在經歷的的爭議、不公、緊張或絕望的困擾,並不比我們之前的時代少。

這正是法布里斯科關於朋霍費爾的新書《朋霍費爾故居之鑰:探索迪特里希·朋霍費爾的世界和智慧》( Keys to Bonhoeffer’s Haus: Exploring the World and Wisdom of Dietrich Bonhoeffer)所關注的主題。正如朋霍費爾看著柏林的猶太會堂被燒燬,我們也看著暴亂者放火燒教堂、汽車和商店。我們又做了什麼呢?無論我們過去在本地社區或國家政治舞臺上扮演了什麼角色,都正是我們在另一個歷史時期會做的事情,對這一現象的清楚認識應當對我們產生行動號召。

法布里斯科的這本書並不是簡單的朋霍費爾傳記,而是與他的人生故事互動。這本書之所以變得尖銳,是因爲法布里斯科在通過她自己的視角講述朋霍費爾的故事(她曾在朋霍費爾被捕前居住的柏林家中自願擔任導遊)。她意識到自己有一個獨特的中間身份(她是一位美國外交官的妻子),但卻沒有完全被德國文化同化。然而,她確實以一種有意義的方式參與到對朋霍費爾的審視中,得以用另一種視角來審視她的美國文化。

書名中的「鑰匙」指的是法布里斯科從朋霍費爾的故事中汲取的教訓,因爲她的故事與朋霍費爾本人的故事有重疊和呼應。因此,閱讀這本書就是在體驗她的知識:如果法布里斯科能從朋霍費爾的故事中得著啓示和作出回應,我們每個人也都有機會以類似的方式回應朋霍費爾的一生。

朋霍費爾與不公義

英雄基督徒的傳記太容易蛻變成對主人公的浪漫主義想像,但法布里斯科卻將對朋霍費爾聖徒般的浪漫主義想像全部卸下,向我們展示了一個可以效法和靠近的美德與信心榜樣,讓人覺得親切、與自己相似,因此如果我們不能嚮往以他爲榜樣就會有罪疚感。

她重述了朋霍費爾的歷史和一生。她追溯了朋霍費爾前幾代祖上的歷史,這個家族一直有著深厚的公民責任感,包括他91歲的祖母——她曾不顧納粹衛兵的禁止,強行進入一家猶太百貨公司買東西。藉此,法布里斯科讓我們看到勇氣和毅力的傳承對於塑造一個特定時間和地點的英雄有其重要作用。

法布里斯科拒絕了美國理想中的孤膽英雄或自力更生的個人形像。相反,她專注於朋霍費爾所屬的世界和群體,專注於鼓勵和加強他反對不公義世界的友誼。當她描寫朋霍費爾在紐約度過的那一年時,她專注於他與哈萊姆區阿比西尼亞浸信會(Abyssinian Baptist Church)的來往。比就讀的聯合神學院附近的靜態、精英、白人教會,這個被邊緣化的黑人教會對他的信仰影響更大。法布里斯科因此在文中說:「(在阿比西尼亞浸信會)的那套神學是在共同體中歌唱、宣講、生活和獲得實踐的」。雖然法布里斯科沒有得出直接的聯繫,但我們這些熟悉《團契生活》《做門徒的代價》等書的人必然認識到,朋霍費爾思想的根基在與他一起崇拜的這個哈萊姆社區共同體(指阿比西尼亞浸信會——譯註)。

雖然法布里斯科在本書中所寫的時代與喬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布琳娜·泰勒(Breonna Taylor)、阿貝瑞(Ahmaud Arbery)等人慘死的時代相去甚遠,但她的書卻直接說到了現今這個時代,我相信在這個時候出版也是神的護理。在這本書中,我們讀到一位德國神學教授在面對國家不公義時拒絕保持沉默。法布里斯科在爲本書做推廣時所做的演講中所說的話對2020年的美國人很有啓發意義:

在納粹時代,基督徒在這裡和其他地方都辜負了他們的猶太鄰居,以及其他許多屬於不同群體的人。他們在本該大聲說話的時候卻保持沉默;他們是迫害的同謀,有時甚至是樂此不疲的參與者。他們經常利用自己的信仰爲暴力和種族滅絕辯護。……他們沒有看到自己的生活與那些族群是彼此相連的。

我們該如何回應?

同樣的話也可以問那些目睹了針對黑人和有色人種弟兄姊妹所做犯罪行爲的白人基督徒。我們和他們的生命本該是彼此相連的,我們認識到這一點了嗎?我們如何回應神放我們所在的這個時間、這個地方? 

1964年,馬丁·路德·金於柏林牆倒塌前在東柏林的一座教堂裡佈道。法布里斯科在慶祝一個美國節日時參觀了那間教堂,並聽到了他的佈道錄音。「從本質上來說,」馬丁·路德·金當時對著這群擁擠的、注意力高度集中的德國聽眾說,「我們在基督耶穌裡都是一體的,因爲在基督裡沒有東方人、沒有西方人,不分北方人或南方人。」金知道,正如「並不分猶太人、希臘人,自主的、爲奴的,或男或女」一樣,我們不應該區分東方人、西方人,也不應該區分白人和黑人,「因爲你們在基督耶穌裡都成爲一了。」(加3:28)。

當納粹開始迫害朋霍費爾的猶太鄰居時,他冒著一切危險去愛他們。正如一位到過朋霍費爾故居的遊客告訴法布里斯科的那樣,朋霍費爾「放下了對自己生命的主權」如果我們要在我們所處的時代和地方聲稱自己跟隨了耶穌基督,我們必須效法朋霍費爾,就像他效法耶穌一樣。法布里斯科通過她引人入勝的敘述,迫使我們像朋霍費爾那樣生活,放棄對自己生命的主權,使我們可以自信地說:「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裡面活著;並且我如今在肉身活著,是因信神的兒子而活。」


譯:DeepL;校對: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Lessons from Bonhoeffer: Are You Standing Up to Injustice?

Jessica Hooten Wilson(傑西卡·胡頓·威爾森)是布朗大學人文系的助理教授,她教授的內容涵蓋從蘇格拉底到弗蘭納里·奧康納的各項內容。
標籤
歷史
書評
種族
新書
朋霍費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