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日敬拜不只是詩歌和講道
書評:馬太·默克所著《共同敬拜》
2021-07-12
| John Ross

作爲20世紀90年代的「史前非主流人士」,我一邊彈著曼陀林和手風琴,一邊捲入了地方教會的「敬拜戰爭」中,打算通過俏皮的原聲民謠音樂唱頌耶穌並改變世界。如果你問我爲什麼這場「戰爭」很重要,我給你的答案恐怕不會太好:我希望聚會敬拜中的一些事情有所改變,因爲我希望敬拜能夠變得與我相關——或者換言之:符合我偏好。之後幾年,當我進一步參與音樂事工時,我不僅意識到我是何等自我中心,而且還認識到我對聚會敬拜的理解是多麼短淺。

《共同敬拜:教會如何作爲神的百姓聚集》一書中,馬太·默克(Matt Merker,蓋蒂音樂的創意資源和培訓總監,以及《主必保守我》(He Will Hold Me Fast)等讚美詩的曲作者)認爲,爲了最正確地認識共同敬拜,我們必須首先認識地方教會。有了健全的教會論作爲共同敬拜的基礎,我們才能更好地認識敬拜的集體層面,包括禱告、讀經、讀經、認罪、聖禮、講道回應和唱詩。

一個聚集

從定義上來說,教會就是一群人的集會或聚集(ekklesia)。當新冠疫情首次襲來時,一位大教會的牧師說他迫不及待地要向世人展示,他們教會不需要人群聚集就能成爲教會。不過,想像一下,一個「聚會」卻不需要聚集是很奇怪的。聚會不僅僅是一件要求人們有具體行動的活動,更是體現一個人活著的身份。我們作爲因信心與基督聯合的人而聚集(馬太福音18:20)。默克寫道:「我們不是『去教會』敬拜;我們敬拜,因爲我們就是教會。」(37頁,此處指英文版頁碼,下同)。由此可見,基督徒應該按照上帝全備聖言的教導,將榮耀歸給呼召他們聚集的上帝。(提摩太後書3:16)

許多教會在設計聚會敬拜時,試圖傾向於使非基督徒感到舒適,而忽略了「當用各樣的智慧,把基督的道理豐豐富富的存在心裡,用詩章、頌詞、靈歌,彼此教導,互相勸戒,心被恩感,歌頌神」的命令(西3:16)。當然,每個教會都應該竭力接待外來的客人(林前14:1-19),但教會不需要爲了吸引人而壓制神國的公共文化。在這一點上,默克舉了一個很有幫助的例子,他把共同敬拜比作他在足球比賽前看到的一群洪都拉斯球迷的停車場派對:

彩旗飄揚,音樂震耳欲聾,烤架上的烤肉滋滋作響。…我覺得自己像個局外人,同時卻被他們的聚集所吸引。

我們大多數人都願意收到參加這個聚會的邀請,但如果因爲我們是美國人而最終只得到一個漢堡、一包薯條的話,恐怕我們會感到很沮喪。同樣,一間地方教會是一個榮耀國度的前哨站,儘管這個前哨站不爲世人所知。在這裡,有奇妙且美好的真理被傳揚、認信並且以眾人皆可見的方式來紀念。

正是通過順服我們的王(第一)以及彼此服侍(第二),我們才能在教會中創造出有吸引力的共同敬拜文化。我們聚集在一起,不是作爲多個單一的個體而爭搶著實踐自己的偏好,而是作爲一個合一的群體順服聖經並榮耀上帝。在這樣的聚會中,我們將被自己所傳講的真理所提醒,進而被勉勵、確知己罪、得到磨練,並且備受激勵。

家庭聚餐

正如默克所說,共同敬拜是一次家庭聚餐,它不同於獨自吃飯。我們需要創造一個環境,使我們所有人都體認到這間聚集的教會,而不僅僅只有前排的人才有這種體會。這一點對於敬拜的集體層面而言至關重要。一場將娛樂性凌駕在參與性之上的禮拜無法使一間聚集的教會在其敬拜的果效與見證中有份。默克說,「真正的『行動』應該是在會眾的當中,而不是在臺上(就是那個我們常常錯誤地認爲是『舞台』的地方)。」

對我們中的許多人而言,這場疫情凸顯了聚集在一起享用這場家庭盛宴的好處,因爲許多人在很長一段時間內不得不「獨自吃飯」。個人獨自享受的飯菜可以滿足我們的個人喜好,但它不能與另一種感覺相提並論,即當我們和其他人一起聚集時所帶來的喜樂、交通、愛和彼此連接。後者是否總能完全符合你的喜好呢?或許不會。但是,如果主賜給你牧師以及教會成員,並且他們爲你預備了一張桌子,使你們可以聚集在一起,領受餵養、恢復活力,得到支持,那麼你就應該出席並委身其中。

畢竟,你來教會不是爲了聽樂手使用俏皮的原聲民謠音樂唱頌耶穌,而是來參加一場家庭的聚餐。


譯:楊文皓;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Sunday Worship Is More Than Songs and a Sermon - Review: 'Corporate Worship' by Matt Merker

John Ross(約翰·羅斯)是佐治亞州奧古斯塔市克勞福德大街浸信會的助理牧師,同時也是Commuter Bible podcast的播主。
標籤
敬拜
書評
九標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