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子卻不喪信心
2019-11-22
| Sarah Eekhoff Zylstra

弗雷澤(Frazer Gieselmann)和丹娜・吉爾澤曼(Dana Gieselmann)在上個月埋葬了他們6歲大的女兒。

露薏絲・米爾翠德(Louise Mildred),小名米拉(MIlla)2歲時第一次癲癇發作,她被診斷患有巴登氏症,一種罕見且致命的神經系統失調疾病。幾個禮拜之後,她的妹妹愛兒(Elle)也被診斷出患有相同的疾病,姐姐安・卡萊爾(Ann Carlyle)卻沒有這個遺傳疾病。

過去三年,弗雷澤和丹娜拉著他們的兩個女兒到處看醫生、抱著他們挺過癲癇,然後看著他們失去行動靈敏的能力。愛兒九月份時還有機會開始一個實驗治療方案,但對米拉來說一切都已太遲了。

她在11月2日滿6歲。僅僅24天后,她的母親在博客上說:「米拉和耶穌在一起了,讓我們爲此讚美主吧!」

當經歷了對於任何一名父母來說都是最糟的夢魘時,吉爾澤曼夫婦所相信的神的良善,也受到試煉和擴張。這對夫妻緊緊倚靠著他們​​父母親傳承下來的信心,度過無數個和女孩們醒來的夜晚和一份又一份帶來壞消息的醫學檢驗報告。

他們也倚靠教會,希望教會能托住他們。

黑暗中的信心

「人們常對我們說『我不知道你們怎麼做到的,』」弗雷澤說。「但你沒得選,你沒有任何選擇。這就像如果我不把谷片放進女孩們的碗裡,她們就不會吃。」

這對夫妻站立在世代傳承的信仰根基上,兩人都在教會長大,弗雷澤的成長背景是一個獨立教會,丹娜則在她父親牧養過的幾間改革宗浸信會中成長,兩人也都在基督教學校就讀。

「那(背景)對我們是個關鍵,」弗雷澤說。 「我以前從未發覺有多少根基在當時被建立起來。」

雖然沒有活出完美的神學或獲得完美的教導,「但我比較少批評挑剔我的背景,也比較懂得感恩。上帝在我們還不知道的時候就預備了我們,」弗雷澤說。

雖然教會和學校的背景很重要,但是神才是「在我們生命中保守我們信仰的那位,」丹娜說。「神的手一直在我們身上。」

米拉很愛禱告,她的祖父母也是——她們每天早上4點鐘會起床禱告。 

米拉的外公鮑勃・瑞奇(Rob Richey)說:「那就是我們會做的事。」他是一位退休的牧師,一所高中的聖經老師,曾多次教導過上帝的權能。

「神在祂的全能和人的責任這個議題上,沒有告訴我們怎麼彼此切合,但祂告訴我們兩個(祂的掌管和我們的責任)都同樣的真實。當上帝不告訴我們一切的事情,但兩者都是真理的時候該怎麼辦?我們應當信靠。」

