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好好地)批評你的牧師?
《牧師和他們的批評者》書評
2021-02-20
| Phil A. Newton

牧師們都有自己不喜歡的事工,而且各不相同。比如,有的牧師不喜歡安排會議,另有一些牧師厭惡行政細節。但有一點大家都是一致的:因爲牧師的事奉而受到的獨特批評。周畢克和尼克·湯普森寫道:「成爲他人言語抨擊的目標」,是進入教牧服事必須要面對的領域,是我們言語、個人和公開服事的一部分(第56頁)。

周畢克是多產的作家、牧師和神學院院長,湯普森則是周畢克的學生,正在清教徒改革神學院(PRTS)服事準備接受牧師按立,他們合著的這本《牧師和他們的批評者》(Pastors and Their Critics: A Guide to Coping with Criticism)旨在服事牧師、教會和基督徒群體,副標題爲:「應對批評的指南」。雖然這本書主要寫給牧者們,但兩位作者也爲平信徒提供瞭如何把批評視爲成聖工具的建議和實踐。

痛苦的刺痛

無論批評是否正確,它都會刺痛人。在伊甸園裡,撒但批評造物主、攻擊祂的慷慨和信實。隨著人類的墮落,破壞性的批評伴隨著整個人類的進程(20-22頁)。因此,《聖經》中充斥著面臨批評的人物——從摩西、大衛、耶穌到保羅。周畢克和湯普森在書中一一回顧了這些人物如何面對批評,特別是耶穌基督處理批評的方式。藉此,他們促使我們走向謙卑和有愛心的批評者,並對批評有適當的回應。

在建立了聖經基礎之後,作者們給出四個應對批評的原則:現實地接受、謙卑地接受、清醒地做出判斷和帶著恩典接受。富有攻擊性的反應——特別是當批評沒有根據的時候——由於批評給自己所造成的傷害,往往看起來是合理的。然而,作者通過精心編寫的問題,暴露了攻擊性反應所暴露出的隱藏動機、復仇慾望和自我保護的偶像崇拜(79-80頁)。即使批評本身缺乏適當的恩典,它也可以成爲一種工具,一種消除與基督跟隨者身份不符的做法和態度的工具。然而,只有當我們明白批評是主的成聖工具時,我們才會學到批評者無意中給我們帶來的功課。

我講道中一些最好的改進都是因爲有聽眾給了我帶刺的批評。當時的我皺起了眉頭,立刻調集了一系列的理由,想要證明那批評沒有根據。不過,在反思問題之後,我能夠將果殼和果核分開,以改善和加強我的講道。

我們都很難認同這一點:我們有被批評的需要。如果從來沒有人批評我們會怎麼樣?哦,我們可能會認爲那會讓我們很快樂。然而,周畢克和湯普森反駁道:「我們是在謙卑中成長、在聖潔中成長、按著基督的樣式成長,還是會在驕傲中成長、 在自足中成長、 在自以爲是中成長?」答案是顯而易見的,批評能暴露生活和事奉中的缺陷,如果沒有批評我們可能會掩蓋這些缺陷(61頁)。

在我剛開始服事的時候,每逢遇到少數成員嚴厲的、大多數情況下屬於無理的批評時,我會退到一個小屋裡呆幾天以解決我的煩惱。當我對批評者的怒氣在胸中沸騰時,天堂對我來說毫無吸引力。最後,當我意識到他們是神揭露我的驕傲和苦毒的工具時,一個突破出現了。我意識到自己需要批評——造就我的往往不是批評內容本身,而是批評這件事本身,它是神使我成聖的工具。

批評者怎麼辦?

