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是很重要,但不要神化它
2020-07-15
| Daniel Darling

和我一起長大的朋友們在歡度聖誕假期、看電視或者和朋友相聚的時候,我卻不得不很早起床,穿上多層保暖的衣服,然後強迫自己出門。

在我青少年的時候,父親有很多地方讓我想不明白,比如他認爲讓我和他一起疏通和安裝管道很重要。幾乎每到學校放假或者暑假,我都要和父親一起工作,在新建的房屋中安裝紅銅色水管、塑料排水管道和鑄鐵天然氣管道。很早我就知道自己並不像父親那樣在建築方面有天賦,但是我卻非常擅長安裝房屋管道。這份工作帶來賺錢的機會,但更重要的是幫助我明白了努力工作和基督徒受託的責任。這些道理是我在完全停止和父親一起工作,試圖尋找自己的事業方向時才慢慢明白的。

爸爸並不是一個受過訓練的神學家,他也沒有大學學位。但是父親給我上了幾堂非常深刻的人生課程,認識到努力工作和好好工作的尊貴之處。爸爸是一個話不多的人,他以出色的工作和誠實的品格爲大家所熟知。不知道有多少次我覺得我們可以走了,但是父親還是堅持繼續工作,單單因爲想要使工作可以做的更好。「可是爸爸,管道在牆裡不會有人看見的。你爲什麼在乎它是否筆直和整齊呢?」我現在已經學會不再問他那樣的傻問題,但我記得父親的答案:「兒子,我看得見。更重要的是,神看得見。」

加給我們上帝形像的禮物

從父親的身上我學到了工作對於人的意義。工作是好的。這一點大家都知道,因爲我們有神的形像,特別是在工作的事情上有神的形像:「到第七日,神造物的工已經完畢,就在第七日歇了他一切的工,安息了。」(創2:2)。耶穌對法利賽人說,「我父做事直到如今,我也做事。」(約5:17)。

因此,工作是一件加給我們上帝形像的禮物,創造主將之賜給帶有神形像的人:「野地還沒有草木,田間的菜蔬還沒有長起來,因爲耶和華神還沒有降雨在地上,也沒有人耕地。」(創2:5)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神創造的計劃需要人的參與,由(按神的形像被造的)人護理看守所有受造之物。就像摩西告訴他的讀者那樣,在神的設計中,若是缺少了人的護理看守,這個世界不會運轉,也不能運轉。

我們被造不是爲了敬拜地球也不是要破壞地球。帶有神形像的人應該是最具環保意識的。我們關心地球,因爲神創造了地球讓我們護理看守。我們的工作不是生活的副產品—而是人生旅程中必要的部分。工作是人的一部分。我們被造管理全地:改造和探索。

如果我們努力工作,關心這個世界,這就是神的形像在我們身上。

受了咒詛的工作

正像神給的其他美好禮物一樣,我們的工作因爲人的墮落而敗壞了。看一下神在亞當和夏娃犯罪之後對亞當說的話(創3:17-19):

地必爲你的緣故受咒詛。你終身勞苦,才能從地裡得吃的。地必給你長出荊棘和蒺藜來,你也要吃田間的菜蔬。你必汗流滿面才得餬口。

地球起初被造時是完美的,爲彰顯神榮耀的受造物,如今一同嘆息(羅8:22),感受到咒詛帶來的勞苦。地也不效力,工作變得艱難,令人疲憊,成了虛空的苦差事。工作、吃飯、睡覺,再工作、再吃飯、再睡覺。然後就是死亡。

期待工作令人滿意是對的,但如果期待工作中沒有任何挫敗這樣的想法就錯了。在這個美好卻墮落的世界,我們在工作中會同時經歷滿足和挫敗。

進一步講,福音更新了我們工作的目的。這並不是說基督徒是最好的藝術家,手藝人,管理者,全職媽媽和律師。但是福音確實幫助我們看到工作的全新價值,將我們的工作指向了神的國,在那裡有一天我們會脫離一切使我們喪失尊貴的荊棘和蒺藜。在基督裡,神恢復了我們起初被造的形像,滿有神的形像:我們原是祂的工作,在基督耶穌裡造成的,爲要叫我們行善,就是神預備叫我們行的。(弗2:10)

我們不是因爲工作而得救,但是得救的人得竭力好好工作。

如果工作成了祭壇……

不幸的是我們把工作當成一切,當成敬拜和委身的對象,而不是神起初所賜的美好禮物。

比如,我們的工作經常被當作身份和價值的象徵。想一想當你第一次遇見一個人時,你們的聊天內容。下一次你在教會中遇見第一次來的人,或者在火車上與別人聊天,或者遇見新搬來的一家人,你甚至不怎麼思考就會問,「那麼你是做什麼工作的?」他們的回答在某種程度上左右了你對他們的印象。

不管是在華盛頓還是田納西,這個問題都變得特別重要。田納西州的納什維爾是一個非常有名的城市,在那有許多有活力的藝術家,人們經常通過創作活動來定義自己。我們通常會聽到的是:「我是一個作詞人。我正在和某人一起作一個項目了。我正在爲某個公司或機構作推廣。」而在華盛頓特區,這就像一個權力遊戲,爲了提高影響而不斷交換名片和添加聯繫人:「我在國會爲議員起草方案。我剛開始在這家智庫工作。我在政府機關工作。」

想一想以下幾個問題:

  • 我的工作重要嗎?
  • 它給我帶來影響力嗎?
  • 人們知道我所做的嗎,他們會在乎嗎?

我們當然不會大聲問自己這些問題,但是我們會不自覺的想這些問題。

不能承受之重

重要的是,我們需要退後一步看工作被當作偶像時,工作都指揮我們做了什麼。我們沒有將工作留在辦公室或工廠,而是把它帶回了家。它就在我們的口袋裡,經常把我們從家人朋友身邊拉開,再看一眼郵件,再打一個電話,再做一個項目。工作在我們耳邊不停地催促我們,我們彷彿像神一樣,不需要休息。

我們一不小心就會把我們的工作看的過重,超過它所能承擔的。我們經常意識不到自己敬拜了這個沒有面目的假神,直到我們仔細查看,看到我們爲工作做了許多不必要的犧牲。

工作是重要的,但把工作當成神卻是可怕的。神不是按著薪水職位或公司的形像創造了我們,這些好東西有一天都會過去。它們會離開我們,而這會讓我們不小心就陷入虛空和不滿足。

這就是爲什麼我們需要不斷地回到真理,我們的身份並不在乎我們的用處、影響力,或工資單,而在乎神,祂愛按著自己形像被造的人。在基督裡,我們深深知道,我們不僅是爲僱主工作,乃是與主耶穌在永恆裡同得基業。

編注:本文節選自《尊嚴的革命:重新宣告神對人的豐富意念》( The Dignity Revolution: Reclaiming God’s Rich Vision for Humanity)一書。


譯:小靴子;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 Your Work Matters. But Don't Deify It.

Daniel Darling(丹尼爾·達林)是美南浸信會(SBC)倫理與宗教自由委員會副主席,著有多本書籍。
標籤
創世記
偶像
工作
神的形像