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会事工
疫情期間的洗禮與主餐
2020-04-07
—— Bill Riedel

編者按:對於在新冠疫情期間是否可以繼續進行洗禮與主餐,可參閱鮑比·傑米遜(Bobby Jamieson)從另一個角度的回應


面對新冠疫情這一空前的挑戰,各個教會都在努力思考該如何更好地關愛與照顧神的群羊。我們除了從歷史上的一些例子中得到一些啓發之外,還可以利用科技所提供的許多新機會在疫情中照顧和牧養群羊。

即使目前大家無法實體聚集,做牧師的仍需要盡其所能去鼓勵和牧養神的子民。那麼就有一個問題擺在我們面前,採取怎樣的聚會模式是最好的呢——是採取直播的形式帶領會眾在家聚會,還是停止聚會?此外,我們還要面對一些與洗禮和主餐相關的問題。挑戰與苦難如同肥沃的土壤,我們可以在其上耕耘出更深的神學思考,我們不應該浪費這個機會。

即使我們這段時間無法面對面聚集,教會也永遠不會「關門」。

洗禮

耶穌在馬太福音28章19節命令說:「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奉父、子、聖靈的名給他們施洗。」在我看來,洗禮是一次性的,它是對神聖約應許的一次宣告,而這應許完全靠著神的恩典,單單藉著信心,惟獨在基督裡,在一個人的生命裡得以實現。

一般來說,在一個特定的地方教會中施洗,以顯明得到普世教會的慶祝與見證,這是最好不過的了。但是根據具體情況,聖經裡也有靈活處理的先例。我們可以參考使徒行傳8章38節腓利爲埃塞俄比亞太監施洗的例子,但是我們也需要小心,不要把使徒行傳解讀爲當今教會必須全部照搬的實行標準。還有一點值得注意的是,保羅並不願意把他爲別人施洗的事與他的事工聯繫起來(林前1:10-17),他更強調傳福音,而不是成爲施洗者。

我們知道基督呼召基督徒要去使人成爲主的門徒,並且爲那些新的基督跟隨者施洗。但是由於目前的危機是暫時的,我們會鼓勵人們等待受洗(而不是現在就受洗)。不過還是會有恩典留給一些特別的情況。如果有人正面臨死亡或其它類似的緊急情況,我們就可以效仿腓利的做法。

主餐

洗禮只需一次就可以完成,但是主餐需要教會不斷持守。我們教會的做法是每週都舉行主餐,所以圍繞主餐的討論就變得更加複雜。

對於我們教會來說,在過去兩個主日我們討論是否要以在線形式繼續我們教會的聚會和聖禮時,這個問題就已經變得非常緊迫。我們最終還是選擇在這空前的時刻舉行線上主餐。以下是我們做出這個決定的一些原因。

第一,我們不是要把線上主餐當作常態

我們所討論的是在這種不正常的情況下,是否可以採用特殊手段來適應當前處境,而不是把線上主餐當作教會沒有聚集時的常規操作。當然,沒有什麼比得上一同實地聚集敬拜的教會。

但是在一個非常不規律的時期裡,提供一個有規律的主餐實踐可以幫助我們的教會專注於基督。在如此動盪和短暫的時期裡,要明確地寫出必須做、必須不做哪些事情,恐怕是既危險又沒有益處的。

第二,這種方式並不是理想的

事實是,我們的線上聚會不過是我們實體聚集敬拜聚會的影子;而另一個事實是,我們往常一同實體聚集的模式也不過是將來在永恆裡聚集的影子。即使我們身處異地,也有科技可以爲我們提供與他人共處的方式。我們的團契小組在線上繼續一起用餐、一起打開聖經,爲彼此禱告。雖然這不過是同一房間裡聚會的一個影子,但是它仍然鼓勵我們的心盡可能地體會這種聚集在一起的感覺。

同樣的道理,把主餐單獨給病人和隔離的人,這也是不理想的,但是這總比剝奪這些受苦聖徒透過主餐得到的屬靈滋養要好得多。因此正當我們被迫分散時,我們用線上主餐操練這實地聚集的影子也是一個更好的選擇。

第三,牧師沒有超能力。

餅和杯並沒有因爲我是牧師就從我的手裡獲得超能力。鑑於如今這個暫時的挑戰,雖然我們無法一同實地聚集,但是我們仍然相信所有的信徒都是祭司,仍然相信基督徒從主餐中得到鼓勵是非常重要的。正如約翰·加爾文在《基督教要義》中解釋的那樣(《基督教要義》第四卷第十四章44節、46節):

