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爲榮耀神而化妝
2021-03-25
—— Sarah Phillips

我喜歡美妝產品。只要一刷Instagram,一不小心我就已經在購物結算頁面,準備爲「改變人生」的定妝粉或者頭髮蓬鬆豐盈噴霧買單了。我喜歡化妝,喜歡做頭髮造型,尤其是在工作或者特殊的場合。

想讓自己展現出最美的樣子,這想法並沒有錯,對嗎?

睫毛膏的代價

某個週六的早上,我正在爲參加朋友的婚禮做準備。當我精心、嫺熟地化妝並給頭髮做造型時,突然發現自己沒帶睫毛膏。我開始生悶氣並失去理智,在酒店房間裡翻箱倒櫃地找睫毛膏,當丈夫建議我不擦睫毛膏也沒問題的時候,我對他說話的態度就變得很不客氣。

當時我情緒非常激動,以至於他最終只好出門去附近的商店買了一支新的睫毛膏回來。那一刻對我來說是一次偶像測試。我過於重視自己的外表(而且是在別人的特殊日子裡!),導致我對所愛之人態度惡劣。

但即使是平日理智的時候,我也在平衡化妝和對美的渴望應有的地位這件事上有掙扎;即使在一個平靜的週一早上,我也會質疑自己塗睫毛膏(還有指甲油、爽膚水和眼線)的價值何在。我想讓自己看起來很美,但我對這種慾望有一種隱隱的罪惡感。

這似乎是很多基督徒姐妹的掙扎。我們知道上帝「看內心」(撒上16:7),但對我們來說,外表也很重要。該如何結合這兩者?如果我相信福音,那麼是罪在驅使我每日的梳妝打扮嗎?在那個酒店房間裡,福音本可以如何改變我的反應?我需要福音的喜樂來重塑我的態度。

在我們妝扮自己時,以下四種福音的喜樂可以重新引導我們的心。

一、上帝創造了美

我們可以喜樂,因爲上帝是身體之美的設計師和創造者。在《雅歌》中,我們讀到了許多關於這對戀人的形體描述。讚頌身體之美是這卷書的中心主題之一。在適當的情況下,欣賞他人的美是自然、美好的,也是神完美設計的一部分。

我們可以喜樂並感恩,因爲我們受造是出於上帝的良善。祂設計了我們臉部的輪廓、眼睛的形狀和頭髮的質地。無論是爲參加朋友婚禮給自己挑選一件漂亮的禮服,或者是爲了尊重她的特別日子而做頭髮造型,我們都可以享受其中。這些事情都是在紀念和突顯上帝所創造的獨特之美。因此,當我看到新娘神采奕奕地走上紅地毯時,內心便有深深的喜樂,我完全忘卻了自我形像。我爲朋友的美麗而自由地讚美上帝。

二、所有的美都能榮耀神

我們可以喜樂,因身體之美將榮耀歸於上帝。「我要稱謝你,因我受造,奇妙可畏」(詩139:14)。外表美麗固然好,但我若一心只想榮耀自己、讓自己時刻保持最美的狀態,那豈不是錯過了美麗的全部意義?我就像新娘手捧花中的一朵,只顧著自己的外表、忙著和其他花爭奇鬥豔,而忘記自己是來裝飾新娘的。

相反,知道自己被造是爲了上帝的榮耀後,我們便可以因身體外表的多樣性而歡喜。手捧花的美,在於花的品種多樣以及顏色和葉子的完美結合,這些共同組成了一個美麗的裝飾。所以,即使我的頭髮蓬鬆,膚色不均,或者指甲粗短,我也能喜樂,因我在上帝美麗的手捧花中仍有一席之地。  

「在所有層面,我的受造都是爲了榮耀神」,牢記這一點使我不再受制於我的每日妝扮。如果我忘了塗睫毛膏,或者沒時間卷頭髮,這些都沒有關係。我的最終目標是上帝的榮耀,而不是我外表的完美。

三、上帝美化我的心

我們可以喜樂,因爲上帝正在我們裡面精心雕琢一種更深的、永恆的美,即我們靈魂的成聖。「外體雖然毀壞,內心卻一天新似一天」(林後4:16)。當我們的身體發生變化或臉上出現皺紋時,我們不必絕望,因爲聖靈正在持續工作,使我們裡面有 長久安靜溫柔的心」(彼前3:4)。

內在的裝飾(即品格和敬虔上的成長)是唯一可以超越疾病和傷害、並持續到年老甚至到永恆的美,這也是最蒙上帝悅納的美。既然我們暫居的身體只是「帳棚」(林後5:1),我們就不必爲它所累。當我們顧念「所不見的」事時(林後4:18),那等候我們的永遠榮耀和上帝在我們裡面的工作便會深深吸引我們。

這對我來說意味著什麼呢?這也許意味著當我快遲到時,我寧願省掉梳妝打扮,也不願犧牲靈修時間。這也可能意味著,當我支配錢財時,我會更及時地把錢奉獻給教會,而不是購買「必備」的美妝新品。這些微小的變化源自內心深處的喜樂,這喜樂是在追求永恆的屬靈之美以及與基督越來越親近的過程中生發的。

四、基督極其榮美

我們的第四種、最大的喜樂,就是瞻仰耶穌基督的榮美(參詩27:4)。畢竟,所有其他的美都指向祂。惟有祂超越一切的榮美才能捕獲我們的心,並使我們遠離外表的偶像。

然而,是什麼令祂極其榮美?不是祂的佳形美容(賽53:2),而是祂的恩典和謙卑,祂的仁慈和智慧,祂的溫柔和力量。是祂的愛,使得祂上十字架,也使得祂的手心被釘子穿透。但願我在對他人的愛中,可以某種程度上卑微地反映出這種愛。

塗或不塗睫毛膏,我都可以藉著聖靈、自由地效法祂的美的榜樣,即行事謙卑,言談恩慈,待人有恩。在那間酒店房間裡,我可以自由地以溫柔回應我的丈夫,或者邊化妝邊祈禱。我可以自由地向那些誰也不認識的婚禮來賓伸出援手,或者用熱忱和主動來接待客人。真正的美,就是更像耶穌。

在天上,我們的身體將會美得無法想像,但我們不會崇拜自己。我們會忙於瞻仰主。一首古老的聖詩《玉漏沙殘時將盡》對此進行了完美地詮釋:

新婦不見她衣裳,只望所愛新郎;
我也不見我榮耀,只是瞻仰我王。
不是祂所賜冠冕,乃是祂手傷痕;
羔羊榮耀今充滿,以馬內利之境。


譯:穆汐;校:許志斌、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Applying Makeup for the Glory of God.

Sarah Phillips(莎拉·菲利普斯)是一位全職媽媽,與先生和兩個兒子居住在英國牛津。她對姊妹事工充滿熱情,並在thoughtsonhowhelovesus.com撰寫有關基督徒生活的文章。
標籤
基督徒生活
家庭
偶像
姐妹事工
化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