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以對一些事工說「不」
2019-10-17
| Kimberly Girard

最近我們離開了居住13年的富有社區,搬到一個全新的城市。我們在原先居住的地區參與了許多美好的服事,我們很投入但這些服事也同時耗盡了我所有的時間。在某個時刻,我忍不住告訴一些朋友我再也不想服事人了——服事人只會給我帶來痛苦與煎熬,並且我一點也不想再做下去了。

我說了那些沉重的話後就開始自我反省。我發現我把所遇到的每個需要都看作神所給予的必須完成的例行工作。我從未停止、質疑或者爲這件事禱告;我只是做、做、做更多事。我被這些環繞著我的需要壓得精疲力竭,而在事奉中我常超出責任、超出我所能承受的、或者令我自己的能力逐漸衰微,而我從不知道可以對事工說「不」,然後交託給作爲供應者的神。

身爲一個基督的跟隨者,我們時常在自己的事工裡成爲「被澆奠的祭物」(腓2:17;提後4:6)。毫無疑問,這裡有許多次神其實呼召我們向事工說「是」——既使當這過程是艱辛的或者不便的——「我也爲此勞苦,照著祂在我裡面運用的大能,盡心竭力。」(西1:29)因爲耶穌也爲我們傾盡一生。

我的目的不是要拒絕所有使我們快要到瀕臨傾盡或耗竭地步的事工。我單純只想反問我們過度參與事工的文化處境的背後,那些驅動力量是什麼?

重新啓動

搬家之後我們決定要嘗試以一種新的方式生活。我試著重新啓動我對待新事工的態度,嘗試以比較慢的速度考慮要加入的事工,並且衡量我的動機,而不再是馬上做決定。

當人們要求我去做一些事情時,對於我回應速度緩慢我是這樣解釋的:我希望在這個過渡期間能夠與我的家人們更多地彼此相愛。我就會漸漸地發現,這樣的解釋常常會面對三種回應:論斷、渴望得到幫助,或者滿有恩典地理解。

如果我邀請一個人和我一起參與某個服事,而他又拒絕了我,我就會要麼論斷人,要麼急切地想要得到他的加入,而現在我想成爲那個滿有恩典地給予理解的人。那些滿有恩典地給我理解、甚至鼓勵我減少事工機會的人,是在不斷教導我是時候和在某個點(或者許多點)上該說「不」。

透過他們的鼓勵和神的恩典,我不斷學習去信任神將美好的恩賜賜給一個整全的身體,我們不應該獨自做決定或者自己一個人搞定。我們可以與其他人一同服事,而且有時這意味著我們要退下來好讓其他人起來服事。爲了達成這一目的,我們必須相信我們的身份來自神說我們是誰,而不是來自別人認爲我們可以做什麼。

我的形像是我的偶像

然而,我常常無法說「不」是因爲我害怕別人會怎麼看我。要說「不」,我必須請求神的恩典來除去自我形像這一偶像——我過於在意別人會怎麼看待我。

我需要所謂的真理紀念碑——一張上帝真理的清單,列出祂是誰以及祂說我自己是誰。祂的話語不斷地提醒我們,在基督裡祂是如何看待我們並且愛著我們(番3:17、賽62章、約壹3:1)。我的身份並非來自我的事工,我的身份也不來自人們是否看待我爲超級媽媽或超級太太或者是超人。我的身份來自我是神所愛的孩子。僅此而已。

我是否可以對某個事工說「不」?這並非等同於神是否要我們去做善工的問題——祂當然如此要求。但是否說「不」其實就是信靠祂呼召我這一事實:祂知道我的名字、祂愛我遠勝於我可以想像的、祂瞭解我的本相。祂造我並不是爲了去滿足我身旁一切需要——就連耶穌在世上行走時也沒有做到。

我們的終極工作

當我困頓於應當在哪裡和如何事奉時,我必須誠實地捫心自問:我是否尋求討上帝喜悅,還是討人心的喜歡。若我尋求討上帝的喜悅,我必須讀懂祂的話語並瞭解祂呼召我的最終任務是什麼(約翰福音6:28–29):

眾人問祂說:「我們當行什麼,才算做神的工呢?」 耶穌回答說:「信神所差來的,這就是做神的工。」

承如上述,上帝召我們去信從祂的兒子,去信靠。所以當我們尋求傾倒生命於某種方式來榮耀祂時,我們是否可以提醒自己的身份並非取決於我們手中所做的事工,而是在於耶穌和祂十字架上的工作。


譯:Deborah Lwo;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Yes, You Can Say 『No』 in Ministry

Kimberly Girard(金伯利‧吉拉德)是一位神所寵愛的孩子、一位非凡男子的妻子、三名令人讚賞的孩子的母親、作家、博客作家。居住在賓州的匹茲堡城。在loudsinging.com或推特上可以找到她。
標籤
服事
信心
事工
偶像
聖靈
教會合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