雖然有的時候我們被批評是因爲忠心,而不是因爲罪,但作者仍要幫助我們評估批評者。他們問:「這位批評者的屬靈狀況和品格是什麼?」「你的批評者是信徒還是非信徒?」如果來自教會內部,「是來自積極參與教會事工的肢體,還是來自旁觀的肢體?」(62-63頁)。這些問題都不意味著要否定批評,即便批評者缺乏良好的動機,批評也可能是部分正確的。然而,牧者必須考慮如何用恩典來牧養批評者,而不是用口頭(或社交媒體)的棍棒猛擊。破壞性的批評有時讓我們瞭解批評者的屬靈狀況,而不是顯露被批評者的屬靈狀況(66-67頁)。因此,我們必須學會以謙卑的態度回應,避免我們草率地作出反應以至於失去服事那些批評者的機會,因爲他們的批評揭示了他們自己的屬靈需要(77頁)。

我們怎樣才能優雅地面對批評者呢?要禱告、要有耐心、要謹慎(86-99頁)。查爾斯·布里奇斯(Charles Bridges)在《基督徒事工》(The Christian Ministry)一書中寫道:「禱告是我們事工的一半,它把所有的力量和成功都賦予了另一半。」但就現在而言,禱告是我們對批評的第一反應嗎?它應該是,因爲禱告使「靈魂甘心屈服於神」(88頁)。耐心要求在回應批評者之前有24小時的「冷卻」,讓心靈和思想清醒地思考,以謹慎區分何時回應,何時沉默。我們應當把自己的回應包裹在對基督恩典的依賴中。

批評可以是建設性的嗎?

作者建議發展一種可以進行有益的批評的教會氛圍。這需要道德(ethos,批評者的忠誠品格)、情感(pathos,用肯定的方式來包裝批評)和講理(logos,選擇用正確的話語來建立人而不是毀壞人)(122-23頁)。要強調教會的團體性和公共性,這一方面避免批評過於沉重,另一方面也避免了對批評的厭惡(146頁)。不要生活在完美主義的偶像下,通過講台和教會生活中謙卑、親切、愛心的批評,能加深教會的合一和愛心。

在教會這一身體中,所有的批評都健康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當我們學會彼此謙卑地生活,並肩敬拜和服事,同時認識到需要同奔天路的基督徒磨練我們屬靈道路上粗糙的棱角時,健康的批評就會成熟起來。保羅有這樣的想法,當他在一連串關於聖靈控制的生活應有樣式的勸告之後,他又說:「又當存敬畏基督的心,彼此順服。」(以弗所書5: 21)健康的批評是從教會生活中的相互順服流露出來的。健康的批評能破碎自恃和驕傲,「存著敬畏基督的心」而接受諫言。

還有什麼時間比現在更適合學習這種做法呢?今年已經暴露出教會中很多不守規矩、關係斷裂、會眾疏忽、不良習慣和對社會不適應等等問題,我們已經證明,我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需要聚集的教會身體,用糾正、訓誡、愛的批評和肯定的話語進入彼此的生命。這可能是比最新的疫苗或免疫療法更重要的療傷藥!

健康的批評——無論是因爲講道還是簡單地通過成員們彼此之間的對話——使牧師和會眾擺脫了把教會的事工當作自己的事這一試探。當建設性的批評通過肢體彼此關懷而加深成聖時,教會的內在和外在都在成長。撒但在園子裡使用批評的意思是要作惡,而經過福音改變的生命所結的果子卻使批評能轉爲善。《牧師和他們的批評者》讓我們更好地認識到,主如何使萬事相互效力,以服事我們的益處。


譯:DeepL;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How to Criticize Your Pastor (Well)

Phil A. Newton(費爾·牛頓)在浸信會東南神學院獲得博士學位;1987年在田納西州孟菲斯市建立了南林浸信會(South Woods Baptist Church),並擔任主任牧師一職。他和他的妻子凱倫,有5個兒女以及6個孫輩。費爾著有一些書,包括:《訓導教會:牧師和會眾如何建立領袖》,與布萊恩·克羅夫特同著《舉行以福音爲中心的葬禮》,與馬太·舒馬克同著作《教會生活中的長老》,與以及與羅傑·杜克和德魯·哈里斯合著的《爲神冒險:約翰·班揚著作中的敬虔》。他還是東南神學院裝備中心的客座教授。
標籤
教會
牧師
恩典
評估
批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