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人物和毀滅之路
探討2020年選舉的影響
2020-10-24
| John Piper

這篇文章大概是你能得到的最接近我在即將到來的總統大選中將要如何投票的答案。

大概?

是的。只有上帝才知道接下來的這段日子裡會發生什麼。

我在這裡說的任何話都不是要指導別人應該如何投票,我只要想指出一個似乎被忽視的角度。是的,這個角度左右了我的投票。但是,如果你權衡問題的角度不同,你也不一定犯了罪(sin)。

其實,這是一篇早就該寫出來的文章,我將試圖解釋爲什麼我仍然感到困惑——這麼多基督徒認爲毫不悔改地性不道德(porneia)、毫不悔改地自誇(alazoneia)、毫不悔改的粗俗(aischrologia)、毫不悔改地製造紛爭(dichostasiai)等等只是對我們的國家有害的小罪,而支持殺嬰、變性、限制自由和社會主義過度擴張的政策則被視爲是對美國有致命危害的大惡。

我之所以把這些希臘文單詞放在括號裡,是爲了形像地提醒大家:這些都是新約中提到的罪。更具體地說,它們是毀滅人的罪。它們不僅是致命的,而且是在永恆中致命的。它們會導致永遠的毀滅(帖撒羅尼迦後書1:9)。

這些罪毀滅人(使徒行傳12:20-23)。而透過毀滅,它們也會毀滅國家(耶利米書48:29-31, 42)。

只要悔改和對耶穌有小孩子般的信心,透過基督得著赦免總是可能的。但如果沒有謙卑悔改,我們的各種罪(sins)就會在永恆中帶來定罪。

新約聖經教導說:「行這樣事的人必不能承受神的國」(加拉太書5:21),「行這樣事的人是當死的」(羅馬書1:32)。

對此,你可能會說:「那又怎樣?拒絕認耶穌爲主也會導致死亡,但你難道願意把票投給一個非基督徒嗎?」事實上,我願意——只要聖經上的正直和這人的品格和信念的明顯表現之間有足夠的重合。

到目前爲止,我的論點只是想提高國家領導人外在榜樣的重要性,讓基督徒們有所顧忌。對一再重複表現出來的導致死亡的公開罪行無所謂,這可不是一件小事。

國家

事實上,我認爲,如果我們相信一個領導人只會通過他的政策而不會通過他的人品給國家帶來致命的影響,這會是一個巨大的錯誤。

之所以如此,不僅因爲公然的自誇、粗俗、不道德和製造紛爭是給自己定罪的,還因爲它們會敗壞一個國家。這些罪從影響力的中心發出,感染整個文化。過去的五年幾乎在社會的每一個層面生動地見證了這種感染。

以下真理並不是基督徒所獨有的:「一點面酵能使全團發起來」(哥林多前書5:6)。「濫交朋友是會敗壞品德的」(哥林多前書15:33,新譯本)。無論你是在家裡還是在社交媒體上擁抱那個壞朋友,都會敗壞你的品德。有一些罪會使人「進到更不敬虔的地步」,因爲「他們的話如同毒瘡」(一樣會傳染人)(提摩太後書2:16-17)。

統治者和臣民之間有一種品格上的聯繫。聖經在描述一位君王時說:「因(他)所犯的罪,使以色列人陷在罪裡」(王上14:16),這並不是說他扭著百姓的手臂強迫他們犯罪,而是指他的影響力塑造了百姓的品格。這就是領袖的呼召——領頭塑造百姓的品格。事情就照他的帶領發生,或好或壞。

政策和人

如此看來,有這麼多基督徒似乎確信,他們可以忽視這些從領導人那裡而來的高調、高壓、塑造文化的罪所造成傳染性毒瘡的破壞性影響,而且這樣做居然可以拯救人的生命和自由,這難道不令人費解嗎?

這一點對基督徒來說有特別的意義。

自由和生命是寶貴的。我們都希望保護生命,自由地追求幸福。但如果我們的自由甚至生命受到威脅或被奪走,我們在基督裡身份的本質,我們對在基督裡的永遠喜樂的確信,以及我們因基督而得救所帶來的聖潔和愛——所有這些都不會隨著生命和自由的喪失而喪失。

因此,當我們表現得好像保護生命和自由的政策和法律比做某一種人更寶貴時,基督徒向不信的人(他們也很困惑!)傳達了一種錯誤的信息。教會正在爲我們年復一年地傳達這種虛假的信息付出高昂的代價,並將繼續付出代價。

把人的破壞性影響排在政策的破壞性影響之下的理由是空洞的。

我發現令人困惑的是,基督徒可以如此確信,壞法官、壞法律和壞政策所造成的傷害,會比罪惡的自高、自誇和挑起紛爭(eristikos)的毒瘡文化感染傳播所造成的傷害更大。

他們是怎麼知道的?說真的!他們從哪裡得到肯定的知識,認爲法官、法律和政策的破壞性比位居高位的人製造紛爭更小?

那墮胎呢?

