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機面前,我們該講什麼樣的道?
2020-11-03
| Phil A. Newton

按著聖經書卷連續性的解經式講道能解決會眾面臨的所有需要和提供得救的智慧。透過年復一年地耕耘聖經書卷,牧者能處理坐在他們面前的會眾常有和不常有的問題。   

但有的時候,不尋常的事情會發生。911事件後的那個主日,我正好在大學校園探訪兒子,我們參加了北卡羅來納州德罕(Durham, North Carolina)第一浸信會的敬拜。牧師安迪·戴維斯(Andy Davis)正好在講解詩篇 46篇。他的講章把我們的注意力放在上帝的主權、大能和那永恆不朽的城上。接下去的主日戴維斯回歸他原先的解經講道系列。911事件不同尋常的性質需要講壇稍作變動,好讓充滿恐懼的心轉向耶和華。   

從全球範圍來看,每週都會發生一些地球遭到破壞的事情:有的國家發生內戰、海嘯捲走成千上萬生命、颶風夷平海岸線、龍捲風造成破壞、洪水沖走社區、恐怖分子轟炸平民、地震造成城市崩塌、不公正令騷亂爆發、疾病肆虐各國……當社會的平衡因這些事情遭受破壞時,牧者應該針對性地講論這些問題嗎?  

在全球性疫情蔓延的今天,這是一個非常恰當的問題。  

指導性原則

牧師每週講道的目標是顧及那些特殊的情況,並在審慎原則之下,講論那些重大的文化事件。那麼,我們用什麼來指導講台的教導呢?我要引用斯托得所主張的觀點:「作爲照料群羊的牧師,我們的主要責任就是『餵養』他們。」

下面有三個指導性原則,這幾個原則適用於所有季節的講台餵養:

第一,傳講整本聖經全備的啓示。

如果牧師耐心地每年都用解經式講道逐卷講下去,那麼每個必要的題目最後都會被觸及到。解經式講道迫使牧者不得不去講他可能會在主題性講道時迴避的問題。 

第二,逐卷解經幫助會眾懂得如何閱讀和詮釋聖經。

解經式講道就好像在培養會眾的釋經習慣。多聽這樣的講道會讓會眾逐卷順服聖經,教會成了他們驗證聖經解讀的實驗室。   

第三,系列講道建立起一個聖經神學框架,讓會眾學會正確地將經文應用在生命中所有層面。 

正如提摩太·凱勒(Tim Keller)所說:「講道的重點,不僅僅是闡述教義,而是讓人感受到教義的真實性,從而帶來永久的生命改變。」  

逐卷解經式講道遵循聖經作者的論點,主題,特質和獨特性,教導會眾分別創世記和約翰福音,羅馬書和彼得前書,撒母耳記下和使徒行傳各自的神學主題和特點。他們學會了如何在終生所有的問題上,應用合適的經文。    

當生命遇上困厄

但是,困擾時常會發生:一個深受愛戴的教會成員悲劇性的死亡、颶風摧毀社區、危機影響到國家和社會的結構、全球遭受病毒襲擊……在面對這些和其他危機時,牧者可能需要適當地從常規的講道系列中,短暫地停下來,將神的話語應用到當下的需要裡。但在著急改變講道系列之前,先問問以下的問題:   

  • 我是不是因爲公眾對近期事件的反應而中斷了預定的講道,因而開了一個不好的先例?牧師需要評估這是否會導致他更經常地需要偏離原定的解經式講道,以處理一些文化或社會議題。牧師是否準備好如何處理這問題,還是他只是在跟隨流行社交媒體的熱門話題?在 24 小時新聞不停轉播的當下,這樣做會不會讓會眾感到主導講壇的是現今最新的新聞,而不是聖經的敘事?中斷應該是特例、是鮮見的,在教導神的話語上更要看重逐卷解經式講道。      
  • 比起研究聖經經文,我是否花了更多的時間來研究文化事件或現象?我們生活在大量信息中,但並非所有信息都是好的或準確的。爲任何特定事件閱讀一堆材料都需要牧師大量的準備工作。說到底,牧師是根據上帝的話語提供幫助,還是只在爲無休止地討論當天發生的事件上簡單地加上或引用一些經文和幾點神學思想?後者可能會給社交媒體的追隨者留下深刻的印象,但它卻不會幫助到教會。  
  • 這一事件發生後給會眾帶來了多大的影響?有沒有讓他們在每天與主同行的同時還要在堅韌、盼望和喜樂上不斷掙扎?在一些情況下,牧者可能需要暫停他的解經式講道系列,用一兩個信息,讓會眾轉向經文的充足和神的信實上。例如,在新冠疫情流行之際,一兩篇論述如何能不生活在恐懼之中的講章就能適切地牧養會眾。講章會隨著社區,會眾,以及病毒不同程度的地區性傳播有所不同。新澤西州的牧師可能比北達科他州的牧師更適合講論這個問題。不過,在正常的逐卷解經式講道框架內,即使不偏離既定書卷,講章也可能有充份的機會被應用到當前的危機中。        

可以偏離,但不要過久

牧師是否可以偏離常規的解經式講道系列來應對危機?毫無疑問,只要他認爲這樣做對會眾是有益的,可以鼓勵他們更深地相信神。但要止住恐懼,加強信任,燃點希望,這需要牧者盡快回到既定的講道系列上。解經式講道系列能提供養份,讓會眾的信心成長和邁向成熟。    

解經式講道在混亂的時代裡促進堅毅和穩定的信心。正如一位長老告訴他的牧師朋友,「我很高興你通過繼續講論馬可福音來傳道,這讓我們不是按照新冠肺炎來閱讀聖經,而是按照聖經來解讀我們目前的狀況。」 


譯:Casper;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What Should We Preach During a Crisis?

Phil A. Newton(費爾·牛頓)在浸信會東南神學院獲得博士學位;1987年在田納西州孟菲斯市建立了南林浸信會(South Woods Baptist Church),並擔任主任牧師一職。他和他的妻子凱倫,有5個兒女以及6個孫輩。費爾著有一些書,包括:《訓導教會:牧師和會眾如何建立領袖》,與布萊恩·克羅夫特同著《舉行以福音爲中心的葬禮》,與馬太·舒馬克同著作《教會生活中的長老》,與以及與羅傑·杜克和德魯·哈里斯合著的《爲神冒險:約翰·班揚著作中的敬虔》。他還是東南神學院裝備中心的客座教授。
標籤
危機
講道
苦難
新冠病毒
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