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毒氣不會讓你變聰明
2020-07-16
| Benjamin R. Merkle

最聰明的人不一定是最有經驗的人,學到了這個重要的道理對我來說是一個艱難的過程。

高中畢業時,我是一個典型的福音派孩子——覺得在教會裡很自在,但同時又缺乏安全感,覺得自己錯過了什麼。我想在我瘦小的身軀再披上一層堅強,認爲這樣會讓我更有趣。於是我加入了海軍陸戰隊。我家鄉的小鎮郊外有一支預備役部隊,而且還是一支坦克部隊。我於是設想從海軍陸戰隊結訓後週末去郊外開坦克,平時當大學生。這樣我就可以成爲一個男子漢,可以大搖大擺地對其他人說:「當年我在部隊的時候……」 

我還記得有一次催淚彈訓練。當房間裡充斥著催淚瓦斯時,教官開始在房間裡走來走去,他先命令大家摘下面具,然後他向某個人走去並且揮舞他的拳頭時,那個人就可以把面具戴上。教官走的很快,所以你可以屏住呼吸,直到他回來再戴上面具。在你戴上面罩之後,你可以先用手捂住過濾器,然後用力吹氣。這樣一來,所有在面具中的氣體都會排出,你就可以呼吸到過濾後的空氣,一點都不受催淚瓦斯的打擾。那真是小菜一碟!

我們這組的情況開始還不錯。我們聽話地摘下面具,集體屏住呼吸。一分鐘後,教官給了我們信號,讓我戴上面罩。於是我的任務就完成了。我只需要戴上口罩,然後把口罩裡的氣體清除出去就可以了。

我的笨主意

但後來我又想,有多少人吸過催淚瓦斯呢?有多少愛達荷州的瘦弱基督徒孩子經歷過這種催淚瓦斯?這個想法不斷縈繞在我腦海裡,現在我知道皮膚上和眼睛裡有催淚瓦斯是什麼感覺,但肺裡有催淚瓦斯又是什麼感覺我還不知道?於是,我做了一個決定。也許我應該在戴上面具之前先吸一小口催淚瓦斯。因爲這樣我就會知道催淚瓦斯究竟是什麼味道,我會有這種體驗,這會讓我更聰明。

所以,我吸了一小口。

但那已經足夠了!我的肺部好像燃起了火焰,我爆發出一陣陣的咳嗽,那感覺就像凝固汽油彈被灌進了我的喉嚨。我於是驚慌失措,迅速拉上防毒面具,但我的肺裡已經沒有空氣了,無法用吹氣排出面具裡的瓦斯,我被迫又吸進現在面罩內的催淚瓦斯。於是我完全慌了,我把面罩扯了下來,我想我只要跑到門外就可以自由了。

但我很快清醒起來,重新戴上了面罩,在面具裡大聲咳嗽甚至嘔吐,並且大口呼吸,直到我開始從過濾器中獲得相對乾淨的空氣。

禁忌的智慧

那是一種非常奇怪卻又令人屈服的衝動。沒有人在聽過我講的故事後說:「你真幸運!」更多時候我得到的回應是:「你爲什麼要這樣做?」我當時的想法很蠢,做的決定更蠢。但在那一刻(我知道這聽起來很荒謬),它似乎是一個機會。一個可以讓我做一件大事的機會,那件大事可以讓我卓爾不群。我以爲我可以藉此經歷一些大多數人沒有經歷過的事情,進而讓自己令人印象深刻。

但那是一種愚蠢,而且是一個很基本的錯誤。這種愚蠢困擾著我們所有人,可以追溯到我們的第一任父母。

當蛇誘惑夏娃時,他告訴她,吃了禁果後眼睛就明亮了,她就會像神一樣,知道善惡(創3:3)。蛇誘惑的力量在於,它告訴夏娃只要嘗那果子,眼睛就能明亮,她就能變得有智慧。她會因她的經驗而變得與眾不同。而她屈服於這個試探。

我們多麼容易爲自己沒有犯過的罪而感到難堪啊!

這類試探仍然以一種不可思議的力量牽引著我們每個人。我們覺得品嚐禁忌的東西會給我們帶來更大的智慧,讓我們更有知識。事實上,想想看,我們很容易因爲自己沒有犯的罪而感到尷尬!我們其實會爲自己的天真無邪而感到羞愧。誰願意做一個天真無邪的人呢?有多少基督徒的孩子爲自己的童貞而感到尷尬,儘管他們堅信自己在結婚前保留童貞是正確的?

我們的時代讓我們覺得純真就等於不安全。不過,這種困惑可以通過回答一個簡單的問題來澄清:犯罪的經歷讓你更聰明還是更愚蠢?陷入真正的罪中,是把你變成我們應該想成爲的人,還是把你變成我們應該想避免成爲的人?

敬虔是最好的男性氣質

敬虔適用於所有的男人和女人、年輕人和老年人。但是,讓我來談一下男人,因爲建立敬虔的男性是我一個特別的負擔。

世界、肉體和魔鬼都希望我們認爲,一個真正的男人是一個經歷了一切的男人:他常常喝得酩酊大醉、到處和女人睡過覺、打過無數次架。簡而言之,他應該做過基督徒不該做的一切,然後如果他得救了,他有一個令人興奮的見證可以分享!

世界認爲,一個人應該做一切神不讓做的事。按照世界的定義,真男人就該是一個與基督無關的人。

這一點是每一個人必須記住的:世俗所認定的男子氣概就是離棄神的糟糕生活。教會不需要把時間浪費在觀察不信主之人如何生活上。如果我們看不透這個世界最根本的謊言,那自然就無法讓基督教信仰充滿陽剛之氣。如果以爲嚐到罪的滋味會讓我們成爲更偉大的人,就像認爲吸一口催淚瓦斯會讓你更聰明一樣愚蠢。

已經夠了

我們不會因爲對世俗的罪更有經驗而成長爲虔誠的基督徒。我們應該感謝神把人從毒品和放蕩中拯救出來,但激動人心的見證並不是我們所要追求的。正如使徒彼得提醒我們的那樣:「因爲往日隨從外邦人的心意行邪淫、惡欲、醉酒、荒宴、群飲,並可惡拜偶像的事,時候已經夠了。」(彼前4:3)。

不管你對罪的經驗有多有少,都足夠了。有一個無聊的見證沒有什麼不好。

不要把毒氣和智慧混爲一談。智慧不是來自於品嚐罪,而是來自於攝入神的話語,讓它成爲你的一部分。那才是真正重要的經驗。


譯:DeepL;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Sipping Poison Won't Make You Wise ( Take My Word for It!)

Benjamin R. Merkle(本傑明·R. 默克爾)博士畢業於牛津大學,現擔任愛達荷州莫斯科市(Moscow, Idaho)新聖安德魯斯學院(New Saint Andrews College)院長。
標籤
福音
創世記
男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