爲殺嬰辯護的惡行從何而來?它來自自我陶醉的傲慢和自誇的心(雅各書4:1-2)。它來自於不順服神的心。換句話說,它正是來自於許多基督教領袖視爲比較無害的品格,因爲這些領袖認爲羅對韋德案(譯註:1973年美國聯邦最高法院承認婦女的墮胎權受到憲法隱私權的保護的案例)、最高法院和美國計劃生育聯合會 (Planned Parenthood)是更關鍵、更決定性的戰場。

我認爲羅對韋德案是一個邪惡的決定。我認爲「計劃生育」是殺害嬰兒和種族清洗(至少在歷史上是如此)的代號。同時我認爲,以爲支持墮胎的政策比充滿在文化當中、支持自我的驕傲能殺死更多的人,是令人費解和自以爲是的。

當一個領導人樹立起自我陶醉、自我誇耀的榜樣時,他就樹立了世界上最致命的行爲。他將他的國家引向毀滅——種類比我們能想像的還要多的毀滅。

認爲一個人可以有效地維護生命,同時又一貫表現出導致死亡的品格特徵——無論是暫時的還是永恆的,是天真幼稚的。

給牧者的話

我可以建議牧師們在你們安靜學習的時候這樣做嗎?想像一下,美國崩潰了,首先是無政府狀態,然後是暴政——來自右派或左派。想像一下,宗教自由消失了。對基督徒來說,剩下的就是罰款、坐牢、流放和殉道。然後問問你自己:我的講道是否培養了真正的、徹底的、能在絞刑架上詠唱這種歌的基督徒?

親戚、貨財可舍,
渺小浮生可喪,
人或殘殺我身,
主道依然興旺,
上主國度永久長。

他們是否能成爲像希伯來書10:34中的信徒一樣的基督徒:「你們的家業被人搶去,也甘心忍受,知道自己有更美長存的家業」? 那些爲了基督的緣故,將面臨仇恨、唾棄和排擠,卻 「(在)那日歡喜跳躍,因爲(他們)在天上的賞賜是大的」(路加福音6:22-23)的基督徒?

你是否一直在培養真正的基督徒,在他們身上能看到上帝兒子的美和價值?你是否忠實地揭開並展示「基督那測不透的豐富」(以弗所書3:8)?你是否在培養一代又一代和保羅一樣說「我也將萬事當作有損的,因我以認識我主基督耶穌爲至寶」(腓立比書3:8)的人?

你是否已經向他們表明他們「是客旅,是寄居的」(彼得前書2:11),他們「是天上的國民,並且等候救主,就是主耶穌基督從天上降臨」(腓立比書3:20)?他們是否從骨子裡感覺到 「我活著就是基督,死了就有益處」(腓立比書1:21)?

還是你忽略了這些最偉大的事實,一再將他們的注意力轉移到政治的策略上?你是否無意中造成了這樣的心態:人生最大的問題是拯救美國及其地上的利益?還是你在向你的會眾表明,無論有沒有美國,最大的問題都是高舉基督?你有沒有讓他們看到,那些在最長久的時間裡爲最多的人(包括美國人!)做最多好事的人,是有另一個世界與另一個君王的馨香之氣?

選舉日

這意味著11月3日我該如何履行我的公民義務(譯註:指投票)?我的答案是這樣的。我不要求任何人跟隨我(好像我能這麼做似的)——連我的妻子、我的朋友、我的同事我都不能要求他們跟我一樣。

我不會用微積分之類的高等數學來決定我將支持哪條毀滅之路。這不是我的職責。我的使命是帶領人們看到耶穌基督,相信基督對罪的饒恕,把他看得比這個世界的一切更加珍貴,活出一種能顯示基督那滿足一切的價值的生活方式,並幫助他們帶著愛和聖潔進入天堂。這種呼召與支持任何一條通往文化敗壞和永恆毀滅的道路都是矛盾的。

你可能會認爲,有一些支持這類投票途徑的言行並不包含我說的這種矛盾——也就是這種對真實的基督徒見證的破壞。但你必須根據你所看到的道理採取行動。我看不到。這就是爲什麼我說我的方式不一定是你的方式。

在我面前的兩個選擇都很明顯地具有毀滅性。當我考慮到我爲其中任何一個背書能成爲一個善行的可能性如此渺茫,我就不願意損害我的呼召(和我的教會的使命)。我更願意站在尊崇基督的信仰、希望和愛的立場上。

到那一天,我必須交代我對這個賦予生命的呼召擺上了多少。世界會問我。天上的主也會問我。我的良心也會問我。我會怎麼說?

我會帶著愉快的微笑,向我不信的鄰舍解釋爲什麼我對耶穌的效忠使我不能與死亡——墮胎導致的死亡和傲慢導致的死亡——同夥。我會帶他去讀詩篇139篇和羅馬書1章。如果他願意,我會向他解釋墮胎和傲慢如何能因基督而得到寬恕(以弗所書1:7)。我會邀請他成爲一個寄居者——擁有一個永遠不會被震動的國度,即使美國在將來新創造的檔案中成爲一個腳註,上帝的國度也不能被撼動。


譯:DeepL,校:基甸。原文刊載於「渴慕神」英文網站:Policies, Persons, and Paths to Ruin

John Piper(約翰·派博)是」渴慕神」網站(DesiringGod.org)的創始人及導師,伯利恆學院和神學院(Bethlehem College & Seminary)校長。他在明尼蘇達州明尼阿波里斯市的伯利恆浸信會(Bethlehem Baptist Church)擔任牧師三十三年,著有五十多部書籍,包括《渴慕神 : 論禁食禱告》、《十點十分的盛宴》、《思想的境界:讓頭腦被靈性的激情點燃》等。
標籤
政治
派博
品格
聖潔
渴慕神
大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