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疫情給未來墮胎的影響
2021-09-15
—— Joe Carter

從人類誕生之初,人類就找到了將促進生命的技術變成死亡工具的方法。在現代,我們看到人們以結合超聲成像技術與寬鬆的墮胎規定的方式,使識別孩子的性別變得更加容易,從而使那些沒有Y染色體的孩子(指女性——譯註)在出生前就可以被發現並遭到殺害。同樣,我們在這場新冠疫情中看到另一種醫療技術——遠程醫療——也成爲了對付未出生嬰兒的武器。

遠程醫療就是使用電子通信技術和軟件爲病人提供臨床服務而不需要醫生親自到場。視頻技術的進步與高速互聯網接入互相配合,使得即便在偏遠地區也能獲得高質量的醫療服務。

雖然這項技術已經存在多年,但它並沒有在病人或醫療機構得到廣泛採用。但這場新冠疫情改變了這一切。正如最近的一項研究指出的那樣:「新冠疫情使得遠程醫療迅速落實到日常實踐中。曾經看起來很高大上的未來目標在眨眼間就變成了現實,各種級別的遠程醫療在全球範圍內都獲得了實踐運用。」

從現場到網上的轉變也影響到了墮胎診所。由於有墮胎診所因新冠疫情關門,現在墮胎診所開始提供基於遠程醫療的墮胎服務。

從手術墮胎到藥物墮胎

爲了瞭解遠程醫療墮胎的興起,你需要了解目前常見的墮胎方法。

在美國,墮胎的兩大合法方法是手術和藥物。手術墮胎是第一種方法,它通過插入子宮的細管肢解子宮內的孩子,並通過抽吸(aspiration)將殘體取出。它是最常見的墮胎方式,所有墮胎手術中約有60%是手術墮胎。

另一種方法是藥物墮胎,有時被稱爲藥物流產、化學墮胎或化學流產。這種方法使用墮胎劑(abortifacient,一種導致胎兒死亡的化學品或藥物)來刺激子宮收縮,類似於墮胎。

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FDA)批准的最常見的化學墮胎方法包括米非司酮和米索前列醇。米非司酮(品牌名稱Mifeprex)通過阻斷維持妊娠所需的激素孕酮而結束妊娠。由於這種激素遭到阻斷,子宮內膜會開始脫落,因此去除附著在上面的孩子(胚胎狀態)。

第二步,發生在24至48小時後,需要服用米索前列醇,使婦女排出孩子和子宮內膜。2018年,所有墮胎中的38.6%是懷孕8週內的藥物墮胎。

當米非司酮在2000年獲得批准時,FDA施加了重大限制,包括要求供應商獲得特別認證才能儲存該藥物,並只在診所、醫生辦公室或醫院發放。

但是,儘管法律要求婦女只在這些臨床環境中獲得米非司酮,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卻允許她們將來在沒有臨床監督的情況下就可以在家吞服藥片。這導致美國婦產科醫師協會(American College of Obstetricians and Gynecologists)和其他團體提起訴訟,迫使FDA允許通過遠程醫療開具墮胎藥處方並直接郵寄藥物給孕婦。

作爲回應,FDA表示,只要總統對新冠疫情的公共衛生緊急情況聲明仍然有效,它將對米非司酮的當面配藥要求「行使執法自由裁量權」。這意味著該機構在大流行期間不會執行當面開藥的要求。越來越明顯的是,疫情前的處方標準可能不會恢復。

在新冠疫情期間進行的研究表明,通過遠程醫療進行藥物墮胎對母親的危險性並不比直接從診所獲得墮胎藥更大。這將被墮胎主張者用作證據,證明即使在疫情結束後,也應該允許用遠程醫療進行墮胎。

現在有19個州禁止純遠程醫療墮胎,要求提供藥物墮胎的臨床醫生在用藥時必須在場。但有這種禁令的州的數量更有可能減少,不太會增加。

做好準備,但不要絕望

只有遠程醫療的墮胎可能是美國墮胎的未來。反墮胎的基督徒需要爲兩個方向的轉變做好準備。

首先,反墮胎的鬥爭將越來越多地從國家層面轉移到州層面。在美國的許多地方,各州已經成爲實施墮胎限制的主要戰場。但是,當墮胎藥可以跨越州開具和郵寄時,反墮胎會更加複雜。

第二,反墮胎運動的主要焦點將需要從診所轉移到家庭,從廣泛的政治性轉移到親密的個人性。近50年來,墮胎診所一直是反墮胎運動的焦點——在物理上(作爲抗議的場所),在言辭上(作爲批評的對象),在政治上(作爲一個需要限制的實體)。遠程醫療使墮胎診所在結束子宮內的生命方面變得不再必須。它甚至可能增加願意提供墮胎的醫生數量,因爲它只需要通過視頻屏幕就可以溝通和開處方。

隨著墮胎開始更多地發生在家裡而不是在診所,我們的精力和注意力將需要轉移到尋找那些最容易進行早期墮胎的婦女。危機懷孕中心的作用和重要性可能會大大擴展,其他支持生命的一線服務也是如此。倡導反對墮胎將變得更加困難,因爲我們從遊說政治家轉向說服孕婦選擇生命。

在過去,反墮胎事業在面對生命的威脅時表現出靈活和創新的非凡能力。隨著反墮胎的鬥爭持續到21世紀,這種情況可能會繼續下去。但是,我們現在需要爲正在迅速到來的未來做好準備。


譯:DeepL;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What the Pandemic Revealed About the Future of Abortion.

Joe Carter(喬·卡特)是福音聯盟的編輯,同時也在弗吉尼亞州阿靈頓(Arlington, Virginia)的麥克林聖經教會(McLean Bible Church)擔任牧師。
標籤
美國
墮胎
新冠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