「我們上面一切對主餐的教導,充分地證明……主反而要眾信徒經常領主餐,好讓他們能常常紀念基督的降卑,從而使信心得以保守和堅固,並且激勵自己向神歌頌,獻上自己的感恩,以及宣揚他的慈愛……我們應當給教會的眾信徒至少一個禮拜一次施行主餐,好讓神在主餐中所給我們的應許,成爲他們屬靈的滋養……眾信徒應當如飢餓的人踊躍參加這麼豐盛的聚餐。

第四,我們在屬靈上同在

雖然哥林多前書11章強調的是「你們聚會的時候」所領的主餐,但保羅認爲當哥林多教會施行教會懲戒時,他在屬靈上也與他們同在(林前5:3)。

此外,歌羅西書2章5節也表達了牧師不能親自與會眾聚集時向著教會的心意,「我身子雖與你們相離,心卻與你們同在,見你們循規蹈矩,信基督的心也堅固,我就歡喜了。」當我們瞭解到我們當地的教會能在一個不確定的時期一起聚會敬拜(即使這是在線聚會)時,我們相信這也是一件非常鼓舞人心、讓人感動的事情。

當我們談論主餐時,我們還是會繼續強調在神面前聖徒相通,相信任何設備都無法束縛神的同在。我們教會的在線聚會要始終服從我們教會的牧師與長老們的管理,即使有其他人在線參加也是如此。

第五,聖經中有關於安息日靈活處理的先例

耶穌因爲沒有達到宗教領袖的期望,好多次受到他們的指責。他在安息日仍舊醫治人(路13:10-17),並且挑戰他們的常規(太12:1-8)。他引用了律法,也引用了大衛經歷中一個情有可原的情況,對安息日的常規做了靈活的處理。我們也處在一個情有可原的情況。如果有教會選擇暫停主餐,他們就可以期待著那一天,當人們可以實體聚集的時候再次施行主餐。

同樣,如果有教會願意用在線方式繼續持守主餐,他們也可以預期當會眾再次實體聚集領受主餐時該是多麼甜蜜。

如果有牧師和長老正在思考哪種方式——在聖經允許的範圍內——對他們的教會來說是最好的,他們就可以考慮有一些靈活的舉措。

第六,聖經中有關於會眾分散時領受主餐的先例

使徒行傳2章42-47節展現了教會作爲一個團體的見證的力量,但是教會的見證並不侷限於這種會眾聚集的單一事件。眾人聚集在殿裡,並在自己家裡擘餅,他們的心得到了滋養與鼓勵。他們一同敬拜神,而且「主將得救的人天天加給他們。

每當基督徒一起用餐時,他們就讓人看到那一位爲他們的友誼與合一擺設筵席的基督,這也是在主餐中合一的一個影子。我們懷著對那日羔羊婚禮盛宴的期盼而用餐,並爲我們復活的君王與他的國度舉杯。

同樣在這個暫時的時期裡,當我們與家人、小組一起在線聚會或進行Zoom聚會時,我們依舊懷著盼望。我們鼓勵我們的會眾在聚會開始前盡可能預備好餅杯,並且盡可能地預備自己參加整個聚會。

即使在不確定的時期,基督仍在牧養我們

剛才所談論的也都適用於主日聚會的其餘部分:敬拜、認罪與確信、詩歌讚美、聆聽聖經的誦讀、一同禱告、聽道以領受神話語的宣告、奉獻敬拜和差遣禮。

如果能夠實體聚會自然是最好不過的事了,主若願意,我們一定能等到那一天。但是現在,我們要盡最大的努力繼續爲人們提供惟有耶穌的教會才能提供的一切。即使它只是我們之前正常聚會的一個影子,但是這個影子在這痛苦與不確定的時期中,仍能把我們引向我們所注目的最終事實與盼望。洗禮與主餐,藉著真正的信心仍然能夠堅固與滋養基督徒——即使是以在線的形式進行的。

無論你在哪裡討論這個問題,願我們都能繼續向他人顯出善行。面臨新的挑戰,牧師和教會必須努力發展我們的神學和教會論。面臨不確定與苦難時,我們仍有機會引導人們望向那真正的盼望源頭。無論得時不得時,願我們都能傳揚神的道,宣揚那召我們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


譯:黃晨陽;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Practicing the Ordinances in a Pandemic

Bill Riedel(比爾·里德爾)是華盛頓救贖之山教會(Redemption Hill Church)的創會牧師和主任牧師,曾於三一國際大學(文學學士)以及三一福音神學院(道學碩士)接受神學裝備,並自1998年起擔任牧師。
標籤
教會
洗禮
聖禮
主餐
新冠病毒
命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