米拉很小的時候就受苦、離世,但神仍然是良善的,並且這些都在祂的掌管中。

瑞奇說,兩件事都是真的,雖然我們看不見它們如何彼此效力,但「我全心相信現在她和她的救主在一起。」

因爲如此,瑞奇在失去他外孫女,並看著他的孩子失去女兒的生命最黑暗的時刻,仍然堅持著信心。

傳承

弗雷澤和丹娜在盡力地將他們的信仰傳承給女兒們。他們每天爲孩子禱告,並且送安・卡萊爾到一所基督教學校就讀。

弗雷澤說:「學校群體和各個家庭大大地安慰支持了我們和安・卡萊爾,那真的是很大的祝福,因爲她在那裡度過許多時光。」

吉尓澤曼一家的教會也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

「在這一整件事情的過程中,我們承諾每個星期天都要持續去教會,我們不想幾個月都不去,」弗雷澤說。

那並不簡單。星期天早上,他們必須一邊盯著愛兒(不能讓他離開我們,否則她會癲癇、摔倒然後撞到頭),一邊爲兩個女孩洗澡,還有讓大家在10:30前出門。

弗雷澤說:「我們不在乎我們的感覺怎麼樣,我們將參加主日崇拜視爲優先,因爲有比我們更爲重要的事,我們得相信神在那裡與我們同在,而且在以某種方式做工。」

在群體中崇拜是件「大事」,雖然弗雷澤和丹娜在擠滿事情和工作的日子當中只能抓到一點零碎的時間靈修。 

「G」團隊

弗雷澤說,共同敬拜是一個祝福,它是在許多方式裡,最能感受到神同在的一種。

他們還能透過「G」團隊經歷神的同在。

弗雷澤說:「我們在(女孩們診斷出來後的)那年夏天看到這個團隊慢慢的被建造起來,先從一個人開始,一個朋友連結另一個,到了十月,一共有三個女生。十二月的時候,一共有八個人。」

G團隊最後一共由來自四個不同教會的10個朋友和家庭成員組成,他們張羅一切的事情,從餐點(他們每週供應吉尓澤曼一家人三餐,至今三年了)到幫助支付醫藥費用的家庭基金。

米拉5歲生日時,他們聚集了300人,舉辦了一個大型派對,慶祝他們不確定她是否能看得見的裡程碑。他們一起攢航空裡程,或號召私人飛行員幫一家人能讓愛兒每幾個禮拜飛到愛荷華接受治療。他們每天在上學前和放學後都安排了人手到家裡幫忙。

上帝也在其他的地方供應。弗雷澤做的是商業房地產貸款,他的員工也讓他休假照顧女兒。好幾年,米拉和愛兒都參加孟菲斯第二長老教會(吉尓澤曼一家人去的教會)舉辦的親子日出遊。

史亞・黛咪(Shea Deme)解釋:「我們在預算裡想辦法讓他們能有一對一的照護人員。」米拉的照顧者是一位86歲的梅尓芭太太,在第二長老教會聚會超過20年。

黛咪說:「米拉和梅尓芭太太一整天都在一起度過,每個人都願意幫助米拉和愛兒,好讓丹娜能安心地去超市。」

星星王國之旅

吉尓澤曼一家的祝福散播到了家以外的地方。大約一年前,一個朋友出了一本書,叫做《星星王國之旅》(Voyage to the Star Kingdom)。

故事中,一家人得抵擋對抗一場「強勁的風暴和滂沱大雨。」當村民試著幫助一家人的時候,雨水水位卻不斷升高。星星國王送出救援,還有前往他宴席的邀請函。問題是:兩名最小的女兒先受到邀請,他們得離開家人,獨自旅行。

雖然這本書在亞馬遜和Goodreads獲得五顆星,弗雷澤一開始卻看不下這本書。這本書的故事就是他家的故事,甚至連插圖都是依照他們畫的。

第一次看完後,「我一兩個月都沒有再看過,」弗雷澤說。然後我又蜻蜓點水式地重拾這本書,直到現在我能倒背如流。我越來越喜歡那本書,她(作者Ann Riley)用充滿幫助又栩栩如生的方式描寫信心的原則。

《星星王國之旅》也在幫助其他人。亞馬遜上的留言有許許多多的小故事,在表明書中信息的力量。

一個人留言說:「我們去年很突然地失去了我們2歲的女兒,我無法形容這本書對我們的意義有多大。」

弗雷澤說,要從死蔭幽谷中看見上帝的計劃很難,這條路「艱困又令人泄氣,」但不是沒有「偶爾在我們身邊出現的美好⋯⋯這是祂的故事,而我們相信祂。」


譯:楊沐信;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Losing a Child Without Losing Faith

Sarah Eekhoff Zylstra(沙拉·茨爾察)是福音聯盟的資深作家,於西北大學獲得新聞學碩士學位。
標籤
教會與文化
教會
苦難
神的主權
爲人父母
生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