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婚禮會改變,神不改變
2020-05-18
| Stephanie Greer

婚禮季即將到來,但今年的婚禮季卻非同尋常。春季常常帶來新娘派對和爲新郎、新娘各自舉行的告別單身派對。春季總是看著人們試穿嫁衣,在大喜之日前一秒才慌忙敲定細節。春季也給人們帶來期待之情——期待四方親友歡聚一地慶祝一對新人的結合。

距離我們的婚禮還有40天左右的時候,我和未婚夫漸漸意識到我們無法實現起初的計劃了。兩週內,我們的婚禮賓客名單從250人驟降至100人,隨後又降至50人。最後,我們只剩下8位來賓。

在籌備過程中,我們就知道這個儀式最終不關乎我們。我們真心想要榮耀神;我們長時間禱告,祈求能在籌備過程中和婚禮當天都高舉神。我們尋求智慧的建議、我們追求聖潔,我們也試圖節儉開銷。做到上述一切並不保證萬事盡如人意。但講真心話,有時,我相信它可以。

最終,我們在一場小型的直播儀式中結爲夫妻,這與我們夢想中的婚禮大相徑庭。但神仍是良善的。

如果已訂婚的你正準備結婚,卻因今春今夏起伏不定的計劃而倍感灰心喪氣,我想給你一些鼓勵。在他那使你愁眉不展的旨意背後,神仍然藏著一張笑臉。

他在這個季節中提醒了我以下三件事。

第一,我們可以爲此感到悲傷

最初我們的婚禮計劃開始受到影響時,我立刻想要去掌控。我花了幾個小時企圖找到可以舉辦婚禮的地方,然後瘋狂地給家人和教會朋友們發短信,分享代禱事項。這麼做卻只是徒增焦慮。最終,我放棄了。

但是接受挫敗帶來了別的問題。我知道,在世界上發生的大小事件中,我那被毀了的婚禮計劃並不是最可怕的試煉。我因自己的悲傷感到自責。

當我以禱告尋求神時,雅各書第一章浮現在了我的腦海裡。雅各寫信給「散住十二個支派之人」(1節),這些人正在應付充滿艱難的世界(2-3節)。他們需要知道神在掌權(13節),更重要的是,神在他們身上做工(18節)。當他們歷經了「百般試煉」(18節)之後——大小皆有——神就會達成他美好的旨意。

有些事物是我極其希望我們的婚禮可以擁有的。我們想到那些就會感到激動無比,我們期望那些未得救的賓客可以聽到福音,我們期盼雙方的家庭能夠親身相伴於我們左右。我期待挽著父親的手臂走過紅地毯。還有舞會!我非常期待婚禮後的舞會!

這些婚禮相關的考驗或許並不是現今世界上最大的試煉,但也可以算是神的子民經歷的「百般試煉」(第2節)其中之一。我們可以說出自己的悲傷——因失去了我們所期待的美事而悲傷——然後在我們不變的神那裡尋求慰藉。當我們的計劃破裂時,他仍是那位「從眾光之父那裡降下來的;在他並沒有改變,也沒有轉動的影兒」的神(17節)。

第二,婚禮的意義並不只在婚禮本身

我和未婚夫最後決定在四月三日結婚。我們有蛋糕,扎滿了我最愛的花兒的花束,和免洗消毒液。我們的牧師和家人親自來到了我以前所租房子的後院。

當我隨著甘戈爾(Gungor)的《你是我的心》(Vous Êtes Mon Cœur)走出來時,我看見新郎正站在那裡流淚。那時,我意識到神已經給予了我們所需的一切。我們之前對裝飾鋪陳、餐桌布局和開胃佳餚的預期都不重要了。我們在神面前的彼此委身是最重要的。神用一場樸實無華的八人後院婚禮讓我看到成爲格里爾太太的美好。儘管我們的婚禮完全不像我們計劃的那樣,它仍是完美的。

我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間的婚禮不僅帶走了舒適安逸之感,也除去了我的偶像。雖然過程痛苦,但它是一個祝福。接連破碎的計劃給我機會捫心自問:我是更癡迷於婚禮這一概念還是婚姻本身?大喜之日前的壓力和期待移出心間後,我越來越看清我的未婚夫就是那個對的人。我不禁去想,神許可這件事發生,是讓我有更多的機會去審視我未來生活的決定。最終,我將靈魂的錨拋在了神身上,而非任何人或計劃之上。神是否在你身上做同樣的事呢?

第三,期盼更大的歡慶

一場樸實無華的婚禮也催生了我心中對我們得以慶祝基督和他的新娘所立之約的那一天的渴慕。如果神通過我這並不理想的屬世婚禮預備我的心,讓我期盼來日在他天國的筵席上盡享盛宴,那我自當欣然接受。

我們的牧師證道時指向了基督的犧牲。神是那麼愛我們,做出了空前絕後的犧牲,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下,叫我們得永生(約翰福音3:16)。現在,我們等候將至的君王,即那位將爲殷切等候他的人回來的新郎(希伯來書9:28)。

當我定睛真理時,世間的試煉不再顯得沉重無窮。它們不過是在提醒我一個事實:有朝一日,神將迎接我們進入他永恆的家,那將是世間所知的最宏大的歡慶(馬太福音25:34)。


譯:二欣;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My Wedding Plans Changed. God Didn't.

Stephanie GreerStephanie Greer(斯蒂芬尼·格里爾)是同一盼望(ONE HOPE)事工的全職同工,在在馬裡蘭州巴爾的摩市的嘉頓教會服侍(The Garden Church)。
標籤
盼望
婚禮
新冠病毒
慶祝
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